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5 11 月, 2020
都市小說

mk7ts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遊戲大亨 起點-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黑暗-urcp8

重生之遊戲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遊戲大亨
报馆大楼里的众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看到那个不可一世的敌人,突然之间,脑袋就掉了,人头滚滚,吓得他们全都闭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武王
事实上,陆梦鳞以突破空间为代价的一记斩击,动作实在太快,几乎只是在一刹那间,手臂和掌中的怒斩神兵就已经完成了收割,并且回到了另一端的空间,所以并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动作。
就连那位至强者都死得稀里糊涂,更不用说旁人了!
旁人只是觉得,木青山多半是使用了某种极为特殊而隐密的技巧,直接取下了对方的头颅,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某种强大的诅咒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掉了脑袋。
终于,身后的报馆大楼里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因为不管怎么样,那个强大又可怕的敌人,总算是被干掉了!
这时,东方的天际终于露出了一线鱼肚白,要天亮了!
长街之外,在那些人们看不到的黑暗角落里,终于不再涌出黑衣人了,他们似乎已经死心了,停止了进攻报馆的举动,只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随着光明的到来,楼上的人们这才发现,昨夜的战况有多么的激烈,报馆门前的这条大街上,竟然有上千具黑衣人的尸体,鲜血已经将街面染成了一片鲜红色,而那些血液混合着泥土,被揉合成一种极为沉重的色调,令每个见到这一幕的人,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街上的居民听了一晚上的打斗厮杀声,这个时候终于可以壮着胆子,悄悄的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透过那些缝隙,他们可以看到街上的惨烈景象。
不知是谁家的婆娘,突然一声嚎淘大哭了起来,紧接着,这哭声像是会传染一样,到处都传来了痛哭声。
他们在哭自己昨夜出门就没有归来的亲人,他们在哭这来之不易的胜利,他们甚至不知道,当天亮之后,自己将会面对的又是什么?
一切是开始,也是终结,对于这些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生活太难了,活着真心太不容易了!
陆梦鳞望着这遍地的尸骸,心情其实也有些波折。
这些黑衣人,很显然全部都是军人,死在这种地方,死在自己手上,实在有些不值。
他们背后的那些大人物,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却让这些年轻的生命一夜之间全部凋谢,这样的战斗,对于法神城的老百姓,对于清玉报馆来说,也许意义重大,但是对于这些逝去的军人而言,真的有意义么?
将这些年轻的生命,浪费在这种大人物的一已之私上,真的有意义吗?
妖妃逆成長之叫我女王大人 瑯軒苑
这一刻,陆梦鳞突然觉得有些厌倦了,幸好人类世界目前不是这样的,也许以前是,但是现在并不是。
代人受過 紅塵紫陌
家有冥妻 柳下僧
在面对暗之种族的生存压力之下,人类世界显示出了强大的凝聚力和团结性,内斗虽然还存在,但是已经很少了,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敌强我弱,再浪费任何力量都是可耻的,一旦被暗之种族占了上风,所有的斗争都将毫无意义。
而神民族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三大神城的光辉照耀下,虽然有暗之种族这么一个可怕的邻居在身旁,但是神民族人一直都以为他们才是最强大的,历史上的神民族人,曾经将暗之种族全线击溃,将它们驱赶到了寒冷的北方,但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陆梦鳞心中隐隐有种感觉,也许神民族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强大,至少在自己眼中看来是这样的。
茶寮 幾桔
天色终于大亮了!街道上开始出现人影,伴随而来的是越来越喧嚣的嘈杂声。
所有人都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惊诧于清玉报馆的坚韧,他们竟然能抵挡住黑暗中的攻击,存活到了天亮以后。
那么,法神城的人们能看到清玉报馆最新一期的报纸么?那上面真的会刊有这场瘟疫的解药配方么?
这个解药配方,真的能够终结这场该死的瘟疫么?
承歡天下:鬼精公主惹不起 7刃
没有人知道答案,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
然而,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人们的思绪,将所有人彻底拉回了现实。
城卫军如潮水蔓延般涌了上来,最先抵达报馆大街的是衣铠鲜明的骑兵,然后是数千步卒紧随其后,等到骑兵和步卒将这条长街团团围住,完全封锁之后,法神城最著名的法神重炮军团,终于跚跚来迟。
这是由一百零八位高阶法师组成的军团,又被称为暴法军团,号称暴法一出,寸草不生。
攝政王獨寵小萌妻
在成建制的法师军团魔法攻击面前,对付任何敌人都是摧枯拉朽,就连至强者也只有逃命的份,不敢正面与之抗衡。
法神城之所以能够雄据一方,成为三大神城之一,和法神军团的强大杀伤力是分不开的。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平时难得一见的法神重炮军团,竟然出现在了清玉报馆所在的这条长街之上。
而他们的出现,也让许多人顿时心如死灰,万万想不到,国之重器,竟然会用在这样的地方!
来的这支军队,显然已经对某人的实力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他们小心翼翼的推进,不动声色的完成了合围。
而且最重要的是,作为输出火力的主力部队,法神重炮军团,他们的位置站得很微妙,始终都保持在那个年轻人的百步之外。
这样的距离,对于法神重炮军团来说,只需一次齐射,就能将对方轰成渣,但是却又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身的安全,不给对方近身的机会。
因为法神重炮军团之中的每一位法师,都是法神城的骄傲,是重要的一份子,不容有失。
长街的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峙。
一边是陆梦鳞和身后的清玉报馆,另一边则是包括法神重炮军团在内的数千兵马,而在他们的中间,还横卧着数百具黑衣人尸体。
从楼上的角度向下望,会发现整幅画面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悲壮与凄凉之美。
突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军队,在报馆大楼众人的心中,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天已经亮了,城卫军不可能再对报馆遇袭一事装聋作哑,所以他们会来,否则就是失职。
可是,不止是城卫军来了人马,法神城的铁骑营也来了,还有黑卒营,就连法神重炮军团也来了,这其中的含义就足以耐人寻味了。
来了这么多支部队,他们绝对不可能是自己来的,而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难道,是有人觉得昨晚的这块骨头太难啃,就要不顾吃相难看了么?
此刻,偌大的长街之中,清玉报馆门前,就只有陆梦鳞一个人仍站在原地,茕茕孑立,颇有几分悲壮。
“他已经不能再战了!快回来吧!”报馆大楼内,董杨氏低着头,发出了无声的呼喊道。
“回来吧!你做得已经够多了!”
“赢不了的!不要再战了!”
“求求你,撤退吧!”
一时间,大楼里各种都响起了哭泣声,是那些女孩子们!她们既是在为一夜搏命的那个人哭泣,也是在为报馆即将接受的命运而哭泣。
法神城军方精锐尽出,任谁也不会认为,还有什么奇迹发生!那个年轻人就算是铁打的,是神魔转世,也一样不可能抵挡大军的碾压,再战下去,只有白白送死而已。
报馆的最高层,透过破损的窗户,刘馆主向下方望去,她的脸色苍白,虽然还是很镇静,却流露出一股落寞之色。
“终于要结束了吗?那些人,为了对付清玉报馆,还真的是肯下血本啊!”刘馆主幽幽叹道。
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更像是在说给身边的人听。
“不,他们要对付的,并不是区区一家报馆而已,而是要熄灭一颗颗民心!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看来他们已经不在乎洪水滔天了!”
端木青衣怔怔的望着下方的铁骑,背悬陌刀的黑卒,还有那些代表着整个神民大陆最高爆发攻击力的法神重炮军团,心中竟然闪过一丝庆幸,庆幸天尊神城没有黑暗如斯,腐败如斯。
连军队都不肯保护百姓,而是站在了百姓的对立一方,这样的法神城,是然是铁幕一块,谁也无法撼动。
端木青衣突然觉得有些可惜,可惜了武豪大师昨夜的一番激战,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就算拼尽全力,也杀不亮这黑暗腐朽的世界啊!
“走!随我下去,我们清玉报馆要堂堂正正的问一问他们,何罪之有?”满头银老的刘老馆主昂首阔步,走下了楼,走到了陆梦鳞的面前,并且越过了他。
在老太太的身后,是清玉报馆的一众员工,有百余人,还有那些受伤的商队护卫和昨晚参加义战的百姓,就连王三驴也赫然在其中。
昨晚上是那个年轻人保护了大家,那么现在,天亮了,大家反倒要开始保护他了!
人群不断的前进,一个又一个的从陆梦鳞的身边经过,而他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如一尊泥塑木雕的雕像般,一动不动。
每个人在经过他的身边时,都会轻轻的说一句,“谢谢!”
因为他们是真的感激,如果没有这个英勇而且强大的年轻人,身后这栋报馆大楼里的所有人,大概都会死在黑暗的夜里,死在卑鄙的刺杀之下,根本就没有站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机会。
满头银发的老太太馆主带着众人,一直走到了那些高高在上的骑兵面前。
“身为军人,你们不觉得羞耻吗?不保护百姓,反而要将刀枪对准百姓的胸膛!天理何在!”刘老太太的声音急促而有力,极具穿透性。
陰魂未散 刀來
她这么几句话嚷出来,那些排在最前面的骑兵不自觉的拔了拔马头,竟然想要避开她。
明明只是一个年岁已高的老太太,没有半点战力可言,可是当她站在面前时,却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这时,骑兵方阵中间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仿佛叹尽了人间的悲欢。
然后,一顶带着红缎帘,镶蓝锦边的八抬大轿出现了,骑兵们纷纷自动退开,让出了一条通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