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2 10 月, 2020
玄幻小說

jw3es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起點-第五百三十九章 人心險惡看書-9zeky

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这件礼物就比较浪漫了,晶莹剔透,类似地球上的钻石,被叶眉以巧妙的手法凝练,送予两人。
玲珑和虞平安,一人一个。
大婚当天,天璇城涌现了无数大人物,堵得水泄不通。
而在虞平安的家门口,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所有人,包括叶眉都没预料到的变故。
虞平安,逃婚了……
这件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事,居然就这么发生了。
“这个虞平安,难道有恐婚症吗?”
叶眉错愕不已,完全想不通虞平安为什么要逃婚。
最苦闷不解的当数玲珑,她一人独守空房,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眼眸眨动,不知为何,心中十分委屈。
在她的左手上,紧握着希望之灵送给她的至宝香囊,而另一只手上,则攥着一封信。
虞平安写给她的信。
“玲珑亲启。”
“今日大婚,我忽有所悟,人心劫在即,凝练本源就在当下,不得中断,待我悟得人心劫,便回来为你补办一场盛世婚礼!”
……
玲珑紧攥着这封信,又哭又笑……
“修行修行,修行就这么重要吗?”
她不懂,明明虞平安都已是世上第一人,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
而在这封信的最后,还写着虞平安的叮嘱。
“叶眉此人,心思复杂,眉眼闪烁,目的不纯,你千万小心,不可与她交心。”
其实,虞平安早就发现了叶眉的异常,但碍于玲珑,并未驱赶于她,而是让她住在了天璇城。
“希望之灵赠你的香囊,乃是天下至宝,危机时刻,可以保你性命,切记不要离身。”
总而言之,在这封信里,虞平安交代了很多,许多事都考虑到了,给玲珑一句句耐心叮嘱。
看上去并非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可能他真的把握到了什么契机,才不得不逃离了婚礼。”
玲珑给对方想着借口,哼哼道:“等你回来,不给我补办一场盛世婚礼,我就嫁给别人!”
……
而此时全天下的主角,虞平安,正行走在大地上,感悟他的人心劫。
人心劫,顾名思义,乃是因为人心而生。
“噗!”
他行走在大地,接连吐血,神情惨淡,整个人虚脱不已。
这便是人心劫,本源三劫中最难渡的一劫。
动辄就是死亡,极为凶险。
所以虞平安才会毅然舍弃大婚,被世人视作谈资笑柄,孤身一人渡劫。
“居然连护法都不要?”
杨寿半眯着眼,看着孤独走在大地上的虞平安,几乎是一步一吐血,看上去犹如一个濒死之人。
白衣当年渡人心劫的时候,也是如此。
浑身力量尽数消失,需要以纯正的人心,体验世间的一切。
劫数来临时,将是他最虚弱的时候。
正因为如此,虞平安才会选择销声匿迹地离开。
他担心自己实力消失,引来什么仇家,连累了玲珑。
主要还是不放心叶眉。
但当年白衣渡劫,身边尚有青穹陪伴,帮助她护法,人心劫期间才没有出现意外。
可杨寿怎么看……这个行走在大地上不断吐血的虞平安,都活不过下一秒的样子。
只要遇到一个心怀不轨的修炼者,他恐怕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过这种方式渡劫,心无牵挂滞碍,往往才是渡劫最好的方法。”
杨寿看着虞平安,默默点头。
回想起在玄阳大世界里相处的日子,嘴角不由翘起。
这个平安,向道之心恐怕比谁都要强烈。
只要有知识,可以学习,可以进步,他就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我渡人心劫的时候,恐怕也要来这么一遭,到时候力量全失……”
杨寿由此想到了自己,在思考到时候自己要不要给自己设置一个什么保障。
“先参考一下平安渡劫,再看看到时候我的渡劫方法。”
杨寿驱散了心中念头,专心看虞平安吐血渡劫之路。
此时此刻,再虞平安心中,各种人心劫幻象接二连三地降临。
从最初的天璇城,到圣堡,到玄阳大世界,再到误以为玲珑身死,发动屠杀……
这一幕幕不断回放着,每回放一遍,都会洗涤他的心灵,让他吐一次血。
几乎是步步杀机!
人心劫最难度的一点是……人心不平,劫数不息。
除非虞平安能够真正把这些事都放下,过往一切,再也不能引起他半点波澜,劫数才会减少以至于消失。
相比于当年的白衣渡劫,其实虞平安的人心劫还没有这么激烈。
当年的白衣可是喷血渡劫的……
执念越强,在渡人心劫时,遭遇的劫难就越大。
“这个造源法,凝练本源,怎么看都是把生灵从有情化作无情,从人心化作天心……”
观摩平安渡劫,杨寿忽然意识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七级被世人称之为神祗,圣人,而这个境界需要掌握本源才能继续推演。
或许通过本源山领悟本源,并不需要渡人心劫,但……没有本源山的情况下,渡天心地心人心,历经心灵洗礼,无疑是为了让人更加接近神灵。
那么……八级呢?
本源是七级修行的力量,八级修行的力量莫非是要真的让人化作一个无情生灵?
杨寿并非是反对无情生灵,而是因为七情六欲对一个生灵而言至关重要。
若是无情,未来所创造的精彩,将大大减少。
因为无情无欲,就代表没有动力。
无为而治,世界演化速度自然将大大减缓。
在杨寿观摩思索的同时,下方的虞平安终于承受不住人心劫的陆续摧残,昏死过去。
走在一片黄沙大地上,他幸运地在两天后被路过的商队给救了。
这个商队的首领是一名女子,名为商心言,自幼跟随父亲从商。
这是她成年后第一次自己带领商队走商。
原定计划是从天璇城运送一批货物,送到玄阳族。
没错,就是玄阳族。
千年下来,玄阳族再次发展了起来。
经过了上次事件后,玄阳族老实了很多,积极和圣堡方面建交。
经过批准后,圣堡准许双方友好通商,主要是通商交流可以源源不断地吸收对方的文明成果。
凌雪歌再迟钝,也意识到了玄阳族来自一个不同的文明。
这个文明里,拥有各种各样的功法,各种各样的文明,是现如今圣堡下面七城所急缺的。
马车上。
商心言望着矮小丑陋,并不是很帅气的虞平安,细心照顾着。
“你……你醒了”
看着虞平安眼皮翕动,她小手一颤。
然后就看到……虞平安开始吐血。
几乎每个几个呼吸就要吐血一次。
“张大夫,快叫张大夫过来!”
作为长途的商队,配备人员十分齐全,在商心言的召唤下,大夫给虞平安看病。
结果发现虞平安什么病都没有。
“庸医!每个看病的人你都这么说!”
商心言恨铁不成钢,看着接连吐血的虞平安,这能叫没病?
“小姐,他脉象平稳,气息正常,除了吐血之外,真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张大夫哭丧着脸,实在是有些无语。
事实上,连他自己都怀疑自己这个结论,更别说商心言了。
“下去吧。”
商心言摆了摆手,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
只能给接连吐血,都没时间说话的虞平安拱手抱歉道:“我是商氏的商心言,没办法检测出你的病症,也就没办法对症下药,不过你放心,到了玄阳族,他们有神奇的医术,一定能够治好你的。”
虞平安瞥了眼眼前这个女子,强行忍着吐血的冲动,虚弱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为什么救你?”
商心言歪着头,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我走商以来,见到过不少人,能够救助就救了,反正是举手之劳,我父亲说过,出门在外都有难处,能帮一把是一把……”
“噗……”
她话还没说完,虞平安就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有时候,人也不能乱救的。”
虞平安轻叹一声,看到感应到了他前方一个车队里的危险人物,摇了摇头。
他虽然力量全失,但……感知力还是存在的。
“前面马车里的人,也是你救下的吗?”
趁着吐血的间隙,虞平安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前面马车里的人也是我救的?”
商心言小脸上充满了疑惑。
虞平安微微摇头,没有再说话。
他觉得,他该渡的劫数到了。
只是……望着眼前善良救人的商心言,他有点不想对方就此死亡。
人心劫,并非只是时刻遭遇过往心劫的折磨,吐血只是其中一步。
还需要深入红尘,以寻常人的身份,经历寻常人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
其中一个不小心,就会陨落当场。
这才是人心劫最凶险的地方。
人心险恶,皆在于此。
……
车队因为救助了两个病患,商心言特地要求放慢速度,所以走的并不是很快。
经过了数天的相处,虞平安才渐渐得知,在他前面的人,当初和他情况一样,昏死在道路上,被商心言发现,救了回来。
只是对方一直沉默寡言,从未和她有过任何交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