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5 9 月, 2020
歷史小說

v8jih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三百五十一章鴨子飛了看書-d5db0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完颜叱咤听着大龙军阵之中一连三声问询,老匹夫可敢破阵乎。
完颜叱咤心中明白,这些话乃是柳明志故意使用的激将法,自己若是因为这些话恼火,也就对不起自己从戎几十年的生涯了。
对于大龙将士略带嘲讽的语气,完颜叱咤完全是充耳不闻,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龙门大阵继续寻找破绽。
然而完颜叱咤失望了,龙门大阵在自己看来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可是根据自己以往对龙门大阵的推演结果,恰恰是这看似漏洞百出的大阵最为致命。
因为这些漏洞正事引诱你进攻的诱饵,一旦陷入阵中之后,这些漏洞就会变成择人而噬的“血盆大口。
“大帅,有没有看出龙门阵的漏洞?”
完颜叱咤微微摇头:“不要急,你越急就越容易被柳明志得逞,此阵与八门金锁阵看着有异曲同工之秒,可是八门金锁阵中没有的玄机龙门阵中却是一抓一大把。”
“柳明志巴不得咱们不分青红皂白便犹如无头苍蝇一样即刻破阵,你一急反而正中他的下怀。”
“是,末将愚钝了。”
“继续观察,等将龙门阵的全貌看完之后再行破阵之举。”
“得令!”
柳明志站在阵台之上脸色无奈的望着不停迂回的金国大军,他想不到完颜叱咤这个老狐狸竟然如此谨慎,自己都已经操纵阵门露出了这么多的破绽,竟然还是没有引到他上钩。
望着一直在外围迂回不敢靠近的金国大军,柳大少轻轻的揉了揉额头。
“睡你侄女的,老小子你不是挺狂妄吗,怎么这个时候反到退缩了。”
一旁的杜宇脸色一怔,犹豫了一下最终挥了挥手中的旌旗。
“睡你侄女的,老小子你不是挺狂妄……”
“睡你侄女的……”
听着接连三声高呼,柳大少目瞪口呆的扫视着周围的将士。
“杜宇,你他娘的瞎传什么话?老子让你喊这句话了吗?”
杜宇愕然的望着柳大少:“大帅,是你说的,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得准确实行才行。”
“末将还以为你这句话也是为了叫阵,激怒完颜叱咤的呢,我犹豫了好一下才敢传令下去。”
柳明志望着杜宇无辜的小眼神,恨不得自己给自己来几个大嘴巴子,这个时候自言自语个屁啊。
下意识张望了一眼金国大军阵营,柳大少脸色悻倖的揉了揉鼻子,希望完颜叱咤这个老匹夫不要误会才好。
然后柳大少想的太简单了,完颜叱咤已经误会了。
骑在马上的完颜叱咤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盯着阵台中央柳大少的身形。
感受到周围将领怪异的眼神,完颜叱咤感觉自己的怒火急剧上升。
虽然你睡了老夫侄女乃是实情,可是如此明目张胆的在两军对垒的时候喊说出来,你他娘的还有没有点德行!
还要不要点脸了。
为了激怒老夫,这种法子也太下三滥了吧。
“大帅息怒,这乃是柳明志的激将法,你可千万不能上当啊。”
完颜叱咤狠狠地瞪了一眼耶律末:“就你话多,继续观察大阵的变化。”
“额……是!”
近乎半个时辰,完颜叱咤都没有发起破阵的冲锋。
终于将龙门阵的全貌记在心里之后,完颜叱咤沉吟了良久挥了挥手中的令旗。
“传令三军,西方撤退,从西方开始破阵。”
“得令。”
金军的变动令柳明志心中明了,完颜叱咤终于要开始破阵了,手中的令旗挥动起来。
大阵正西位置的刀盾兵迅速变换,露出了一个显眼的破绽,仅仅看刀盾兵的位置完全可以一击即溃。
然后刀盾兵身后静默不动的枪戟手跟已经上弦的弓箭手跟火箭阵无不透漏着漏洞后面的危险。
“大帅,八处阵门,西方有三处可以攻击大阵,咱们改从哪一门破阵?”
“正西破阵,一万刀盾兵在前,一万弓箭手箭雨覆盖掩护刀盾兵冲锋,后方床弩上弦,一旦刀盾兵露出空挡即刻放箭。”
“两侧各出五千骑兵迂回冲锋,手弩覆盖协助刀盾兵破阵!”
“左右火炮各三门,轰击阵门两侧敌军盾牌手。”
“得令。”
柳明志从镜筒中望着金军中军推出来的火炮,脸色有些凝重的挥了挥令旗。
“休门,景门火炮前置,炮口低三指,一旦发现敌军火炮试射,即可炮火覆盖,全力以赴打掉敌军的火炮。”
“得令。”
两个久负盛名的军事大家,尚未展开对决便开始在兵力布置上开始了无声的交锋。
“木差,由你为执旗手冲锋,一旦察觉大阵难破,即刻撤军,千万不能陷入龙门大阵的阵眼之中,否则也许谁都来不及支援你们,你们便被龙头,龙尾的敌军给合围里面了。”
“末将明白,弟兄们,随本将军杀敌建功了。”
随着木差的令旗,数万金国各个兵阵配合着朝着龙门大阵的龙腹冲锋了过去。
金国大军刚一冲锋,后方便响起了错落有序的战鼓声为他们助威打气。
距离龙门阵数十步的时候,刀盾兵迅速举起盾牌,后方一万弓箭手顺势将手中拉成满月的弓箭发射了出去。
大阵中的刀盾兵立刻用盾牌掩护起来,然而面对上万羽箭,依旧避免不开有人中箭。
柳明志脸色波澜不惊的挥动着手中的令旗,刀盾兵即刻合围,枪戟手下蹲,后方的弓箭手即刻还击了过去。
数十步的距离,双方在箭雨对射下已经出现了大量的伤亡情况。
“杀啊!”
几个呼吸之间,两军迅速冲杀在一起。
大龙刀盾兵迅速拉开一个缺口,露出了后方早就准备好的弓箭手。
木差望着那些寒光闪闪箭头脸色惊变,手中的令旗急忙挥动。
“盾牌掩护,骑兵迂回冲杀手弩压制!”
金国刀盾兵刚刚布置好防线,龙门阵中便激射出急促的箭雨。
叮当叮当的声音从响起便未结束。
不少金国刀盾兵直接被力道十足的床弩弩箭连盾牌带人射了个对眼穿。
迂回得骑兵也被刀盾兵后面突然捅出的长枪,长戟挑下战马。
此刻的龙腹仿佛像一个刺猬一般,数万兵马在外围便寸步难行起来。
木差紧锣密鼓呢招架着龙腹的大龙兵马,并未发现其余两处生门位于龙首,龙尾的方阵已经逐渐的改变队形朝着己方兵马合围过来。
柳明志望着招架龙腹兵马都有些吃力的金国先锋军悄悄的举起可手中得令旗准备狠狠地挥下去,这几万人一旦被合围错用复杂的阵中,就是到嘴的鸭子。
然后一声洪亮的金箔声打断了柳大少的美梦。
快要被合围的金国先锋军在木差的带领下,火速撤退了回去,留下了一地来不及收拾的尸首。
柳明志嘴角抽搐的望着骑在马上的完颜叱咤。
自己本以为已经够谨慎的了,没想到还是被其发现了端倪。
到嘴的鸭子又给飞了,柳大少气的只想骂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