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4 10 月, 2020
歷史小說

fppmf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六百七十七章 活學活用仙學分享-o5ftj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大人,大人,小人总觉得,这里有点不对劲啊。”徐福刚刚迷迷糊糊的要睡着,就被人给叫醒了。
他睁开眼睛,问道:“有什么不对劲?”
水手说道:“我总觉得,这里似乎又一股杀气。而且大人仔细听听,周围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是……好像有人在靠近我们似的。”
徐福一愣:“是吗?”
这些水手,不仅仅是水手。
他们常年在大海中漂泊,与大自然相搏斗,早就练就了一身的本领。个个敏锐的很,有点风吹草动就感觉到了。
徐福站起来,把佩剑抽出来,对水手们说道:“注意警戒。”
水手们应了一声,纷纷把兵刃拿出来了。
随后,周围的土人现身了。
土人皮肤晒得很黑,脸上涂着五颜六色的颜料,看起来狰狞又恐怖。
水手们都有点紧张。
他们人数不多,于是围成了一个圈子,看着四面八方的土人。
徐福观察了一番,说道:“这些土人,怎么没有携带兵刃?”
旁边的随从说道:“他们手中的木棍,似乎就是兵刃。”
徐福一愣:“棍子?”
随从又说道:“是削尖了的棍子。”
徐福:“……那不还是棍子吗?”
随后,他又看着这些土人说:“这些人排兵布阵,好像没有章法啊。”
随从说道:“可是他们人数众多。”
徐福冷笑了一声:“人数多有个屁用。”
他对随从说道:“你去问问他们,他们意欲何为。”
随从苦笑了一声:“他们的话,我也听不懂啊。”
徐福随手从兜里掏出来几个玻璃球,对他说:“把这个当礼物送给他们,看看效果。”
这玻璃球是商君别院做出来的小玩具。有时候船员们无聊了,就在船上弹着玩。
这东西对中原人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在别的地方,晶莹剔透的,总是被当成宝石。
随从接过玻璃球,有些无奈的说:“每次都用这一招啊。”
他走到那些土人三丈远的地方,摊开手,展示了一下手心里面的玻璃球。
玻璃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起来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那些土人果然被吸引了。
他们伸手就来抓。
随从很无奈的对徐福说:“大人,这些土人好像有点不客气啊。我怎么觉得他们像是在抢劫呢。”
徐福说:“也许是风俗不同,我们不要随便揣测人家。”
那些土人已经退回去了,开始围观玻璃球。
他们个个眉开眼笑。
徐福说道:“你看,他们这不是很友善吗?”
随从幽幽的说:“是吗?可是他们的长矛可没有放下。”
徐福笑呵呵的说:“也许那是拐杖呢。”
随从:“……”
这时候,土人又把徐福等人围起来了,嘴里面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可以想象,应该是要他们把所有的好东西都交出来。
随从看向徐福:“大人,这还不是抢劫?”
徐福说道:“或许他们过一会给钱呢?有些人刀子嘴豆腐心,面向凶恶,心地善良,我们切不可误会了人家。”
随从:“……”
徐福叹了口气,说道:“来之前谪仙说了,要我们务必以礼相待,不能像什么……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不能像殖民者一样,不把人当人。”
“对待友好的人,我们一定要友好,一定要真诚,一定要以礼相待,一定要……”
徐福还没说完,土人就把一根木棍扔了过来。
这木棍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的,坚硬无比,而这土人又膂力强劲,把木枪像是标枪一样,狠狠的掷过来。
木棍砰的一声,扎在徐福身边的大树上,嗡嗡作响,晃动不休。
这是土人在警告徐福,让他动作快点。
幸好这一枪是警告,否则的话,徐福的身体已经被扎穿了。
随从一边让人把玻璃球,玻璃瓶之类的好看好玩的东西拿出来,一边幽幽的问徐福:“大人,这也是友好的表示吗?”
徐福嗯了一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这些土人见我们携带刀枪,一定是一时技痒,想要与我们比试一番。”
随从:“……”
这样也可以解释的过去?
不过徐福嘴上说的热闹,还是吩咐周围的水手,立刻用盾牌把他罩起来了。
看来他也不大相信自己的鬼话。
这时候,徐福带领众水手,已经把所有东西都交出来了。
而土人却不肯离开,他们嫌弃的看了水手们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
徐福纳闷的问随从:“这是什么意思?”
随从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大人,我真的不懂他们的语言。”
这时候,土人当中走出来了一名女子。
有一个土人指了指女子,然后又指了指水手们。
随从说道:“他们好像在跟我们索要女子。”
徐福呵呵笑了一声:“也许他们是在友好的询问我们,为什么我们全是男人,没有女人。毕竟他们都是有家眷的……”
话音未落,那些土人开始抓人了。
不仅抓人,还试图用绳子把徐福等人给捆上。
随从说道:“大人,这又是什么意思?和我们玩过家家吗?”
徐福把剑抽出来:“过个屁家家,这是要把我们抓走当奴隶了。大秦勇士,随我杀敌。”
最后八个字,是徐福狂吼出来的。
周围的水手早就压抑了很久了,听到这话之后,立刻提着剑向周围砍杀。
土人的木棍自己打架的时候很好用,但是对上精钢铸成的刀剑,就完全不够看了。
很快,他们的木棍被砍断了,很快,他们的脖子也被砍断了。
这些土人开始四散奔逃。
水手们想要追击,徐福喝止住他们了。
水手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大人,为何要放过他们?这些土人如此无礼,合该被杀。”
徐福说道:“谪仙说了,有些地方的人,不尊王化,不懂礼数,小惩大诫也就罢了。”
“如果一味的杀起来,不分青红皂白,不分男女老幼。那就是为了杀而杀了,将来留在史书上的,一定是骂名。”
周围的水手都点了点头。
忽然,随从有些兴奋,有些激动,有些期待的说道:“大人的意思是……我们有机会青史留名?在史书上留下一笔?”
徐福微微一笑,说道:“诸位,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孤悬海外的一片大陆,它的大小,恐怕与大秦相当。”
“我们来到这里,等于让大秦的国土扩大了一倍还要多。将来史书上定然会有我们的姓名的。”
随从仰天大呼,兴奋地大叫:“太好了,我王五也能青史留名了。”
旁边的水手们也笑起来了。
有人说道:“我狗剩也能出人头地了。”
“我牛粪也能光宗耀祖了。”
“我黑狗也能受到万代敬仰了。”
徐福:“……”
你们这些名字,一旦写进史书,好像有点掉价啊。
于是,徐福带着人安营扎寨,选择了一处险要之地守住了。
随后,徐福派出去几个人,作为斥候,去探查周围的山川地理,风土人情。
最重要的,是查清楚那些土人的来历。
这些土人有武器,有头领,明显是出自同一部族的。如果这些人来寻仇,那可是个大威胁,非得调查清楚了不可。
很快,斥候回来了,对徐福说道:“大人,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他们不是大部族。”
徐福松了口气。
结果那斥候又说道:“他们是一国。”
徐福:“……”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确定?”
斥候点了点头:“就是一国。我看到了他们的王,看到了百官,还看到了平民与奴隶。不过……这个国似乎十分贫瘠。我说不上来……大人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徐福有点纳闷:“贫瘠就贫瘠,还十分贫瘠。十分贫瘠就十分贫瘠,还说不上来。还我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这都什么鬼?”
徐福说道:“罢了,今夜修整一晚,明日再去看吧。”
斥候说道:“不过,这一国的王似乎在清点人手,要与我们作战,我们是不是……”
徐福哦了一声:“那现在去看看吧,你在前面带路。”
斥候哦了一声,带着徐福向前面的丛林中走去。
很快,他们看到林中有一片开阔地。而在那里面,聚集着上万人。
徐福说道:“这国家,人也不多啊。几万人而已。”
随从:“……大人,我们只有几百人。”
徐福笑了笑:“几百人又何妨?咱们可是身经百战的几百人。”
随从挠了挠头:“大人的这份自信,真是让小人备受鼓舞啊。”
鼓舞完了,他扭头一看那黑压压的几万人,还是心里发憷。
这时候,土人的王不知道说了什么。
有几百个男人被带了上来。
这些男人显然不是奴隶,因为他们有妻儿。
他的老婆孩子都在下面的人群中,一脸悲戚。
随后,有专业的行刑者走过来,一伸手将这些人的肚皮划开,用内脏进行祭祀。
而这些人的尸体,则被从高台上踢了下去。
他们翻翻滚滚,落入到一个深坑当中。而那深坑里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具尸体了。
徐福看的目瞪口呆,对随从说道:“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随从很无奈的说道:“大人,小人真的不懂这些人。”
徐福说道:“看起来,他们像是在祭祀,但是这也太残忍了吧?”
随从说道:“大人请看,这些人的衣着也是不一样的。”
徐福仔细一看,可不是吗?这些人明显分成两个阶层。
上层人衣饰华贵,个个肥头大耳,细皮嫩肉,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
而更多的人,衣衫褴褛,甚至没有完整的衣服。
他们的身体被晒的黝黑黝黑的,一看就是常年进行体力劳动的。但是他们又十分羸弱,好像食不果腹。
徐福感慨的说道:“这里的百姓,太苦了啊。如果让大秦的儒生看见了,恐怕会暴跳如雷。”
随从问道:“大人,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徐福说道:“好办。灭了此国,拯救苍生。”
随从说道:“他们可是有数万人,我们却只有几百人,恐怕把刀剑砍得卷了刃,也杀不了这么多人啊。”
“他们的武器虽然一般,但是一人拿一块石头,也足以把我们砸死了。”
“而且,这里的国家好像不止一个。一座城便是一个国家。他们之间虽然也有攻伐,但是大体上是一伙的。”
“如果我们和他们打起来,那他们必定同仇敌忾。到时候我们这数百人,对上人家的数万人。这怎么打?必死无疑啊。”
徐福呵呵笑了一声:“这你就错了。你的仙学没有学到精髓啊。”
随从:“啊?”
徐福说道:“咱们的敌人,是这数万人,数十万人吗?”
“要和我们作对的,是所有土人吗?”
“即便真的是所有土人,人家要和咱们做对,咱们就要和他们作对吗?”
随从一脸懵逼的说道:“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
徐福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然后说道:“你仔细想想,这些土人,别看那些富贵人,看那些穷人,他们最想要的是什么?是杀敌吗?”
随从看了看那些衣衫褴褛的人,犹豫了一会说道:“他们最想要的……应该是吃饱饭吧。”
徐福说道:“那么请问,他们一直在辛勤劳作,为什么吃不饱饭呢?是我们抢了他们的饭吗?”
随从说道:“那自然不是了,我们刚刚来了不到一天。”
徐福说道:“这就对了,是那些肥头大耳的富贵人,抢了他们的饭,将他们当成了猪狗牛羊一般喂养。”
“他们想要吃饱穿暖,想要不被人像是宰杀牲口一样杀掉祭祀。那就一定要反抗。”
“但是他们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
“现在好了,我们来了,如果我们和他们联络一番,给他们一些勇气,给他们一些底气,将他们组织一番……”
随从的眼睛一亮:“高啊。”
徐福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这便是仙学当中很重要的一课了。要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