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4bw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一世獨尊 txt-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豈能如你意熱推-c1mnp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玉阳殿,幽兰院内天璇剑圣闭关修炼之地。
殿内圣光弥漫,石柱林立,尽头处高墙耸立,天璇剑圣端坐在一尊悬浮的石台上。
石台下方流水环绕,后方高墙绘制着极为磅礴的古老壁画。
让天璇剑圣显得神圣而庄严,白疏影面色变幻,却是不知如何回话。
半月之前,她才在夜倾天面前发过誓言,此生都不在踏足紫雷峰。
甚至方圆十里,她都会绕着走绝不靠近半步。
眼下师尊让她亲自去请人,对她来讲肯定没法接受,这太打自己的脸了。
“弟子没有这个意思。”
白疏影低头道,她知道天璇剑圣向来严厉,方才说的话已经很重了。
殊不知,天璇剑圣也颇为疑惑。
她知道自己这弟子的性子,骨子里极为骄傲,可甚少表露出来。
绝不是因为自己是圣女,而瞧不起内门的普通弟子,还不至于太过看重自己的身份。
事实上幽兰圣女这个名分,自己这弟子也没太放在眼里。
“你是顾忌他的一些话?我倒是听说过他的一些事,回来之后秉性不改,对你百般纠缠有许多无礼之语。”
天璇剑圣睁开眼,睫毛微颤,轻声说道。
“弟子不喜欢此人。”
白疏影如实道。
天璇剑圣道:“我自然知道你不喜欢,他喜欢你就足够了,你去请他便会来。但你无需与他客气,只要将他请来就好,这样龙郓也不好说什么。”
白疏影美玉般无暇的面孔上,露出为难之色。
放在以往,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她随手就可以完成。
可眼下实在有苦难言,若自己主动去了,那夜倾天还不知道有多得意。
想到对方的嘴脸,白疏影便气到不行,只能应道:“弟子会处理好此事。”
她打算暂且应下,之后再让其他人去做。
天璇剑圣看穿了她的心思,直接道:“这事必须你来做,七天之后,为师会将天道宗有潜力的剑修尽数召集,而后亲自教导,夜倾天必须到场,不可缺席。”
“为师之所以让你去做,也是因为他对你有些想法,到时候即便来了,龙郓大圣追究起来。我也便有说法来应付他,让他哑口无言,无处来说。”
白疏影眼中闪过抹异色,心中惊讶不已,这淫|贼到底有什么手段,怎么师尊和龙郓大圣都如此看好他。
他不过一个死玄境修士罢了,纵使是地组榜首,可和天组的妖孽相比,境界也是相去甚远。
即便能让他去一次天轮塔,也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追上他们这些涅槃后期的翘楚。
“师尊,没必要太过顾忌龙郓大圣吧。”白疏影不太服气得到。
表面是说龙郓大圣,实际上是想让天璇剑圣,没必要太过在意夜倾天。
“今时不同往日。”
天璇剑圣轻叹道:“他已经是龙郓的关门弟子,其意思就相当明显了。”
既然都关门了,旁人若是再做试探收拢,那问题就相当大了。
说严重点,就是不把龙郓大圣放在眼里。
“关门弟子!”
白疏影这下真吃惊了,她现在都还不是天璇剑圣的关门弟子,夜倾天竟然抢先了她一步。
这太不可思议了!
豪夺新夫很威勐 风凉汐
当日群峰论剑上,还以为只是个狂徒,没想到这才几个月就弄出这般大动静。
天璇剑圣叮嘱道:“此事就镇定了。你无需委屈自己,也没必要违背本心,只需将他请来就好,若龙郓追究下来,为师也只会说这是你的意思。”
重生复仇之孕事
白疏影咬了咬唇,只得点头应下。
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天璇剑圣重复了三遍,显然心思已定,由不得她。
盘龙之基建狂魔 糖簇李橘
那家伙一定很得意吧!
白疏影转身离去,眉头轻蹙,脸上尽是不岔之色,实在意难平。
……
紫雷峰内。
林云半月时间都没出去,一直都在紫鸢秘境内,陪着小冰凤专心种树。
闲暇时则会练习萤火神剑,巩固死玄境七重巅峰的修为。
偶尔还会学习下,小冰凤的天蚕妙手,日子过得倒也轻松。
三生秘境中闭关苦修半年,收获实在巨大,也需要稍稍松懈,以消化这般收获。
松弛有度,才是修炼一途的正道。
“林云,你看神树长高了耶!”
小冰凤的声音传来,林云睁开双目,眼中有死气退散。
他缓缓起身,一朵朵幽冥花随之而舞,消散于无形之中。
神霄剑诀已经修炼到十重,如今林云掌握的幽冥之气,已经到了极为夸张的地步。
林云抬头看去,就见小冰凤在那边兴奋的比划着,如今这神树幼苗,已经和小冰凤齐高了。
半个月,大约了长了一个手掌的高度。
一股股充沛的灵气,从中散发出来,隐隐间可以看到神辉在那些绿叶上跳动。
按照小冰凤的说法,这紫鸢秘境以前就是座圣地,有神山仙池,江河大湖,飞禽鸟兽,
以及万劫雷池,火焰神浆,养仙池,太古剑冢,藏龙岛,天圣山诸多修炼宝地,应有尽有。
将剑匣背在身上,就是背着一处不朽圣地,无论何时都可以修炼。
当然,现在还差的太远了。
除了神树幼苗附近,稍稍有点绿意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荒芜破败,死气沉沉。
“三万斤真龙圣液都用完了?”
重生之铁腕大亨
林云好奇的道。
“用完啦。”
“啊,用完了,才长这么点……”林云诧异的道。
小冰凤掩嘴笑道:“还好啦,梧桐神树最好的养料,其实是凤凰涅槃后的灰烬。真龙圣液勉强能用吧,后续还会长高的,等到了七尺之后,神树就算是活了吧。”
林云眼前一亮,道:“我听说神树浑身是宝,一根树枝就可以卖出天价,一片神叶,就可以增加许多修为,随便加点水,就可以当圣茶喝了。”
小冰凤拦在幼苗前,狠狠的道:“你要做什么,它还是个孩子,不许打它主意。”
这丫头!
林云忍俊不禁,你也是个孩子。
“别打树宝宝的主意了,本帝继续教你天蚕妙手吧,后面还有几十种变化你也没学呢。”
小冰凤凶完之后,笑嘻嘻的将林云拉到一边,离开好远之后才放下心来。
“嘻嘻,这天蚕妙手可是本帝当年得意之作,可破诸多神通法术,即便是那千机变和仙云手,号称万古无双,本帝天蚕妙手也丝毫不虚。”
小冰凤说着话,她双手开始变化起来。
双手一上一下,以拇指相连,左手掌心朝内,右手掌心朝外。
“开始啦!”
小冰凤盈盈一笑,双手开始慢慢变化起来,她的动作很慢,如行云流水,春风化雨。
看着很慢,可不一会就有重重残影,仿佛千万之手如花一般,不断并拢开合。
变化万千,却又严丝合缝,有迹可循。
林云看了一会,就眼花缭乱,慢慢跟不上了。
唰!
正惊疑不定之际,小冰凤笑了笑,林云这才诧异的发现,自己圣袍上的诸多圣纹。
皆如蚕丝一般,被一根根抽了出来,化作彩练漂浮在他的四方。
“这还真是神奇。”
林云轻声赞道,旋即又道:“我这圣袍废了……”
“嘿嘿,少见多怪,本帝再给你缝回去就好。”
只见小冰凤双手变幻,仿佛时光倒流般,被抽回去的圣纹严丝合缝回到了圣袍上。
林云看的叹为观止,道:“厉害厉害。”
他想到什么,忽然笑道:“原来这天蚕妙手,不仅可以破解圣图,用来脱人衣服也是方便的很。”
谁知道小冰凤没有生气,笑道:“当年还真有人这么做,可是脱得光光溜溜,一丝不挂,好看的很。”
“这不是你得意之作吧,也能随意流传?”林云不解道。
小冰凤鄙视道:“本帝得意之作何其之多,就这点微末手段,得意个三天就可以了,还能得瑟一辈子不成。”
然后被白疏影撵的半死不活吗?
林云笑了笑,也没有刻意拆台,开始熟悉起这天蚕妙手的后续变化来。
他天资聪慧,精神力也不算弱,又有小冰凤这祖师爷在旁教导。
学习起来特别快,不说赶上白疏影,起码林云掌握的变化比她要完整许多。
“有人来了。”
正到二人修炼的兴起时,同时察觉到有人到来,林云神色未变,道:“是陈锋来了,我出去吧。”
“快去快去。”
小冰凤面露欣喜之色,连忙催促着林云。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桐华
林云笑了笑,这丫头是真怕我打神树幼苗的主意啊。
出了紫鸢秘境,没多久陈锋就兴冲冲的跑来了。
“大师兄,大师兄,出大事了!”
陈锋脸色红润,显得极其吭奋,火急火燎,匆忙无比。
林云见状,不由笑道:“天道宗内,能有啥大事?”
“真是大事!”
陈锋深吸口气,凝重道:“幽兰圣女来了,亲自来了,就在院外。怕打扰你修炼,让我代为转告。”
林云脸色微变,心中嘀咕道,她来做什么?
与陈锋兴奋相比,林云要冷静许多,这丫头,平白无故来紫雷峰做什么。
莫非是之前的事?
察觉到什么,所以怀疑起来,林云眉头微皱,他现在可不想见白疏影。
本就有误会,半月前又将对方气跑了。
好吧,我承认我是腐女
宁可打破誓言都要来紫雷峰,肯定没好事,林云收回思绪,沉吟半响,果断道:“你出去和她说,说我不在。”
“啊?”
陈锋当场就惊了。
幽兰圣女亲身前来,现在整个紫雷峰都沸腾了,里里外外围的全部都是人。
都被夜倾天的魅力惊到了!
这何等荣光啊,幽兰圣女追求者,在这天道宗不知几何。
甚至天道宗外,整个东荒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爱慕,可都不假颜色,从未对谁示过好。
但现在亲自踏足紫雷峰,还在大师兄的院外等候,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嫉妒死多少人。
可大师兄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还直接不见,这也未免太……太嚣张了点。
连幽兰圣女都敢拒绝,这可是陈锋想都不敢想的事。
不过旋即,他很快想到什么。
大师兄现在和天阴圣女暧昧,应该是在避嫌吧,幽兰圣女知道后吃醋了?
他当即醒悟,看向林云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敬仰和钦佩起来。
这才是高啊,两手通杀全部都要,举手抬足间将两大圣女玩弄在鼓掌间。
幽兰圣女终究是敌不过大师兄的手段,可这还不止,大师兄依旧不见,这不止是避嫌了,这还是继续吊着幽兰圣女的胃口啊。
实在是我辈楷模,陈锋自叹不如,当即拱手笑道:“我懂,我懂了。大师兄这手双杀真的妙,不愧是人中之龙,吾辈楷模,我这就去说,嘿嘿。”
“啊?”
这下轮到林云惊讶了,你懂啥,什么人中之龙,什么双杀。
看着陈锋兴冲冲离去的背影,林云一脸懵圈,我只是单纯的想避避风头,你都脑补了些啥?
“圣女殿下……这……”
可还来不及想这些,陈锋又紧张不已的退了回来,神色慌张,身体不断倒退。
林云放下茶杯,就见白疏影冷着脸,一步步走了进来。
“大师兄,我……我啥都没说。”
陈锋低着头,一刻不敢留,赶紧开溜,显然白疏影早就在堂外候着,将两人对话全都听见。
“夜倾天,你真够无耻的!本圣女,有这么可怕吗?”
白疏影瞪着林云,冷冷的道。
林云略显尴尬,被人逮了个正着,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白疏影大大方方坐下,将梅花小剑放在一旁,讥讽道:“你不是很会念诗嘛,这时候该念什么诗?你再念一个,给本圣女听听。”
林云不想与她争辩,放低姿态道:“不过都是些古人牙慧,惹人笑话罢了。”
白疏影本随口一说,听他这般解释,却是有了些较真的意思。
他说的那些诗句,白疏影事后都有查过,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那你今日抄也得抄一句,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明目张胆的骗我。”
白疏影在屋外,听见林云要骗自己不在时,心态顿时微妙起来。
她本是不想来的,可听到林云这般说,心中却气了起来,你不想见我,那我偏偏就来了。
岂能让你如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