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9 11 月, 2020
歷史小說

ktwkq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愛下-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相伴-3m8tl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地都是自己的,因而自朔方至关中这广袤的草原,陈家拼命的将钱砸进去,这数不清的土地,因而有了路轨,有了新的城市,有了一个个坐落的车站。
车站里有一个个新建的客栈和马厩,预备营造的货栈,现如今也已打好了地基,匠人们支起了梁柱,还在紧张的施工。
突然来了这么多人,本地客栈的东家匆匆的迎出来,他满脸堆笑,显然,此前他的生意是比较冷清的,客栈之所以营业,不过是想赌一赌未来的收益而已。
李世民第一次见着如此殷勤的商贾,随这商贾进入了客店,商贾开口便道:“贵人定是来巡视路轨的,哈哈……敢问贵人要吃什么?”
一旁的伙计,则已给李世民上了茶。
李世民端坐,抱着茶盏,打量着这商贾道:“此地有生意吗?”
“有,当然是有,不过现在人还少一些,不过比起从前营业的时候,人流已是多了不少,不但附近的牧人多了,偶尔也会有一些运输材料的车队途径此地,倒是勉强还可度日。”
“至于以后……”这东家倒是兴奋起来,他说话时,眼睛是放光的,方才还只是面上僵硬的微笑,现在却变得真挚起来。
亂晉龍嘯
他接着道:“至于以后,或许就不一样了,这路修成,车马不歇,三日之内,便可自关中抵达朔方,贵人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若是在关中,哪怕是长安去隔壁的州县,也需这个时间,何况……还要运载大批的货物呢。更别说这草原之中,多的是中原未有的特产,这将来往来输送的货物,会有多少啊。我在这里买下了一块土地,花了七八个钱,这一亩地,才一个大钱,等于是白送,只是这地买下来,却是要求一年之内,必须得建起建筑,如若不然,便要没收。因而在宣武站这里,我这儿建起了一个客栈,噢,还有,远处那个在建的货栈,也是我家的,出了关,我将我的身家统统都搁在了这宣武站,在这草原里,若是这朔方将来当真能繁茂起来,将来这各处的车站也能沾光,我自是可以跟着分一杯羹,挣一大笔银子。可若是最后起不来,我也认了。”
这东家显然不是有什么许多家财的人,只是小福之家罢了。
或许关中的买卖过于激烈,所以心里不免有些惆怅。
而这草原,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却是一个机会,他将机会抓住,而成功与否,却只能听天由命,又或者……是看陈家的了。
李世民听着,颔首,能出关中的人,大多都颇有进取心的,他喜欢这样的人,就如同不安分的自己一般。
叫这客栈的人去做了一些菜肴,随即,大盘的羊肉便端了上来。
东家道:“这是上好的羊羔子肉,现杀的,这在草原不值几个钱,可在关中,却不是寻常人吃的起的了。”
李世民饶有兴趣,吃饱喝足,却在此时,外头发出嘈杂的声音。
过了片刻,急匆匆的脚步传来,有人大叫道:“不妙了,不妙了。”
李世民和陈正泰二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听了此言,对视一眼,李世民回头,见叫不妙的乃是张千。
张千已是吓得脸色铁青,到了李世民面前,忙是行礼,压低了声音道:“陛下,陛下……大事不妙了。牧人们……传了警讯来,说是……说是……有大量的突厥人朝宣武站附近扑来,来的人……有数千上万,数都数不清,遮云蔽日一般。有牧人靠近,盘查他们,竟被他们杀了。牧场那边察觉到不对,便立即叫了快马,一面放了狼烟,一面让人来宣武站报讯。”
李世民听罢,脸色一冷!
他背着手,却是镇定自若地道:“朕出巡的消息,所知的人不多,是谁传出去的消息?”
李世民只打算出来一段日子,因而在宫中,只是抱病不出,这种情况也很常见,毕竟只要李世民乐意,便可将宫城和外朝断绝,百官是没法探问宫中发生的事的。
可哪里想到……突厥人就来了。
怎么会如此好巧不巧,这阵势分明就是冲着李世民来的。
陈正泰脸色也难看起来,不多思索,便道:“请陛下立即南返。”
李世民则是凝视着张千,询问道:“突厥人在何处?”
金丹強者在都市
张千苦着脸道:“报讯时,还在百里之外,可现在,只怕已迫近三四十里了,至少……他的前锋,该是到了。”
李世民听罢,便低着头踱步。
事实上,他此刻异常的愤怒。
究竟是谁走漏了消息?
又是谁……能迅速的给突厥人传达讯息?
突厥人又如何……能够对于报讯的人深信不疑?
这其中,有太多的疑问了。
能完成这三件事的人,这个世上,到底还有几人?
李世民闭上了眼睛,须臾后张眸,眼眸里掠过了肃杀之气。
陈正泰倒是有些急了,碰到这么大的事,若是还能镇定自若,那才是疯子。
陈正泰便道:“陛下,儿臣看,我们还是赶紧南返吧。”
李世民却是摇头,冷着脸道:“来不及了,马车再快,难道快得过突厥人前锋的飞骑?何况……突厥人既然志在必得,一定分了兵马,左右包抄。现在我们要面对的,不过是他们的先锋而已,若是向南,或许大量包抄的突厥人已在南面等着我们了。突厥人虽未必知兵马,可是一旦出击,此等事,不可能没有准备。”
说罢,他凛然道:“再是危险的事,朕也不是没有遭遇过,现在这个时候,切切不能心浮气躁,先要知己知彼,才有生机。不必害怕,此虽生死攸关的大事,却还未到山穷水尽之时。”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月冷西樓
其实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已慌了,无论是张千,还是那些护卫,可李世民的话,却仿佛有着魔力一般,居然让人心稍稍定了一些。
李世民踱了几步,接着道:“突厥人一旦决心出动,一定是倾巢而出,因为此次若是不能一击而中,这突利可汗,便要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他绝不会留有半分的余力。突厥部而今有四万户,壮丁大致在三万上下,若是不留余地,便是三万铁骑。自然也有一些部族,流散于各地游牧,一时仓促之下,也未必能立即征集,那么……其人数,大致就是在一万六七之间……”
似乎越是在危险的时候,李世民就越是冷静清醒!
李世民随即又道:“突厥人的战法简单,若朕是突利可汗,定会兵分三路,左右包抄……那么……左右两翼,人数当在三五千上下,本部人马会有一万一二千之间。这一路……他们是急行而来,说是人困马乏也未必,若是我们现在仓皇逃窜,他们定会穷追不舍,那么最该提防的,该是他们的两翼人马。”
“所以……当今之计,不是回关中去,若是朝关中的方向,就反而遂了他们的心愿了,如今唯一的生路,就是向北,朝朔方进发。不错,该继续往朔方,只是……他们本是朝朔方而来……”
李世民喃喃念着,竟是陷入了沉思。
朔方……若是继续去往朔方,岂不是和突厥人迎面遭遇?
这和送死,又有什么分别?
张千又开始战战兢兢了。
陈正泰却突然冒出来一句话道:“陛下,前头三十里,不是有大量的劳力在修筑木轨吗?若是能和他们会合呢?”
李世民听罢,却是露出不屑的样子:“一些劳力,有个什么用呢?这突厥人个个都是骑兵,自幼在马背长大,骁勇善战。这些劳力,在突厥人面前,不过等同于任其宰割的草芥朽木而已。”
陈正泰不死心地道:“儿臣……曾对他们操练过,眼下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李世民顿时觉得陈正泰的话,颇有几分天真。
在他看来,显然陈正泰并不知道,一群即使操练了一些的匠人和劳力,依旧是根本无法在草原上和突厥骑兵对敌的。
何况突厥的骑兵,还是劳力们数倍以上。
这样的差距,简直就是羊入虎口一般。
他的这学生和女婿,终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大阵仗,不说人数的差距,这军马和军马之间的区别,很多时候便有天壤之别的差异。
只是事到临头……
李世民想了想,终究道:“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好,何况劳力们在外修路,一旦突厥人拿下了我等,势必会转而攻击他们,就令他们立即来宣武站会和吧,张千,你派一些禁卫,飞马出去探查。”
李世民随即又吩咐陈正泰道:“去预备一些好马,实在不成,就只能杀出重围了。你记着,到了那时,你要死死的跟在朕的身后,切切不可有丝毫的犹豫,机会稍纵即逝,一旦错过,便要陷入进乱军之中,再也出不来了。正泰……”
絕世王妃桃花開
李世民似乎对于自己的安危,并不放在心上,他是一个冒险家,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表现得冷酷。可此时,他略带担忧地看着陈正泰,今时今日,哪怕是他李世民,也是九死一生,而至于这个女婿和学生,他自知陈正泰平日疏于骑射,在乱军之中,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虽是再三嘱咐陈正泰切切不可落队,可是他很清楚,自己是九死一生,到了那时候,陈正泰几乎是必死无疑了!冲破重围,需要高超的马术,需要强壮的体魄,需要大量的对敌经验积累,便连李世民也没有任何的把握,何况……还是他陈正泰呢!
陈正泰一时脑子嗡嗡的响,突围?我突你大爷,我陈正泰是那种乱军之中杀出重围的人?
他皱眉……
可在这宣武站,却早已是升起了狼烟。
这倒不是李世民和陈正泰等人放出的狼烟,而是这宣武车站的差役,得到了警报之后,立即发出的消息!
風繚 聖地海格
这是请求救援的讯息,说明情况已经非常的紧急。
陈正泰似乎想到了什么,道:“陛下,我们不如……”
“不要多想。”李世民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慈和的看着陈正泰,随即,竟有几分悲壮:“朕虽为天子,可在朕的心里,朕一直视自己为将军,将军死在沙场,却也没有什么遗憾。”
“现在这个时候,定要沉得住气,若是此事仓皇而逃,不过是虚耗自己的气力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先歇一歇吧,养足精神,此时是正午,只要熬过去,等天黑下来,即便四面都是突厥人,却也未必不能杀出来。”
即使平日足智多谋的陈正泰,此时心里也不免有点慌,不过细细一想,这个时候,还是听专业人士的建议吧,而这天下,在这种事情上,最专业的人,恐怕只有这李世民了。
于是他乖乖的道:“喏。”
…………
其实不等宣武车站的狼烟升起,附近的狼烟早已一个个的烧起来了。
这巨大的工地,无数的匠人和劳力正在勤快地劳作。
陈正业昨夜看了一夜的舆图,和一些技术人员确认了方位,因而此时还在帐中酣睡。
这舒服的被窝没待太久,却很快就被人叫醒了。
重生之超級強國 牧場星辰
“狼烟,狼烟……升腾起来了,是宣武站的方向,出事了,出事了……”
出事了……
陈正业打了个激灵,而后跑出了帐篷,远远的朝着天边瞭望,这草原上四面没有遮挡,天上的黑烟,自是一眼便能觑见。
陈正业脑子一片空白。
其实这些日子,朔方那边已经几次传来警讯,表示了对突厥人的忧虑,因而陈正业对此也颇为留心。
可现在看到这十万火急的狼烟,他立即意识到,可能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在这旷野上劳作的匠人和劳力们,一旦被突厥人围住,那便是瓮中之鳖,一个都别想跑掉了。
陈正业毫不犹豫地发出了大吼:“让所有人停下手中的劳作,立马传令下去,备好车马,还有让所有人……集结!”
于是……
“集结!
”集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