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0 10 月, 2020
歷史小說

00ped精品小說 後漢長歌 txt-第478章和親先是詐,款塞果爲讎-0i45x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听了诸葛亮的分析,刘备的心情虽然不再那么沉重,但是却依旧如十五个水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疑惑和不确定写满眼帘。
“孔明,你确定吗?”
“纵观我大汉四方英雄,王德玉兵力雄浑冠绝天下,绝对没有人愿与他硬碰硬。但是属下私下里整理王德玉这数年来的战役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诸葛亮迎向刘备希冀的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就是王德玉本人好像也摒弃了他的这个优点。每逢大战,他都很少直接用兵力碾压,反而喜欢剑走偏锋,与对手大打奇袭战、心理战。主公尽管放心,属下相信此战也绝对是如此!
属下记得王德玉昔日曾经说过:闻有胡兵急,深怀汉国羞。和亲先是诈,款塞果为雠。这首诗词中虽然说得是昔年先汉和亲的典故,但王黎的心思在这首诗中已经袒露无疑。
属下相信,以嫡系自居的郭奉孝和贾文和等人绝对也是王德玉思想的坚定继承人。所以,此次战役,八九不离十是郭奉孝使了什么计策,将曹操诓骗至此,然后打算合主公的兵力,一举歼灭曹军主力,奠定他在豫州的龙头地位!”
“但是,孔明,先贤亦言: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如果郭奉孝转需为实,调转枪头对准我新息城,你我又当如何?”刘备心中一动,眼神一凝继续问道。
显然,诸葛亮刚才的言语并不能完全解了他的惑。
诸葛亮捋了捋颔下刚刚冒出来的胡须,笑道:“郭奉孝和曹孟德的大军奔驰数百里,我军却是以逸待劳,不管他们作何打算,单凭这新息坚固高耸的城池,他们二人就急切不可下。
到时候,城外的二将军和陈将军兵马尽出,我等未尝不能守住此城。所以,主公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属下才建议主公全力盯着子方时刻关注天梯山的军情,此处完全交给属下即可!”
“刘某得孔明,犹如昔日高祖得留侯也。众将士,军师之言便是本将军之言,任何人不得违逆,否则格杀勿论!”
刘备大喜,心中疑虑尽去,朝诸葛亮拱了拱手,将虎符亲手交给他,又拍了拍徐盛的肩膀,朝远处的张飞示了示意,转身向城中走去。
……
刘备走了约莫两刻钟的功夫,曹操和郭嘉的兵马已经从两道山谷口奔了下来,仿佛两条蜿蜒的玉带紧紧的缠绕在新息城池的西南两侧。
“孟德兄,天使被刺一案,本来应该由朝廷出面查找和清剿幕后凶手。但主公如今尚且身在千里之外,郭某纵使有心杀贼,却也是力有不逮,只好求救于兄。
兄接了小弟的信笺,却并不推诿,百里奔波也只为了这天下大义,还天使和朝廷一个公道。小弟感激涕零,暂且也只能向你致一致敬了!”
郭嘉纵马离开大阵,朝着曹操遥遥的拱了拱手,神色中写着十分的庄严和诚恳,完全看不出来诸葛亮适才言语中透露出来的那种计谋和虚伪。
其实,曹操在接到郭嘉的信笺之时,心中也多有疑惑。
毕竟他本来就是用兵大家,对这种尔虞我诈、波诡云谲的算计实在是烂熟于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更何况,他还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疑神疑鬼的枭雄,他又怎么会对以鬼才著称的郭嘉不加防备呢?
但是,很可惜,刘备带给他的耻辱实在是太深了,弋阳郡给他的诱惑也太大了。
经过程昱、满宠、刘晔和钟繇等人的一番推演,他们同样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接下来的结果如何,他们都将远赴新息,与刘备或者说还有郭嘉一战。
听郭嘉说的那么客气,曹操也显得非常的客气:“奉孝先生此言差异,且不说曹某和前将军乃是斩鸡头烧黄纸的好兄弟,单说大耳贼此番暗杀天使挑衅朝廷,种种行为罪大恶极倒行逆施就为曹某所不容。
就算是奉孝先生此次不来函,曹某也决定匡扶正义,替朝廷收拾了此贼。只不过,英雄所见略同,曹某三生有幸,竟和先生想到一处去了,先生又何必客气呢,又何须分个你我?”
“哈哈,说得好,这样的狗贼人人得而诛之,只要是秉持忠义行正道之事,的确不需要你我之分!”郭嘉再次抱了抱拳,朗声一笑,“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军先与刘贼一战!”
言讫,郭嘉信马回到阵中,大手一扬,鼓角声冲天而起。
张辽手提一柄明月戟直指城头,声音犹如滚滚雷霆,压过了城头上的嘈杂之声。
“大耳贼,你乃中山靖王之后,世受皇恩,居然敢派遣杀手暗刺天使,实在是罪行滔滔天不容赦。今日张某奉诏讨贼,你这老匹夫还不速速下城投降,更待何时?张某或许还能在陛下面前为你求个情,饶你一条狗命!”
主辱臣死,主忧臣辱!
刘备早就到了城中,耳中完全听不到张辽的声音,但城头上诸将却是义愤填膺,个个摩拳擦掌只等诸葛亮下令。而诸葛亮虽然已经猜晓到郭嘉真正的用意,对张辽口无遮拦的喝骂同样升腾起一腔怒火。
诸葛亮朝徐盛微微点了点头,手中的虎符朝守城兵士一扬。
守城兵士急忙将绞盘一绞,城门霍然洞开,徐盛领着数千骑士秋风扫落叶一样跨过城门直奔张辽:“兀那厮,你竟敢污蔑我家主公,且吃你爷爷一刀!”
张辽也不答话,高高的祭起明月戟,在空中挽了一个戟花,与徐盛杀成一团。
只见:
刀光森寒开日月,戟影闪烁分阴阳。徐盛手握连环刀,刀如猛虎,刀刀直逼张辽头顶;张辽双拿明月戟,戟似明月,戟戟不离徐盛要害。
二人在场中杀得天昏地暗,众人在场外也看得眼花缭乱。
却不想惹恼了曹营中一员大将,大家都是一样使戟的,凭什么你张文远就能一人专美于前?
典韦也顾不得守卫在曹操身边,两支大铁戟往手上一挽,纵马飞出大阵,怒喝道:“大耳贼,你这个吃软怕硬的家伙,我两方军马数万余人,你只派遣一人出来,几个意思?是不是想替那姓徐的收尸啊?”
“黑厮,休得猖狂,你想要火并文向,先问问你家张三爷答不答应!”雷霆一震,张飞一马扣关,胯下的宝马四蹄翻飞如同追月的云朵一般飞了过来。
可笑那张飞是乌鸦骑在猪背上,只看得见别人的黑,看不见自己的黑。
他和那典韦一个在西山挖过煤,一个在赛过施耐庵先生笔下的黑李逵,大哥不说二哥,都是一样的损色,居然敢大声的叫骂典韦是黑厮,也不知道羞字怎么写!
在众人的狂笑声中,两团乌云搅在了一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