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Tag: 椒鹽可樂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txt-第七百七十八章 水部正神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不得上天为仙,单单这一句话,听起来似乎也算不得什么。
然而加上剥去仙籍,封印法力,那则是极为残酷的刑罚了。
水德星君这样的天庭正神,在天界呼风唤雨惯了,骤然间让他下界以凡俗的一个面貌生活,你叫他如何能接受的了?!
不说他在天庭这么些年,得罪的仇家也不少,远的不说,就近在眼前的,淮河水神便是恨他入骨,更不必提他儿子犯下的那些好事,惹上的那些仇家了。
可以这样说,一旦水德星君被封印法力,打下凡间,迎接他的,除死之外,再无他路!
是以听了莫元这般说,那水德星君脸色骤然大变,却是一脸惶恐的看向了玉帝,想要求玉帝为他做主!
玉帝自然是不能如莫元所愿,今日之局势,已然重创了他的威信,倘若是再失去了一干心腹的支持,那他这个玉皇大帝,却当真成了光杆司令了!
“真武帝君所言刑罚,未免太过于严苛了。”
玉帝出声道:“此事说起来固然是水德星君有不是之处,不过其人一片爱子之心,却是应予体谅,而帝君麾下神将动辄便派兵攻打天庭水部重地,莫非便没有过失吗,也不知是谁给了他们依仗,事先竟然不与朕说上一句,莫非朕还会包庇袒护不成?!”
这就是明指着说莫元太过于袒护属下,以致真武神殿之人气焰嚣张,酿成如此恶果了!
不过不得不说,玉帝的指控也是有些许道理的,擒拿一部正神,依理合该是知会玉帝再动手,小神龙直接不通传便领兵上天,算是犯了忌讳。
但谁让真武神殿如日中天呢,谁让玉帝素来软弱呢,便是连莫元最开始也以为水德星君会识趣,玉帝会给自己一个面子,谁料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此时此刻,再说谁对谁错,已然毫无意义,眼下的局面,就是利益之争!
玉帝再退一步,就是手下离心离德,而莫元倘若就此息事宁人,放纵水德星君逃脱惩罚,不说他本人咽不下这口气,只怕被囚禁在昊天神镜禁制下的一众兵将,心中也难免会滋生怨气!
是以莫元道:“陛下,天条之下,断无儿女私情,昔日陛下和娘娘二人,能亲手将自家妹妹和女儿依天条惩处,一正天庭声威,莫非今日要为了这水德星君小小的怜子之心,破坏天条威严不成,倘若陛下也如此,那三界神魔又如何看待天庭,看待天条?!”
玉帝眉头一皱,正待出言反驳,那一直以来默不作声的二郎真君杨戬却是抚掌大笑,赞道:“小师叔所言不错,合该正是此理!”
他冷眼看了玉帝一眼,道:“天条的威严,乃是以无数神魔鲜血浇灌,今日陛下为水德星君的怜子之心网开一面,来日便旁人再有个爱女之心又如何?莫非水德星君父子的性命是性命,那些惨死在这两位手里,那些伸冤无门甚至是全家灭绝的神魔,他们便不算性命吗?!”
玉帝昔日亲手将他父兄所杀,端的是铁面无私,今日却想包庇这水德星君,杨戬如何能忍?!
“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玉帝面色铁青的呵斥道:“此事由朕和真武帝君商议,有圣人定夺,你一个小小的真君,哪里有权柄和资格在这殿上插嘴?!”
真君虽然是天庭一等一的仙职,然而处置水德星君这种一部正神,却也如玉帝所言,只有天帝能管的了。当然,以二郎神的法力道行,三界之内,只要圣人不说话,他什么管不得?!
玉帝之所以如此呵斥,却将自己内心的无力和焦躁展露无疑,这是戳中他的痛处了!
莫元笑道:“陛下此话又是不对,二郎真君虽然没有天帝权柄,但他是天庭第一战神,受三界神魔爱戴,在这凌霄宝殿上,说话的资格却是有的,除非陛下要徇私情,这才不允旁人置评!”
“朕何时要说徇私情了在,只是水德星君一片怜子之心,当真是令朕感动,这才想他情有可原,稍减刑罚,又何错之有?!”玉帝不忿的反驳道,他仍是不想让水德星君下界,还想保住这位心腹!
被说两句便说两句,左右已然在这场斗争之中落了下风,能护住基本盘也是好的,玉帝此刻已然决定不要颜面了!
莫元见他嘴硬,心中又是冷笑,不想处置水德星君,那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轻重!
玉皇大帝三界之主的这个果位虽然是显赫,可今日是什么场合,太上老君,杨戬,玄都大法师,还有他真武大帝,这么些人物,那一尊不是三界闻名的大能,一位圣人,三尊三重天或媲美三重天的准圣存在,俱是道门弟子,玉帝有什么资格在这种场合说话算数,还不是具由他们道门说的算?!
“陛下既然不是徇私情便好,也罢,此事今日众多神魔在场,权且让他们做个见证,天条无私,孰是孰非,还请太上圣人明断!”莫元冲太上老君拱手说道。
他有信心老君支持他们,虽说老君修炼的是清静无为,太上忘情之道,可同属道门一脉,这件事分明便是玉帝想要徇私,老君也不需要倒向他,秉公处置便是!
玉帝闻言,心中虽然是不甘愿,可到底是不敢反抗,他连元始天尊都斗不过,更不必提在老君面前撒野了,只好一同冲着老君拱手道:“那便请太上圣人裁定。”
太上老君一挥太乙拂尘,道:“既然尔等都决意让贫道为此事定下个结果,那贫道便秉公处置了。”
“恭迎圣人法旨!”众人齐声喝道。
“水德星君之子,祸乱三界,罪孽深重,便依玄都所言,上诛仙台后发落去十八层地狱受刑,赎清罪孽;至于水德星君,依仗神职,袒护亲眷,着剥去仙籍,封印法力,轮回转世,永世不得再上天庭一步……”
听到这,殿内众人神态各异起来,莫元等人心里自是欢喜不胜,而玉帝和水德星君这般,则是脸色惨白,心如死灰!
“圣人!求圣人看在小神为天庭操劳多年的份上,饶恕小神一次,小神不敢了,小神是真的不敢了!”水德星君跪在地上,一脸惶恐的哀求道。
失了神位,他什么都不是了,他不是莫元、杨戬这种在修炼上极有天赋的神魔,如今的道行法力已然陷入停滞的状态,再无半点精勇猛进之心。不然的话,他如何会在封神大战前便投入天庭麾下,成为玉帝的臣子,为的不就是求得一方庇佑,好逍遥度日吗?!
这水德星君的职位统管天下水脉,位高权重,让他一个小小的金仙在三界呼风唤雨,好不了得,剥去他的神位,简直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放肆!”
莫元出声呵斥道:“圣人法旨之下,岂有你讨价还价之理,今日如不是圣人开口,以朕的脾气,早就让你随你儿子一起上诛仙台了,你还不速速跪谢圣人恩德,自领刑罚!”
北冥客栈之灵异鬼谈 莫名雨泽
水德星君求助般的看向了玉帝,然而此时玉帝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不为外物所动的模样,他当下便死了心,情知是玉帝不愿意再张口帮他了。
事实上,玉帝又哪里能护住他?定下这个惩罚的不是莫元,眼下是太上圣人,他乃是三清之首,诸圣大师兄,玉帝没那个胆量敢反驳太上圣人的意见!
“小神……小神拜谢圣人……”水德星君说完这句话,便如被抽去了脊梁骨,一下子便瘫软在了地上,犹如一滩烂泥一般。
“不急,贫道话还没有说完。”
免費 言情 小說 線上 閱讀
老君语气平静的接着道:“真武神殿一众兵将,擅闯天庭,围困水部,挑衅天条威严,着五大护法神龙各自贬官一品,随同将士,各自罚俸百年!”
这就是各打五十大板了,老君这一番惩罚,却是不偏不倚,两边谁都没讨得好去。
不过相比玉帝水部被打了个稀巴烂,自己属下父子二人全都没有护住的情形,真武神殿这边只能说是略施薄惩,大获全胜,两者不可比肩。
虽说遭了惩罚心中有些不满,不过出了气的一众真武神殿将领依旧是恭声应道:“末将谨遵圣人法旨!”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又道:“水德星君失德,今日水部正神之位空缺,依贫道之见,左右真武神殿亦有统领天下水脉之权,这水部正神一位,便与真武神殿中遴选一位神将,亦是名正言顺,玉帝陛下以为如何?!”
玉帝刚刚因为真武神殿众神将受惩罚才好了一丢丢的心情瞬间便又阴暗了下去……
好吗,自真武神殿遴选一位神将,倘若真这样做了,原本只是拥有个统领天下水脉之权虚名的真武神殿,一下子便名副其实了,这可不是桩小事,这是在剥离天庭的权柄,壮大真武神殿的权柄!
须知,玉帝本就被六御天帝大位给分去了一大半权力,手中剩余的权柄也不多,毕竟那些封神上来的截教弟子充斥在各部之中,少有听他调遣了。
而之前死去的一位真武大帝,已然让他失掉了真武神殿统领北境诸天的权力,再剥夺掉这水部权柄,他这玉帝,除了安插在雷部、火部的一些嫡系外,当真成了光杆司令,哪怕是那些嫡系,此次之后也会对他心里有想法,你叫他如何能答允?!
他当下道:“此事不妥,圣人还请三思!”
“怎么,陛下是有别的合适人选作为水部正神吗?”老君淡淡的打量了他一眼,轻声说道。
只这一眼,玉帝只觉得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凉了个透彻,再也不敢有丝毫言语。
不过当此之时,莫元却是拱手道:“启禀师伯,弟子也以为不妥,水部不能由我真武神殿领袖。”
“哦,你有何道理,且细细说来?”老君有几分惊讶的问道。
须知,将水部划分真武神殿,乃是老君出于敲打玉帝和补偿莫元的心思,毕竟方才是玉帝先设局,老君都准备让莫元吃点亏惩治了真武神殿兵将了。
莫元面对这样的好处,却是弃如敝履,不免让老君心中微微一惊。
实际上,莫元何尝不想吃下水部?
这样一来,等于进一步的架空玉帝,让道门的势力再次扩大,反正都和玉帝撕破了脸,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不过吃下水部固然一时舒服,后患却是无穷。
水部统管天下水脉众神,有行云司雨之责,可这行云司雨,并不单单只是水部一部之事,还牵扯到雷部。
雷部有诸多雷将,还管着风婆,风雨雷电这四块行云的权柄,三块都掌握在雷部手里,偏偏雷部正神,乃是那位九天应元普化天尊,截教三代弟子里最出色的闻仲闻太师!
而雷部一众雷将,大半都是截教弟子受劫被封而成,可以说整个雷部便是截教的自留地!
在这种情况下,莫元要是吃下水部,以截教弟子和他之间的仇怨,这三界上下的行云司雨之事,便立时会成一团乱麻,不必想,人家雷部也不会配合他的工作的。
是以水部在旁人眼中是一块肥肉,在他眼中,却是一块大大的麻烦!
“启禀师伯,真武神殿如今还在扫平北海妖师宫余孽,当真是腾不开人手操心水部之事,而且雷部天尊闻仲向来刚正不阿,能力极强,想必便是水部暂时无主,亦能将行云布雨一事安排妥当,是以弟子以为,这水部正神之位,却是不必如此着急选定!”莫元说道。
听见雷部天尊闻仲这六个字,老君哪里还能不懂莫元的意思。
他微微点头,手抚长须,道:“你所言也是不错,真武神殿如今分身乏术,那闻仲也确实是一个能干的,不过三界行云布雨一事,事关三界万族生灵,却是不可懈怠,水部正神之位,亦是不能空缺一日,今日贫道便乾纲独断一回,定一位水德真君!”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上洞八仙之首,纯阳真仙吕洞宾,诸位以为如何?”
……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txt-第七百七十章 收服相伴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造化青莲,想不到,此物竟然落在了他手中!”
瑶池之内,一直注视着女儿国左近动静的玉帝脸上满是惊叹,而他身侧的王母亦然。
两人一来是惊讶莫元的战力之强,竟然真是如传闻一般,足以与三重天准圣一战,甚至是如来佛祖拿出了压箱底的神通,而莫元连开天至宝混沌钟都未曾显露,另一方面则是这最后一枚先天莲子落入到了莫元手里。
须知,这莲子天上地下也不过四枚,那一枚的主人都是三界鼎鼎有名的存在,而莫元得此,亦难怪其人修为如坐了火箭一般飞速蹿升,修行之快,冠绝当世了!
“道祖他老人家曾说过,这先天莲子中蕴含着天道碎片,得之与修行大有裨益,可惜,你我二人皆无缘享用这件至宝。”王母有些艳羡的道。
她与玉帝不同,玉皇大帝乃是三界至高果位,气运之浓厚,远在她王母尊位上,是以这些年玉帝修为长进远胜于他,她不过才是一重天准圣,而玉帝早已然是三重天准圣,她如能得此造化青莲,道行必然能飞速提升。
“你不必想了,这法宝已然被其祭练到心神合一,他即是造化青莲,造化青莲即是他,便是你杀了他,这造化青莲也会随之损毁,万万不会再认主的。”玉帝泼了一盆冷水道。
造化青莲虽然神异,可终究未曾花开十二品,眼下只是六品莲台,论及威能不算什么,只是它那造化本源之力委实奇妙,与紫极太阳真火融汇在一起,能极大增幅这太阳真火的威能,是以才发挥出足以抵抗甚至是击败如来的强横威能!
单论这法宝本身,远不及寻常的先天灵宝,是极易损毁。
除非这件法宝能绽开十二品,完美进化,彼时以其威能,便是灭杀莫元元神,也不会损毁其本身,但到了那个地步,其内的天道碎片早就被莫元参悟一空,得之也仅仅是一件无上先天防护灵宝,对于修行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王母微微一叹,她亦是道祖身边的小道童之一,对于这其中密辛也了解的不浅。
那玉帝又问道:“那淮河水神的婚事筹备如何,最好是让他们尽快完婚,不然的话,真武闹将起来,你我都不好收场。”
原先玉帝对莫元只是出于怕麻烦的心思,想要忍让一番,可是如今见了莫元施展的道行法力,他的心思尽数变成了忌惮!
如来佛祖虽然比他修道时间短,可是其人的道行,是三界公认的强,准圣三重天同境界一战,他也没有把握能胜过如来,可是二重天境界的莫元,在不动用混沌钟的情况下已然与如来平分秋色,倘若一用那件开天至宝,他与如来俱都不是对手。
这样的强大存在,玉帝本能的不想招惹,甚至是此刻他心中隐隐都有些后悔救下那水德星君了!
须知,倘若莫元真的找上门来,在凌霄宝殿和他闹腾起来,那就不是如孙猴子闹天宫一般的做戏了,那是当真狠狠抽打他这位三界之主的脸!
偏偏这位还是道门弟子,阐教弟子必然会站在其人一方,至于截教,袖手旁观是定然的。
“派下去的灵官已然复命了,这两日我便催促让他们速速定下婚期,只要喜柬一发,任是谁也没法以此事做借口了!”王母应道。
喜柬一发,三界皆知水德星君和淮河水神成了儿女亲家,届时便是这两家人的私事,谁来插手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立刻让他们两家商议定亲与婚期,片刻耽误不得!”
玉帝皱眉道:“再让人贴身看住水德星君父子二人,倘若那真武当真找上门来,不讲道理,便将这二人交出去!”
“陛下,你这是……”
王母脸色变了,看住水德星君父子,还要交出去,那真武大帝有这么可怕吗?
须知这般做了,他二人的嫡系神魔哪个还会对他们死心塌地,必然是离心离德!
“朕亦是无法可想。”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玉帝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叫娘娘晓得,如是那莫元真打上门来,你我无人可交,被其大闹一场,强行将人掳走,你我还不如早些交人,也可挽留些许颜面。”
真动起手来,被其当着三界神魔的面击败了,再把人掳走,玉帝和王母还不是更加的丢人?
王母闻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夫妻二人在天庭弱势多年,往日里都是被圣人欺压,想不到今日却还要被圣人弟子欺压!
可哪又有什么办法,谁让她二人道行不济来着?
“也罢……也罢……,我这便让人盯住他们……”王母不情不愿的道。
玉帝无奈一笑,道:“朕也不在瑶池呆了,且去趟紫霄宫,瞧瞧道祖那里,能否给朕些许指点,好让朕参悟鸿蒙紫气!”
鸿蒙紫气是破局的关键,只要他能成圣,以三界如今的局势,必然能夺回三界大权,毕竟三清想要压制佛门双圣,便不敢压制他,将他逼向了佛门,届时加上个对他三人积怨已久的女娲,道门说不得直接被佛门一头盖过!
……
特种兵之融合万物系统
且不提这便玉帝的打算,却说真武神殿之内,那龟蛇二将见得五大护法神龙领兵出去迟迟不归,心中担忧不已,眼见得莫元现身在西牛贺洲,当下便下了界,欲寻莫元禀报。
然而两人云速太慢,还未曾赶到西牛贺洲,莫元和如来佛祖已然了结诸般事情,各自离开。
这一来,两人便是犯了难了。
毕竟谁也不知莫元突然去了哪里,三界之广袤,凭他兄弟二人,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然而五大护法神龙带兵前去天庭水部,迟迟不归,派去打探消息的人根本进不去四大天门,分明便是玉帝在有意封锁消息,不必说,肯定是出事了!
涉及到如此多的真武神殿兵将,还涉及到玉帝这位三界之主,事态之严重,根本不是这龟蛇二将能处理的了得!
“大哥,陛下不知去了何处,这可如何是好?”站在云端,蛇将一脸急切的问道。
他却是担心五大神龙在天庭有个好歹之后,莫元一时冲动和玉帝正面刚起来,届时真武神殿和天庭正面冲突,死伤惨重不必言说。
“二弟不必着急,五神龙兄弟有陛下的真武神令,玉帝见了自然知晓是奉了陛下的命令,以玉帝的性子和咱们真武神殿的威势,他不会痛下辣手的。”龟将说道。
蛇将闻言不禁微微点头,两人在天庭多年,对于玉帝的性子早已然摸了个透彻。
这位主儿典型的欺软怕硬,莫看敢对大公主、织女这样的身边人下狠手,可那是因为这些神仙无力反抗,又没什么后台,不然你看杨戬道行一有成就,将桃山都给劈了把大公主救出,玉帝可曾放了半个屁?
反观织女,却是没有生出如杨戬这般的中用的孩子,至今还在银河两侧,只能等待一年一度的鹊桥之会。
我是旁门左道
“但此事也不能就这般拖着,你我二人断无法平息此次事态,还是要让陛下出面。”蛇将道。
龟将突然一笑,道:“也未必就需要陛下出面,你莫要忘了,咱们这位陛下可是有跟脚的人!”
蛇将闻言,眉头立时上挑,道:“你的意思是,咱们且去玉虚宫,寻圣人做主?”
“何必劳烦圣人?”
龟将哈哈一笑,道:“阐教大能多不胜数,那位二郎显圣真君更是与咱们陛下交好,依为兄之见,咱们兵分两路,弟弟你且去玉虚宫寻觅陛下的踪迹,至于为兄,则去灌江口寻二郎真君出山为咱们主持大局,不论是你我哪一路有所收获,都必然可保五神龙兄弟平安无事!”
有空偷偷结个婚
在玉虚宫寻莫元,便等于在圣人那里报备这件事,以元始圣人的心性,断然不会看到自家弟子吃亏的。
至于杨戬那里,其人但闻真武神殿出事,绝不会袖手旁观,早些年玉帝便不敢拿这位大神如何,现在更不必言说,这龟将倒是打的好一手如意算盘!
“便依大兄所言,我这便前往玉虚宫!”
蛇将拱了拱手,却是没有半分停留,身影倏忽化作一道流光直奔玉虚宫而去,而龟将则亦是朝着灌江口飞去。
莫元自是不知晓他真武神殿出了这么麻烦的事,还当玉帝和水德星君会卖他三分薄面,将那水德星君之子处置了呢。
也是,以他这样的大人物插手这种事,怎么可能骤生波澜?
他早已经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一门心思的前往兜率宫,想要将那交合之气提炼出来,好孕育仙胎,突破境界。
却说他刚刚迈入离恨天地界,看见那高高悬挂兜率宫门上的鸿蒙紫气,心中却是一阵感慨。
原本在兜率宫门前坐的满满当当的准圣大能们,此刻一个也无。
不是如镇元子、玉帝这样的被这鸿蒙紫气搞的失去了自信,便是如来、观音等有事情忙着做,而像冥河老祖这般,则是想要出来,偏偏无法!
“嗯?”
正在感慨之际,莫元脸色却微微露出些许异样,却是那袖口之内,方才被他与佛祖相争的法力震昏的蝎子精醒转过来。
莫元袖口一抖,一只巴掌大的毒蝎子当即掉落出来,那毒蝎子周身漆黑如墨,隐隐泛着些许碧绿,看着便让人心中发憷。
“我……我还活着?!”那蝎子口吐人言,语气虚弱,却带着七分的震惊和三分的难以置信。
她记得清楚,最后的时刻,那如来施展大神通要硬生生的将她擒下,她竟然没死?!
“你自然是活着,还活的好好的!”莫元笑道。
那蝎子闻听这道声音,抬头一看,见得是莫元当面,心中又是一震,半信半疑的问道:“是陛下救了小妖?”
莫元点了点头,蝎子精心里的情绪更是难以言说,须知,真武大帝虽然强横,可是在她眼里,那位端坐在大雷音寺的如来佛祖,才是三界最恐怖的存在。
毕竟如来佛祖镇压三界已久,威名流传世间,比起莫元的飞速崛起,如来的威势已然在三界众生心中根深蒂固。
更何况这蝎子精一直在大雷音寺修行,如来佛祖的深不可测,已然深深烙印在她心里。
见得那蝎子精不信,莫元指着远处道:“你且瞧瞧这是哪里?”
蝎子精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得眼前是一栋占地面积颇为广大的连绵宫阙,而宫阙大门上,一道紫色光华绽放出玄奥道韵,高高挂在了匾额之上,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兜率宫!
“这里是兜率宫,太上圣人的道场?!”那蝎子精满脸讶然的问道。
“不错,正是圣人的道场,我道门圣人之地,你还担心那如来将你擒去吗?”莫元笑道。
蝎子精不是寻常小妖,已然迈入太乙金仙之境,在三界都算是一号人物,对于圣人自然是有几分了解。
她虽然不曾见过圣人,可也听说过圣人之威,那是举手投足之间,毁灭三界的恐怖存在,那是三界万族,无数神魔顶礼膜拜的存在!
圣人面前,没有人敢放肆!
“小妖多谢陛下活命之恩!”那蝎子精幻化成人形,冲着莫元便是一拜。
“朕活你一命,亦是看在你没做过什么罪孽的份上,朕且问你,你可愿入真武神殿,为朕效力?!”莫元问道。
他搞出那么大动静,不就是为了与如来做一场,好将这蝎子精收入麾下吗?
那蝎子精花容之上,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随后这美人银牙一咬,再次冲着莫元一拜道:“小妖甘愿加入陛下麾下,从此为陛下效死!”
她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来加入莫元手下的好处来,旁的不说,但是能从佛门手下庇护住她,便是她梦寐以求之事。
当然,她也可以拒绝,不过那样一来,如来再寻她麻烦,却是不会有人再为其出头了。
“你倒是个有眼力劲的。”
莫元点头一笑,道:“且在这里好生待着,看看那一道紫气,这可是三界神魔可望而不可求的机缘,朕要进去见过太上师伯。”
……

sr9rk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西遊之問道諸天 ptt-第七百六十五章 阻攔-kmr51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陛下……”
水德星君双目含泪,极是悲戚的呼唤道。
虽说他明知玉帝不大可能选择王母所说的第一条路,心中却依旧是诚惶诚恐,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玉帝就怕了那真武大帝呢,万一玉帝就不想招惹麻烦呢?
他父子二人的性命,尽数都寄托在旁人之手,他又如何能镇定的住?
玉帝面无表情的扫了水德星君一眼,凭心而论,他是当真想简单一些,将水德星君父子交出去的。
这一对父子论及本事,既不如太白金星贴心好用,又不如王灵官法力高强,偏偏在暗地里还招惹了不少事端,也就是念着这厮还算忠心,加上投靠来的早的缘故,不然的话,就水德星君这幅德行,凭什么能坐稳星君大位?
可是再是心里想,他也不能如此做。
此时此刻,水德星君一事已然不是他自己的事,也代表着玉帝,代表着玉帝的威严和颜面!
将水德星君交出去固然是省心,可是三界神魔必然会以为是他怕了真武大帝,更为可怕的后果是,那些投靠他的手下会寒心!
水德星君是老资格的天庭臣子,论及资历,是和太白金星同一层次的,连这等老臣都被玉帝毫不犹豫的交出去,你叫那些后来才投靠玉帝的神魔该如何想?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事实上,被三界神魔看轻,玉帝心中并没有什么,毕竟这么多年在圣人的压制下,他这个玉皇大帝,在三界神魔心中并没有什么地位。
但是他可以不顾及三界神魔的想法,却是必须顾及手下的想法。
人心散了,队伍便不好带了。
这些班底,是他日后掌控三界的本钱,是绝不能让他们离心离德的。
一念至此,玉帝心中已然做出了决断,他道:“那娘娘便说一说,朕,该选哪一条路?”
王母闻言,含笑看了眼耳朵都紧张的竖起来了的水德星君,说出了他最期待的话,道:“水德星君为陛下操劳多年,忠心耿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交出去的,依本宫看,还是选第二个法子便是。”
“如此,既凑成了一桩喜事,又能给真武帝君一份交代,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玉帝点了点头,道:“娘娘所言,却是在理。也罢,此事便依娘娘的心意,娘娘着手处置便是。”
说到这,他冷冷的看了眼水德星君,没好气的道:“不过水德星君你父子二人闹得三界如此动荡,却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待此事了结,你父子二人便下界去,做一任汉江河伯吧!”
汉江亦是四大部洲的一处大水系,虽然比不得长江黄河这两处水神之位尊贵,但比之渭河、泾河等流域,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这个位置给旁的水神固然是恩典,给水德星君这位掌管三界水脉的水部正神,却无疑是发配贬官了。
水德星君心中苦涩,他当然是不想答应的,可是他情知此次惹上了真武大帝,玉帝能护住他父子性命,已然是侥天之幸,又如何能奢望其他?
他情绪低落的应道:“小神,谨遵陛下圣旨,多谢陛下恩典……”
玉帝点了点头,道:“这几日,你便待在瑶池,不要走动,朕自会派人将你儿子接来,护你父子周全。王卿,你去,持朕的昊天镜,将真武神殿的兵将都留下来,将水德星君儿子救出来。切记,不可死伤一人。”
既然决定了要和真武神殿和解,迂回解决这件事,那么自然不能派兵和这些真武神殿的兵将硬碰硬,那样的话,毫无疑问会撕破彼此的颜面,导致局势极速恶化,这无疑是玉帝王母不想见到的。
那真武神殿五位护法神龙,虽说都有几分道行,不过以王灵官的法力加上那昊天镜的威力,困住这些人不在话下。
王灵官恭声应是,上前接过昊天镜便出了瑶池,直奔水部而去。
玉帝又道:“此事还需严密封锁消息,来人啊!”
殿外侍奉的两位灵官当即入内听命。
“且持朕的令牌,去南天门见四大天王,让他四人守住四大天门,无朕的命令,不许放一人进出。”
困住真武神殿兵将一事,如是提早让莫元知道,其人必然会打上门来,玉帝必须确保赐婚的圣旨传下去前,莫元不知晓,这方才好说话。
灵官上前领了玉帝的令牌,前去封锁天门,玉帝则是看向王母道:“烦请娘娘速速派人前往淮河水宫宣旨,张罗婚事。”
王母掌管天下女仙,婚嫁一事,必须得她出面。
这里又有一点,那便是天条虽然禁止仙人妄动情欲,彼此结合,然而落实到具体操作层面上,还是得分人。
地位太高,法力太强的神魔,玉帝王母管不了也不敢管;地位太低,法力过于低微的,只要不是闹得太过分,玉帝王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那些不够强又不算弱,尤其是在天庭当差的仙神,对于他们便是严苛许多,发现一例惩处一例,像是织女、大公主瑶姬便是这种下场。
而四海龙族又是不一样,他们一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龙凤大劫之时,比如今的天庭成立和天条的出现还早了许多,彼此之间通婚的习俗更是自上古龙族之时便传了下来。
再加上当初四海龙族是在封神大战前便投靠了玉帝的,玉帝便对他们格外开恩,不禁止他们成婚嫁娶。
又由于龙族本性淫乱,子嗣众多,很快便占据了四大部洲上各大江河湖海流域,是以这个恩典便扩散到了三界所有水族,只要是水族成婚,便都不违背天条,这也是王母提出第二条路的原因。
“陛下放心,本宫这便派人下界传旨。”王母应道。
……
天庭,水部。
这往日里让三界水神尽数低头的肃穆所在,此刻却已然被无数着墨色兵甲的天兵团团围住,无论是水部星君,亦或是寻常小仙,眼下都是不准进出。
真武神殿主宰北天,北境尚玄,是以真武神殿麾下,墨色兵甲是制式甲胄。至于那些法力强横,自己炼制的天兵天将,想炼制什么色也没人管,不过他们一般都比较喜欢骚包的金甲。
五大护法神龙在云端站立,居高临下,俯瞰全局,五双眸子死死盯住水部的各个出口,避免有人逃出他们的封锁。
至于水部里面,却是一片混乱,无数真武神殿兵卒在内不断搜寻,他们已然从这里面小仙的口中得到了消息,水德星君离开了,但是那位公子还留在此处。
“找到了,找到了!”
搜寻的兵将中,却见得一位金甲神将兴冲冲的抓着名女仙,高声喊道:“诸位将军,末将找到了!”
五大护法神龙的目光顿时便被他吸引了过去,放在了那名女仙身上。
却见这位女仙身材高大,面容粗豪,虽然是涂着脂粉,却平添了三分丑陋恶心,让人难以直视。
以五大神龙护法的法力道行,自然不难看出这女仙乃是男扮女装,正是那水德星君公子所乔装打扮。
说起来这位水德星君公子也算是有几分急智,他知晓就他那么些道行,便是施展变化之术,也是极难瞒过在场一众神魔的法眼,是以他索性学着凡人乔装打扮一番,还真别说,倒有几分效果,还真瞒过了几位神将。
木叶之伊鲁卡传奇
奈何他如此引人瞩目的妆容,却终究被人发现不对,这位将他擒拿住的神将观察他半天,只觉得他行为举止根本不似女仙,上前细细查看一番,终是发现了不妥之处。
“好小子,终于是逮住你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小神龙见着情敌,高喝一声,身影晃动之间,一拳自然朝着那水德星君之子的身上砸去。
左右是得了莫元的命令,下界前来捉拿水德星君父子回去受罚,以这厮的罪行,最终定然是一死的结局,小神龙也没什么顾忌,只要不将这厮一拳打死,便没什么。
积年金仙一拳之威,足以崩山裂海,哪里是水德星君之子这种纨绔子弟所能承受的?
根本不等那拳头打到身上来,其人已然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如不是他被身边神将抓住,只怕此刻已然吓得瘫软在地了!
‘砰’一声闷响,一拳之下,那水德星君之子直接被一拳砸飞,狠狠摔在地上,鲜血染红了身边的地面,随后昏厥了过去。
单这一拳,已然将这位纨绔子弟打的形神具伤,倘若没有天材地宝修复伤势,便是治好了道行也休想再进一步!
“小弟,够了!”
大神龙见得那厮的惨状,忍不住眉头紧皱,道:“莫要再动手,打死了却是麻烦不小!”
这厮死在真武神殿是一回事,被小神龙打死又是一回事。
前者是依法惩治,后者是公报私仇,小神龙真要把人打死了,天庭那里根本没法交代。
“哼,便宜这厮了!”小神龙没好气的道,却也是没有再动手的打算。
“来人啊,将这人捆起来,鸣金收兵。”大神龙吩咐道。
小神龙闻听此言,却是眉头一挑,不满的道:“大哥,陛下的命令可是将这父子二人尽数都捉拿归案,如今水德星君可是还没抓到呢!”
“小弟,不可置疑大哥,大哥是为了你好!”
罪爱
二神龙道:“陛下虽然有令,可那水德星君乃是天庭一部星君,乃是正经的玉帝心腹,三界正神,与这厮可不同。”
“吾等今日闯入天庭,抓了这厮也就罢了,倘若再抓了水德星君,那麻烦便大了,说不得会让陛下和玉帝正面打起来!
其余几位神龙,到底是比小神龙稳重一些,不想事情闹得太大。
小神龙有那一拳,倒也将心里的怒火发泄出来不少,他也不是蠢人,被这般一点,自然也是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当下道:“便如两位哥哥所言,咱们收兵便是。”
当下众人便将那水德星君之子捆绑起来,准备收兵回真武神殿。
不过正当此时,天际却是传来一道爽朗大喝:“诸位神龙兄弟,来了又何必这么着急走?!”
五大神龙心里一惊,此刻来阻拦他们的,必是玉帝手下神将!
他们顺着那声音望去,却见得远处一道金光落下,现出一尊身材魁梧的金甲神将来,气势好不迫人!
大神龙脸色凝重的道:“王灵官!”
这位侍奉在玉帝身侧形影不离的都天大灵官,某种意义上,便是玉帝的影子,他来此地,不必说,必然是玉帝那里有说法了!
小神龙喝道:“王灵官,吾等奉真武陛下之令,前来捉拿水德星君父子,你是来阻拦我等的吗?”
“阁下倒是好大的口气,水德星君乃是水部正神,地位还在尔等之上,尔等又有什么资格拿他?”王灵官反问道。
“真武神令在此,天上地下,又有什么神魔拿不得的!”
小神龙抬手便亮出了那块真武神令,道:“王灵官,你敢违抗真武神令吗?!”
王灵官看着那块墨色令牌,饶是他背后有玉帝撑腰,也是不由得心中一颤。
这倒不是因为那块令牌有多么特殊,蕴含了多么强的威能,事实上,这块令牌除了烙印下一丝当代真武大帝的气息之外,其余什么都没有了。
王灵官怕的是这块令牌后面代表的那个人,以那一位崛起的恐怖战绩,便是他主子来了都要忌惮数分,更无论是他这么一个区区神将了。
可是怕归怕,退让却是不能,他毕竟是得了旨意而来!
却见这位都天大灵官笑了一笑,自怀中取了一卷明黄色卷轴出来,道:“巧了,本座也负有圣旨,陛下有令,命尔等尽数驻扎在此地,未得命令,不许擅离,尔等接旨吧!”
五大神龙闻言,面色都是一变,说是让他们驻扎,玉帝这意思,分明是想软禁他们!
“我等是真武神殿麾下将领,不受玉帝圣旨管辖,众将士听令,随吾等冲出去!”大神龙下令道。
众人轰然应诺,随即朝着外边冲去。
王灵官见状,冷笑一声,道:“想走,都给本座留下!”
说罢,他伸手一挥,一缕耀眼神芒当即刺破天宇,朝着众人砸落下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