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4 10 月, 2020
歷史小說

q7obo非常不錯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三十五章 事畢解禁長安安推薦-d20tv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当下的江湖之上。
谁人不知九首之名?
谁人又不知太一门之名的?
即便没有去过东极岛的人,也都从灵州百家楼当中探听关于太一门之事,以及东极岛之事了。
可以说。
当下江湖之上,能不知道太一门九首的,估计是少之又少。
浮云宗所来的三人。
当得了钟文的话后,着实进入角色,在长安县所属的南城,分别到了各高处,双眼大睁,紧盯着下方的各里坊。
对于能上到高处的高手,底下的武侯也好,还是将士也罢。
基本只能是仰望的存在了。
对于这些人。
他们一般也不敢有所过问。
哪怕程咬金在,他也不敢上前打问什么。
钟文回到宫城城墙之上,寻了一个高处,坐下后就闭上了眼。
从上午一直忙到这深夜。
钟文虽不累,但也烦燥。
“圣上,钟少保已是回到了宫城,听闻好像是有什么高手过来帮忙了。”内苑当中,亲卫再一次的向着李世民回报。
“好,继续打探消息,如有任何异常,立刻来报。”李世民闻话后,心中大定。
只要钟文回到了宫城,这已是说明了,长安城可控了。
子时。
李世民来到了宫城墙上。
“九首,辛苦了。”李世民一来到宫城城墙之上,就往着钟文所在之地走去。
“不辛苦,只不过死了一些百姓,义宁坊烧了大半,估计得花不少的钱来修缮了,另外,那些受了难的百姓们,最终还得朝廷来安置,可别因为此事,寒了他们的心。”钟文见李世民过来,赶紧起身回应道。
“这些事情,待事后定然会安抚好的,你就不要挂心了。”李世民说道。
义宁坊烧了大半。
宅院屋舍不少。
更是死了一些百姓。
想要重新修缮义宁坊,以及抚恤死者家属,这可是一大笔的钱财。
就当下长安城的房价,一座普通的宅院少说一两千贯。
稍好一些的,都两三千贯了。
半个义宁坊,可想而知,这钱绝对不是小数目。
据钟文估算。
这一次长安清查过后。
朝廷至少要付出不下于五十贯的钱财出来。
而这一切,全是由着钟文的命令造成的。
这也是钟文烦燥的原因之一。
而且。
这最大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解决。
这也是钟文烦燥的原因。
近二百个国家的使团前来长安,要是没有幕后黑手,打死钟文都不相信。
钟文也想过。
这幕后黑手有可能是突厥国。
毕竟。
突厥国一直想要复国,想要重回他们的草原。
可种种迹像表明,突厥国即便有此想法,也无此能力。
草原上什么都缺,也就只有马牛羊一类的牲畜了。
这突厥国就算是有再多的马牛羊,也不可能联动着这么多国家前来逼迫唐国了。
“圣上,你觉得这背后的黑手是谁?”钟文心中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而这半夜时分,李世民正好来了,也顺便问上一问。
李世民乍一听钟文之言。
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李世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实足的把握认定是谁。
但在他的心中,却是有着一个主要的目标。
那就是隐太子一系的余党了。
思虑了片刻之后,李世民说道:“诸国的使团,此次集结来我唐国,其幕后之人,想来肯定是我前太子,也就是我兄长一系的余党。”
当李世民的话一出口后。
钟文这才想起几年前之事来。
当时。
自己还因为那件事情,差点身死于长安。
而且。
事后,钟文虽不怎么关注,但也知道那件事情的背后之人,乃是隐太子一系的余党人员所为。
而今。
当钟文头一次听说他的兄长李建成的余党之事,到是让钟文心中好奇当年玄武门之事来。
对于玄武门之事。
钟文也只记得史书上记载的一些只言片语。
至于到底如何。
钟文着实兴趣不少。
“圣上,前太子的余党有多少?我听说前太子的子嗣皆都已是身死,为何还有人想要找机会乱我唐国呢?难道这背后有什么隐秘不成?”钟文好奇不已,出声向着李世民问道。
钟文不好问当年玄武门的具体情况,只能从侧边探问。
本来。
李世民的这个皇位,本就是弑兄囚父得来的。
要不是有着他天策府的部将卖命,说不定唐国的皇位,依然是前太子李建成的。
“当年之事已是过了十来年了,好些事情,我也都忘了。至于前太子是否还有子嗣健在之事,我也不甚清楚,但想来应该是没有的。”李世民被钟文突然问起,顿生警惕。
李世民原本就对此时的钟文有些警惕了。
而钟文突然问起这样的一件事情来,这不得不让他更加的警惕了。
有道是。
有着这么一位超绝的高手在。
如果钟文想做这天下的皇帝之位,根本不用费什么吹灰之力,就可以登基为帝了。
而且。
李世民都能想像到。
如果钟文做了唐国的皇帝。
他李家的人,基本如他一般,杀了他兄长所有的子嗣一样,杀了他李家所有人。
毕竟。
钟文的狠辣,在李世民的眼中,越发的觉得眼前的钟文有些可怕。
但是。
李世民也知道。
钟文疼惜百姓,疼惜农户人,疼惜一切该疼惜的人。
反到是对官吏们,一直就不怎么看在眼中。
所以。
李世民能站在钟文的跟前说话,也是看中了钟文这一点。
至于钟文有没有这份心,李世民猜不透,也看不明。
就连长孙皇后都与他一般,心中起了戒心。
要不然。
这夫妇二人,也不会说想要去龙泉观拜见一下李道陵了。
钟文听后,也只是笑了笑。
钟文明白。
李世民这是不想跟他说起前太子之事了。
什么十来年就忘了。
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怎么可能会忘。
但钟文相信。
皇权皇位。
绝对是李世民想要做,才想着要弑兄的。
毕竟。
九五之尊摆在眼前,而李世民的功劳有大如天,哪怕就是李渊都比不得,钟文断然是不相信,李世民没有想要做皇帝的想法。
什么功高震主,什么谦卑有弃。
在皇位宝座之前,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钟文坚信,权力,利益,女人等,诸多事物是绝大多数人无法释怀的。
或许有些人不喜欢女人,但肯定有一样是他所中意的。
就好比曾经震惊全国某赖星一案中的一位高官大人。
不爱权,不享受,也不爱钱,唯独只爱女人。
这不。
某赖星就倒在了女人的双腿之下了嘛。
而在这个时代。
李世民当年如何想的,钟文无法猜测。
但对于眼前的这位皇帝,这些年来,钟文也已是熟知了。
权力欲望大如天。
可想而知。
当年玄武门之事,必当不是史书之中所记载的那般,其中肯定有着李世民的私心的。
就好比岭南之地的冯盎。
李世民当听闻一些官员上书说冯盎有反抗朝廷的心思,李世民就曾想要对冯盎围杀了。
如果不是魏徵劝阻,说不定岭南会一直处在战火当中。
甚至。
高句丽等国。
李世民就一直想要征服。
而当下。
西域诸国也被征服了不少。
从中就能看出。
李世民对权力的欲望,到底有多强了。
虽说李世民在朝中,对这些跟着他一起从秦王到帝王的这些老人,都客客气气的。
可只要谁有任何的异动,李世民必然会把此人叫到跟前一番训斥。
甚至,还会把此人打发到一些中下州去任刺史。
足以可见。
玄武门事件,毕竟是后人所书写的历史,谁也不知道当时具体如何。
便只要稍有对人性了解的人来说,就能从中发现一些蹊跷了。
话不多说。
话回钟文。
当夜钟文与李世民闲聊了不少事后,李世民就回内怨去了。
而钟文依然守着宫城。
当天亮之后。
长安城中的声音,也越发的大了起来。
从武侯将士,到各里坊的百姓。
叫骂声有,痛哭声也有。
甚至。
钟文都能听到永昌坊中的一些勋贵们在骂着钟文。
对于这样的叫骂声,钟文也只能无奈的叹口长气了。
长安城,越来越多的里坊在排查着。
随着太阳高升。
影子突然来到了宫城城墙之上。
“九首,如何了?”影子见到钟文后,看向长安城各里坊问道。
“影子,你伤如何了?可要紧?”钟文也没有回话,到是问起影子的伤来。
“无甚大事,只要将养几个月,也就能恢复了。”影子笑道。
对于他自己的伤,影子自然有着他自己的办法。
任脉断了而已,只要不是丹田被毁,这样的伤对他来说,也只能算是伤罢了。
“对了,刚才我过来之前去看了看,你师叔好像不见了。”影子突然又是说道。
“我知道,昨日我来长安后,我师叔就已是离开了,估计此时早已是回到了龙泉观了。”钟文回道。
伯溪他们的事情。
影子也是听了李山的话后才知道的。
至于钟文拜两个师傅之事,放眼江湖,也着实少见。
况且。
钟文除了拜两个师傅,还同属两个宗门的弟子。
这放在江湖之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
一连三日。
长安城终于是解封了。
长安城所有的大门均已是打开。
所有的里坊大门,也在第四天的清晨打了开来。
几日下来。
该清查的也都清查完毕了。
只要在长安城的番邦人员,以及其他的一些人员,均已是被押至长安城西的军营当中。
而这一次的清查,可以说来得彻彻底底。
其中。
还抓了不少的一些青皮。
这也算是给长安城第二次的大清洗了。
几年前的那一次大清查,抓了不少青皮之后。
这几年里又是冒出来不少。
而这一次之后。
估计长安城的治安,真的可以做到夜不闭户的程度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