Browse Tag: 獵戶出山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第1378章 我帶你回家鑒賞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外家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总是充满了野性与血腥。
漫天的大雪中,一方一往无前,一方誓死不退,将悲壮与惨烈演绎得淋淋尽致。
白色笼罩的世界中,血液的鲜红显得格外刺眼。
杨志的额头、鼻梁、眉角、嘴唇,鲜血横流。原本虎虎生威的双眼,因肿·涨挤压成一条缝,从这条缝隙中,隐约能看到依然冒着精光的眼睛。
壮硕裸露的身体上,拳印一个叠着一个,密密麻麻、斑驳陆离,鲜艳明亮的血红与深浅不一的青紫交错覆盖,看不见一寸完好的皮肤。
肌肉早已麻木,隐隐有些感知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双拳微微颤抖,裂开的虎口处,血珠子一颗接着一颗有节奏的往下低落,鲜血滴在白色的雪地上溅开,一朵朵血红色的小花在白雪上盛开。
半步金刚的交手,像是一场矛与盾的交锋,不是矛先折断,就是盾先破开。
双拳的麻木和颤抖、来自内脏肺腑的疼痛,都在告知着他自己的矛快要断了,自己的盾也已经开裂了。
强悍!这是他对祁汉最深刻的体味。同样是半步金刚,自己的一双铁拳竟然生生被对方的身体震得虎口崩裂、骨骼颤抖。
如此强悍的抗击打能力和攻击力,若不是事先有枪伤,自己早已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祁汉傲然而立,呼吸沉重、脸色苍白。
随着呼吸之间,赤裸的胸膛高低起伏。
随着起伏之间,鲜血有节奏的从胸膛和腹部的弹孔处挤压而出,沿着身体肌肉的沟壑文理缓缓流淌。
在对方的刚猛拳劲之下,腹部的三颗子穿破肌肉层完全没入了身体,深不可见。唯有心口处的弹孔还隐约可见金色弹头的影子。
这一战,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感知到死亡的临近。
合约新娘:绑定恶魔总裁
第一次,是在他二十多年前杀人之后逃离华夏的过程中,被曾经的战友围追堵截。
没有人从一出生就注定要当杀手,他更加不是。
作为祁家拳的唯一传人,通过特殊渠道应征入伍,成为那一代威震海内的兵王,他本有着光辉的前程和体面的人生。本该光宗耀祖将祁家拳发扬光大。
但是,没有人的人生是可预见的,没有人可以把自己的人生完全掌控在手中,哪怕他已经屡立战功,是国家重视的一代兵王,也不会例外。
多少个夜里,他在梦中重回那一天,他带着无比悲伤的心情抱着战友的骨灰送他回家,一路上他默念着事先想好的慰藉词句,但是,他没有机会说出口。
当他把战友送回家时,看到的不是战友满头白发的父母和双眼含泪的弟妹,而是三具尸体。
身体还带着余温的三具尸体。他没想到,敌人的报复会来得这么快。
为国而战,换来的却是满门屠杀。
那一年,他通过蛛丝马迹一路追踪仇敌的线索,却始终找不到那位凶手。
一怒之下,他屠了凶手在华夏的满门,鸡犬不留。
从此,他从华夏兵王成了通缉要犯。
当年的围追堵截,若不是战友刻意给他营造出一条生路给他,他早就死了。
从那以后,他从正义化身为邪恶,从拯救化身为毁灭,他喜欢上了鲜血的味道,喜欢看猎物临死前的恐惧,这一杀,就足足杀了二十多年。直到那一年黄九斤来到中科迪拉斯山,才提醒起他曾经是一位华夏兵王。
那天晚上,黄九斤告诉他,当年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报复那么简单,而是境外势力为了除掉他故意给他设的一个局,为的就是让华夏自己除掉一位震慑海外的兵王。
他其实早已猜到,但是他仍然不后悔。唯一遗憾的就是,让太多的人失望了。
黄九斤告诉他,如果想要求得心灵的安宁,如果想要突破最后的桎梏,这是一次自我救赎的好机会。
其实他并不确信这是否是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但是,他从陆山民身上得到了启发,心所至、行所至,既然看不清结果,唯有迈开眼前这一步。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可以求得片刻的心安。
杨志用力握紧拳头,以刺激手臂肌肉的感知和掩盖住双臂的强弩之末。在拳头力量的挤压下,虎口处的鲜血加速流出,由一颗颗血珠子变为一串血线滴落。
“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不像是一个杀手”。
祁汉从回忆中出来,眼神平淡得与这场生死大战毫不相符。
“你认为怎么样才算是一个杀手”?
“要杀人,至少也要先保证自己能活着,而你更像是在求死”。
“每一个站在巅峰的人,都要为之所处在的高度付出相应的代价。你也一样”。
杨志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祁汉心口处的弹孔,“你说的很对。我在守护中拼杀,在守护中证道,没有必死的守护,就拼不出我今日的境界。我很好奇,作为一个杀手,你是靠什么信仰攀登上如今的境界”。
祁汉淡淡的看着杨志,“我的信仰,就是用你的鲜血洗掉我过往的罪孽和耻辱”。
杨志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一个杀手,竟然会感到罪孽和耻辱”。
“我曾经是一位军人,一位华夏军人”。祁汉不自觉提高嗓门,声音中充满了自豪与骄傲。
“我也是”!
祁汉看向杨志的眼神带着淡淡的鄙夷和不屑,“你不一样,你是先当的吕家的狗,在当的兵。你当兵的目的不是保家卫国,只是为了当一条更加合格的狗”。
“笑话”!“吕家数十年的打拼,为国家和时代经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你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竟敢大言不惭”。
“贡献”?祁汉冷冷一笑,“囤积居奇、投机倒把,挖国家的墙角,吸百姓的骨髓,你们杀的人比我要多得多”。
杨志缓缓的凝聚着涣散的气势,“只要再打上两拳,你心口的子弹就会钉入心脏”。
祁汉的目光停留在杨志略微颤抖的双拳上,“你已经没力气了”。
“外家讲求人定胜天,只要没有倒下,谁也说不清身体里到底还有多少潜力,包括自己”。
“很好!你有资格死在我手上”!祁汉一步跨出,拳头在空中打开,雪花在拳劲之下四散炸开。
杨志咬紧牙关,迈开麻木的双腿,举起麻木的双拳,无视祁汉的来拳,蛮横的打向祁汉的心口。
祁汉一拳打在杨志额头,另一拳护住心口挡住来拳。
杨志中拳身形暴退,撞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树上的积雪哗啦啦抖落,在两人之间形成一条白色的瀑布。
祁汉没有停留,继续踏步上前,杨志也没有停留,借着撞在树上的反弹之力迅速反扑
雪白的瀑布还未完全落地,两人的拳头同时从雪花中打出。
“瀑布”陡然炸开,雪花如利剑般飞溅。
“砰”!杨志再一次暴退撞击在树干之上,粗壮的树干发出咔呲咔一声,应声而断。
伴随着大树断裂的声音,杨志闷哼一声,胸中鲜血奔涌而上,沿着喉咙直达口腔。
杨志紧咬牙关,硬生生将要喷出来的鲜血吞了回去。
一口气未衰,再次双拳齐出,但拳头上的力量已经是虚弱无比。
祁汉两只粗大的手掌挥出,准确扣住杨志有些虚弱的手腕,轻喝一声,杨志本已强弩之末的手腕发出咔嚓一声,如同断裂大树般应声而断。
余光之下,祁汉看见杨志嘴角冷酷的笑容,就在这时,杨志身上一股庞大的气势陡然勃发。
祁汉暗道不妙,本能放开杨志双手后退。
但仍然是晚了一步,伴随着杨志的一声暴吼,只见他弯腰低头,使出全身力气用头部撞击向祁汉的心口。
“砰”!回光返照般爆发出的力量将祁汉撞得跌跌后退出去七八米。
在刚才相撞的瞬间,祁汉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伸手一摸,入手全是温热的鲜血。低头一看,已经看不见那颗金色的弹头。
一撞之后,杨志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噗通一声半跪在地上,双手无力的耷拉下垂。 他吃力的抬起头,看到祁汉胸口的鲜血汩汩的外流,流到地上汇聚成一股红色的细流,刚才吞回去的那口鲜血终于压制不住喷了出来,与那股鲜红的细流汇聚在一起。
“我说过,没有到最后,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潜力没有爆发出来”。
“狼头”!一声颤抖的声音从林子传来。狼二的长袍沾满了已经凝固的鲜血,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他的手上拿着一柄狭长的匕首,刀尖上还挂着一滴鲜血。
“别过来”!祁汉轻喝一声。
狼二停留在两人十几米开外,看着祁汉胸口汩汩冒出的鲜血。
“我带你回家”。
“家”?祁汉转头看向狼二,“中科迪拉斯?北美?南美?还是非洲大草原”?
祁汉望向天空,“我的家就在这里”。
“你走吧,带着兄弟们离开华夏,不要再回来”。
“不”。狼二摇了摇头,经过一场大战,他的显得疲惫而苍老。
说完这个“不”字,须发飞舞,满身气机激荡起血色长袍,下一秒,他已经提刀直奔半跪在地上的杨志。
“不要”!祁汉心口一疼,踏步猛冲。
匕首带着内劲刺破杨志的肌肉,在内气的催动下一点点往肌肉下的心脏挤。
杨志没有理会胸口的匕首,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
他的眼睛连看也没看眼前这个易髓境巅峰初阶的内家杀手,而是带着笑容看向正奔赴而来的祁汉着急的眼睛。
在祁汉赶到之前的瞬间,他抬起手,用手臂的臂弯夹住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的狼二的脖子。
“咔擦”!
“你给我去死”!
祁汉的拳头呼啸而来,打在杨志的头部。
杨志庞大的身躯腾空飞出。
祁汉发出悲壮的吼声,追着杨志的身形而上,将他狠狠的压在雪地里。
两只千钧巨拳如擂鼓般砸在杨志头颅之上。
冷若枫
每疯狂的打出一拳,他胸口处的鲜血就如喷泉般飙射喷出。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獵戶出山-第1377章 好自爲之分享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漫天风雪中,一身素衣长袍踏雪而行,片雪不沾身。
老人如从天上来,遗世而独立,缓步而行,却是刹那而至。
海东青秀发狂舞,风衣猎猎,阴冷的气机比这大雪天的寒意更加冰冷刺骨。
陆山民伸手握了握海东青的手腕,后者蓬勃的气机才渐渐收敛。
老人停下脚步,目光停留在海东青身上,一双古井不波的眼睛泛起明亮的光芒。
“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能够让我眼前一亮的人屈指可数,尤其是你们这一代人,格外耀眼耀眼,给了我太多的惊喜”。
海东青冷冷盯着老人,虽然对方没有流露出丝毫气机,但却感受到了比在东海那位殊死一战的老人更加慑人的危险。
“你的时代已经过去,陈旧腐朽的东西总归会被淘汰,你也不会有例外”。
老人呵呵一笑“东海鹰神海东青,果然名不虚传,气度够大,口气也够大”。
陆山民看向海东青,“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这么响亮的名号”?
海东青嘴角微微翘了翘,一副标志性的鄙夷神色。她自然是不屑于标榜自己在黑·道上的威名。
附身高顺 乌溪散人
老人站立在二十米开外,背负双手,目光转向陆山民。
无尽仙路
“你能让这样的人物替你死心塌地的卖命,更不简单”。
“我本以为你超脱俗世,没想到也俗不可耐,八卦的功夫比狗子队还厉害”。
老人笑了笑,淡淡道:“你的眼睛只看得到你想看的东西,不知道也正常。何况你不知道的又何止这些,正如眼前这场战争,你还有太多近在咫尺的东西没看清”。
陆山民傲然而立,“看得清与看不清有什么区别,难道前面没路就要停下脚步不再走路”?
“没有路的时候停下来看看,想想会更好,至少比盲目的莽撞要好一些”。
“爷爷曾经说人老了最忌变得聒噪,会令人心生厌恶,我想说的就是你这样的老人,自以为看透世间一切,了解所有人和事,实际上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意淫罢了”。说着沉声道:“你!并不了解我”。
老人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牙尖嘴利,这一点不像陆晨龙,像你妈妈”。
陆山民神色一变,满脸寒霜。:“你没有资格提她”。
老人微微仰头看着天空,保持着这个动作久久没有动,也没有再说话。
周围变得安静了下来,唯有雪花在空中漫舞。
陆山民冷冷的看着老人,他对老人有种很复杂的感情,其中既有看到爷爷般的亲切,也有种让人恨之入骨的痛恨。在亲眼看到赢恬死之前,他还幻想着母亲的死或许与这位老人关系不大,但自从看到赢恬的惨死,他不在报有任何的幻想。眼前这个老人,决不能把他当做一位普通老人看待,他没有任何人情味可言。
“你是来阻止我的”?
“你觉得呢”?老人淡淡道。
“今天,天王老子也休想阻止我”。陆山民坚决的话语在这方天地中久久回荡。
老人望着天空微微摇了摇头,“今天这阵仗,我若出手,岂不是正中某些有心人的下怀,让他们有理有据的顺藤摸瓜”。
“那你来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是想跟你聊聊,拉拉家常”。
“拉家常”?“呵呵呵呵,”陆山民连连冷笑,“你还真是一点也不见外”。
老人悠悠道:“我们本来就不是外人,否则当初我怎么会替你打通滞阻筋脉助你突破”。“不过,我确实没想到你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是不是很后悔让我成长起来”?陆山民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讥讽。
老人没有因陆山民的不敬而有丝毫不满,“你的母亲是我的关门弟子,你也算是我的徒孙,你能成长到现在,我很欣慰”。
“听你的口气,你还有点人情味儿”。
老人轻笑了一声,“这很难说,连我自己也有些说不清”。
“老神棍曾经说人和树一样,越老皮越厚,你这只老王八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
“陆山民”!话音刚落,一道厉声呵斥响起,姗姗来迟的刘希夷还未站稳脚跟,怒声道:“没大没小,老先生是你的师公,你没爹娘教,难道你爷爷也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吗”!
陆山民呵呵一笑,笑声带着些放浪猖狂,“曾经有人说我循规蹈矩迂腐不堪,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和我爷爷一样都不是腐儒,他老人家若是在,以他的水平,一定会骂得更痛快快”。
“你、”!刘希夷气得吹胡子瞪眼,反倒是被骂的老人置若不闻。
海东青的目光停留在陆山民的侧脸上,陆山民口中的有人似乎说的就是她。的确,在她看来,陆山民有时候就是个食古不化不懂变通的傻子,不过此时看到他脸上与之平时大不一样的坏笑,突然觉得他也没有那么死脑筋。
“我说得不对吗”?陆山民不急不缓的讥笑反问:“弟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有把你的弟子当成自己的子女吗?人情味儿?我亲眼看见赢恬死得有多惨,心脉尽断,还被灌了毒药,跗骨蚀心,七窍流血。而这一切,都是拜你这个师傅所赐”。
老人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似乎被陆山民说中了痛点,面具遮着面庞看不清表情,古井不波的眼睛微微侧视,避开了陆山民讥讽的目光。
刘希夷冷哼一声,“每个人都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人,若不是老先生力保,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该死了”。
陆山民没有理会刘希夷,讥笑的面庞渐渐变得冷酷。“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老人悠悠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个问题你父亲也问过,既然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再问呢”。
“我母亲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陆山民依然坚决的问出了口。
空气中再次安静下来,老人久久没有回话。良久之后才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阻止她,甚至拿断绝师徒关系威胁她,但仍然没能将她拦下。”
陆山民冷冷的盯着老人,胸中勇气一股豪气,母亲果然如他所料那样,巾帼不让须眉。
“是不是你害死了她”?!
“我说过,你母亲是我最疼爱的关门弟子,我无心害她”。
“我不是在问你有心还是无心”!
老人悠悠道,“在一盘错综复杂的棋局中,人人争当执棋者,但人人也都是棋子,一入棋局,生死难料”。
“我只问你,是!还是不是!”?
老人对视着陆山民满含恨意的目光,喃喃道:“我说不是,你信吗”?
“不信”!老人呵呵一笑,像是在自嘲,也像是看开了什么。“那就是吧”。
陆山民强压着动手的冲动,“一切因你而起,你别得清干系吗”?!
老人苦笑一声,“你说得对,若不是因为我,她确实不会死”。
“所以,你就不必假惺惺的说教了,因为早晚我会把你们全部连根拔起”。
刘希夷上前两步,说道:“陆山民,没有老先生的安排陆晨龙和你母亲根本就不可能相识,你以为还会有你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未免太不讲道理了”。
老人摆了摆手,示意刘希夷不用再说。“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我们几十年上百年的积累,所拥有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你的想象。见好就收或许还有挽回的空间,再进一步,你和你所在乎的一切都将会化为乌有”。老人的语气温和慈祥,就像一个老人对子孙的殷殷忠告。
说完,老人拂了拂衣袖,转身离去,“放手去做吧,希望今天你能杀了吕家和田家的家主,活到与我过招的时候”。
刘希夷无奈的摇了摇头,“陆山民,你以为我们真害怕那个所谓的‘戮影’吗,当初老先生之所以极力提出以你为棋子钓出‘戮影’,不过是为了给你续命而已,其实从你爷爷违背当年的协议放你出山开始,你就该死了。他这一生从不做违背原则的事,唯独为你们陆家违背了好几次原则,你怎么就不知足呢”。
“这么说来,我反倒该对你们感恩戴德啰”。陆山民仰天哈哈大笑,“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简直是不要脸到极致”。
刘希夷一口气赌在胸中,良久之后叹了口气,“干我们这一行,性命本就朝不保夕,你不该把你母亲的死算在老先生身上”。
“不算在他身上,那该算在谁身上,不仅是我母亲,还有陆家,还有我爷爷到死都不得安心,还有、还有、、”陆山民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还有叶梓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刘希夷眉头紧皱,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还太年轻,很多事情,如果你能能活得更长,或许到你老了才能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无辜的,这一切的一切,是一个时代,一个潮流所造就的,并不是某一个的错。”
说着顿了顿,“最后给你一个忠告,你所要对抗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一个时代,好自为之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