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8z8超棒的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第十七章 不忘初心相伴-5its0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这个世界很深邃,就像一片寂静的海域,坠入海中,你能感受到刺骨的冰冷正抚摸着你的全身,它一点点地扼住你的喉咙,猛击你的肺,榨干所有的氧,然后将你拖入粘稠的黑暗海底。
你无力地向下坠去,试着反抗,但寒冷的水却流过了你的手掌,你尝试抓住什么,但在这静谧的海域下无比清澈。
银徽时代
什么也没有,没有海草,没有鱼类,有的只是透彻的水,你缓慢地坠落着,在黑暗之中有被泡得发白的手掌伸出,它们迎接着你,拥抱着你。
那是数不清的死尸,不知道存在于这里有多久了,肌肤彻底丧失了颜色,变成灰白的模样,枯朽的脸庞上带着强烈的情绪,将死前的最后一秒永远地定格了下来。
你惊恐地嚎叫着,但这只会让你死去的更快,海水倒灌进你的口鼻,你的身体渐渐失去了力量,你什么也做不到,在这种无力感下,绝望的死去。
你成为了溺亡者的一员。
洛伦佐猛地从桌子上惊醒了过来,膝盖用力地抬起,一下子撞在了桌子上,把桌子震起了几分,在手忙脚乱中,桌子上的东西都哗啦啦地掉了下来,滚落一地。
深呼吸,洛伦佐用力地捏了捏头,心底的寒意渐渐散去了。
他做了个噩梦。
洛伦佐很少做梦,更不要说噩梦了,记得上一次做噩梦还是刚刚抵达旧敦灵时,初次使用权能·加百列的他,记忆错乱在了一起,在这种侵染下,他被噩梦纠缠了很久,直到今天再度感受到了。
“真冷啊……”
洛伦佐诚心说道。
他坐在桌前睡着了,窗外的天空蒙蒙亮,临近清晨,空气的温度冷的不行,加上那些弥漫的水蒸气,窗外的景色都被附着的水汽所模糊了起来。
洛伦佐捡起自己的笔记,在这上头记录了很多隐秘的知识,也包括了追讯实验的部分。
亚瑟并不清楚洛伦佐自己居然也会写笔记这种东西,不然他一定会阻止自己,备份这种知识。
看了一眼昨夜写的东西,洛伦佐把它合起来,放进了抽屉里。
在桌前久坐了很久,他拿起一根烟点燃,昏暗里有了一丝的明亮。
洛伦佐脑子有些混沌,虽然他没有权能·尚达俸,但经历了这么多他也清楚地感受到了,数不清的事情都在同时发生,它们密集地堆积在了一起,就像末日前的狂欢。
故乡天下黄花 刘震云
末日就要来了。
真是一个残忍的消息。
洛伦佐还记得自己对劳伦斯的怒吼,自己说会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但当返回英尔维格后,洛伦佐却感到了一阵难言的无力。
重生之黑手帝國 最愛咖啡色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当英雄的,哪怕洛伦佐也是如此。
洛伦佐要拯救世界,可他却不知道从何做起,砍妖魔只是徒劳,不砍妖魔他又只会迷茫地站在原地,他无法拯救世界,甚至都没办法拯救自己糟糕的生活。
这么看来自己说的话,也不过是一句句大话而已,劳伦斯反倒是务实了许多,这个疯子干脆创造了一只军队,将国家绑在利益的战车上。
不过……那是之前的事了。
洛伦佐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眼里藏着刀子。
战争不是解决办法,它只是一个应对的办法,劳伦斯或许能打赢这场末日的战争,那么下一次呢?下下次呢?这是一场无尽的轮回,战争只是令一切步入下一次轮回而已。
这就像维京人所说的英灵殿,重复一次又一次的诸神黄昏。
洛伦佐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他也不愿输给劳伦斯。
“啊……想一想真疯狂啊。”
洛伦佐也不禁为自己扭曲畸形的想法感到一阵难言的情绪,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副没有办法了的样子。
其实道理很简单的,甚至说不忘初心。
根除妖魔。
把整个英灵殿一把火扬了。
听起来有些不切实际,但这是洛伦佐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不去应对这场战争,而是解决这战争的根源,根除妖魔的存在。
之前他一直迷茫地砍杀着妖魔,是他找不到根源的所在,但现在他发现了线索,洛伦佐远比任何时候都要离那个根源近,近的几乎触手可以。
“【围栏】之后究竟有着什么呢?女王你又在隐瞒着什么呢?”
洛伦佐说着看向了钉在墙上的日历,一个日期被圈上了红线。
日期是明天,明天洛伦佐就将去面见女王,去聆听她的解释,洛伦佐有预感,这不会是一次多么愉快的面谈。
这么想着,洛伦佐听到了楼下传来的细微响声,声音很轻微,但在猎魔人的耳中却无比清晰。
有人推开了温彻斯特事务所的门,那人走了进来,蹑手蹑脚就跟做贼一样。
洛伦佐猜不到会是谁来,生活虽然多姿多彩,但大多数的时间还是蛮无聊的,洛伦佐会一个人地坐在门口的破沙发上,有时抽烟,有时喝酒,就像退休大爷一样,注视着街头的人来人往。
不过大概也是自己的熟人,如果是贼的话,洛伦佐反而会更高兴,在他看来被贼光顾可算的上是生活中的惊喜,当然这个贼大概还不清楚自己已经落入了贼窝。
“切,怎么是你啊?”
洛伦佐走下楼,看着那个家伙,她正在把自己的脏衣物从沙发上清空,随意地丢在一边,然后自己坐下。
“恰好路过,过来看看你,你这没有固定的营业时间吧?”
伊芙看了看洛伦佐这糟糕的生活环境。
“啊……我感觉你就像一个正在潮湿阴暗的土壤下缓慢生长的菌类。”
“多谢夸奖。”
洛伦佐没想到会是伊芙来,他翻了翻乱糟糟的厨房,发现自己只能拿两瓶还没开封的啤酒和昨天吃剩的披萨来招待她。
“要来一点吗?”
洛伦佐说着坐在了伊芙的对面,一边吨吨吨,一边拿起冰凉的披萨松紧嘴里。
“不了不了。”
伊芙迅速地摇摇头,她有想过猎魔人可以适应恶劣的生活环境,却没想过这种优势会使他们变成这个样子。
“你……不会吃坏肚子吗?”
伊芙问,一大早就这样吃,她看着都感觉难受。
“你觉得猎魔人会拉肚子吗?”
洛伦佐不屑地反问道。
“好吧……”
伊芙有些无奈,可怎想洛伦佐居然回答道。
“其实会的,但我也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大概是奇怪的东西吃多了就会拉肚子……不过这些东西绰绰有余。”
洛伦佐拿起桌布,抹了抹嘴,然后丢在一边,落进了垃圾堆里,至于下次洛伦佐什么时候能找到它,大概就是个未知数了。
“所以,尊敬的伊芙·菲尼克斯小姐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吗?委托服务?我这收费可是很贵的啊。”
洛伦佐突然一本正经了起来。
“我记得上次委托,你应该赚了不少钱吧,就不能好好收拾一下这里。”
伊芙嗅到了空气里那股酸臭味,这让她想起下城区的臭水沟。
長夢 申屠此非
“没办法,我的产业比较多,都用来投资了。”
“投资?投资什么?”
伊芙一惊,没想过洛伦佐居然还有着这样的经济头脑,在她看来洛伦佐属于有钱就嗨到光,然后灰溜溜地去找工作。
洛伦佐思考了一下。
“投资未来。”
“未来?”
“对,未来,”洛伦佐懒得继续解释什么,他接着问道,“所以有什么事吗?伊芙。”
“我说了,只是单纯地路过,这种事很正常吧?路过朋友家,刚好还有时间,就进来打扰一下。”
伊芙说着也不顾忌这么多了,直接把腿搭在了沙发上,转眼间就从贵族成员变成了和洛伦佐混下城区的好兄弟,这架势仿佛下一秒就要对洛伦佐说“嗨兄弟,我看伯劳不爽很久了,要不我们把他做了,自己当老大”之类的。
“不不不,我感觉路过是次要,打扰才是主要吧。”
伊芙这好心的话,洛伦佐听着值感觉不妙。
伊芙懒得继续解释什么,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最近净除机关是发生了什么吗?”
“怎么了?”
藍色滿天星
英雄聯盟之勝者無雙
“最近气氛不太对,很压抑,压抑的不行,就好像大家都要死了一样,”伊芙有些忧愁,“主要是亚瑟,他的样子……很复杂,我很久没见过他这么有活力了,但他的眼底却藏着对死亡的惊恐。”
“所以你来这就是想问这些?”
洛伦佐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
“你应该转正了吧,伊芙?”
伊芙点点头,双手抱紧了腿,整个人蹲在了沙发上。
“转正了,托你的福,我大概是新人里履历最好的一个了……参与刺杀正教教宗,还顺便炸了整个玛鲁里港口,在战争年代我说不定都会成为战争英雄。”
“英雄没那么好当的,而且你转正了,你也应该清楚净除机关的条例,是吧?”
洛伦佐语气严厉,就像在批评伊芙一样。
伊芙大概想到洛伦佐要说什么了,沉默了下来。
“不同的阶级知晓不同阶级的情报,并且承担不同阶级的责任。”洛伦佐说,“伊芙,这是一场战争,不死不休的战争,而士兵要做的就是听从命令,我知道你的担心,但首先你是一个士兵,你需要遵守这些。”
“我……我知道了。”
伊芙叹了口气,她低声说道,大概是心里早有预期,洛伦佐的反应倒是在意料之中。
眼前这个家伙虽然有些神经病,生活乱成一团糟,但当涉及妖魔时,洛伦佐确实是一名无比可靠的专家。
“其实我还是想的太天真了,亲身经历这些才发现没那么容易,会死很多人,会受到很多难。”
“但至少你比我刚认识你时强不少。”
洛伦佐想起了从前,那个无比意外的巧合,有时候洛伦佐都会觉得这是命运的捉弄,他在旧敦灵生活了这么久都不曾触及这黑暗面,可从那一天起,就像舞会开幕一样,一切都步入了疯狂的行进。
“那时候你面对妖魔会颤抖、会恐惧,如果没有我你就死在那个阴暗的地道里了,可你现在不仅能给妖魔来几刀,甚至还会面不改色地把刀拔出来再擦一擦。”
洛伦佐鼓励着她。
“这是个好兆头,伊芙,没有人生来就是猎魔人,大家都是凡人,都是学徒,一点点变得强大,如果你想知道这些,那就努力地向上爬,如果你能继承‘亚瑟’之名,所有的秘密对于你而言都不再是秘密。”
“可总还会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伊芙说。
掌權
洛伦佐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
“那就继续爬,爬到最高处,直到再也没有人在你头顶上。”
“听起来就很累,还是算了吧。”
伊芙翻了翻自己的提袋,这个家伙看起来是休息日,丝毫没有上班的急迫感。
“这是你的电报,我来时从一个快递员手里拿到的。”
伊芙说着把信封递给了洛伦佐。
这是个信息交流十分发达的时代,曾经人想要把一个地方的故事带到别的地方,需要马车的日夜行进,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口口相传,但现在不一样了,铁轨布满人类的领土,电话线如同丛生的密林盘踞在城市之间。
不过最为迅捷的信息交流方式还是电报,它由各个地区的电报局负责,就像寄信一样,将信息传达给接收人,但因为电力发展的缓慢,加上适用的范围目前很小,电报这种东西是极为昂贵的信息交流方式,普通人很少会用。
“嗯?会是谁给我寄这种东西?”
洛伦佐有些疑惑,电报属于十分急切的情况下才会被人使用,一般大家都会选择寄信,而这些的前提便是两者之间的距离足够遥远。
“你的朋友?”伊芙说。
“你觉得我在旧敦灵以外还有朋友吗?”
洛伦佐淡淡道,听着他的话,伊芙突然觉得洛伦佐有些可怜。
“好惨……”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伊芙识趣地闭嘴了。
洛伦佐则拆开信封,翻开了其中的纸张。
很有趣,电报按字符算钱,所以大家的话尽可能地简短,但这纸上写满了字迹,但这些都没有引起洛伦佐的注意,真正令他停顿的是下方的名字。
华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