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0 9 月, 2020
都市小說

vas2i寓意深刻小說 全職國醫 ptt-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理事會議(二合一)讀書-9xhq1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叮…….恭喜宿主关节置换技能通过自主学习达到中级水准……”
方寒又一台手术刚刚做完,脑海中就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这就中级了?”
方寒有些意外,进入系统面板查看了一下,果然,关节置换技能的经验值已经达到了五十万,达到了中级水准。
初级升中级,确实让方寒意外,要知道方寒可是有一阵子没怎么做过关节置换手术了,在江中院也只是偶尔做,来丰州之前,他的关节置换经验值最多也就十万出头的样子,这就中级了?
愣过之后,方寒倒是释然了,现在技能提升的快,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初级之前是完全没入门,这个过程是比较难的,而初级到中级,其实最多的是一个更加熟练的过程,再加上他的肝外水平和心脏水平,其实也都间接的让他在关节置换手术方面更加得心应手。
虽然关节置换手术是骨伤科手术,可在有些方面,还是有相通和帮助的地方的。
就比如,方寒现在并不会做胃切除手术,可如果他现在要学习的话,其实要比当初学习关节置换简单的多,因为方寒现在的基础操作已经相当厉害了,缺乏的其实只是对胃切除手术的一些了解,倘若有人带着,方寒是能很容易入门的。
方寒一边看着系统面板,一边等着系统的后续提示,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后续,系统仅仅提示了一声,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系统,奖励呢?”方寒忍不住询问。
“什么奖励?”系统机械式的询问了一句。
“技能晋升中级,没有奖励吗?”方寒愕然:“奖励被你偷吃了?”
“系统说过有奖励吗?”
方寒又是一愣,好像是没说过,上次他几个技能达到初级,是系统发布的临时任务,这次确实没发布。
“那返还的崇拜点呢?”方寒又问。
没有奖励,总有返还的崇拜点或者技能点吧?
“关节置换非系统兑换技能,不返还技能点和崇拜点。”系统又回了一句。
“MMP…..”方寒那个郁闷,没奖励,不返还技能点,那你提示个屁啊,害自己白白激动,还以为有什么奖励呢。
“方医生,累了吧。”
边上的巡回护士看到方寒走下手术台,急忙凑了过来,递给方寒一瓶水。
“谢谢。”
方寒道了一声谢,拧开瓶盖喝了两口。
这会儿手术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唐森强正在收尾,护士们也闲了下来,巡回护士就站在方寒边上,也不走,细声细气的问方寒:“方医生,听说您这两天就打算回去了?”
“嗯,来丰州有一段时间了,该回去了。”
方寒点了点头,丰州省关节科这边的手术真要做,其实是做不完的,他要真愿意留下,其实是可以长期做下去的,只不过方寒已经打算走了。
一个是丰州省骨伤医院这个副本基本上已经通关了,业界认可的临时任务基本上在这边已经没有提升的余地了,现在任务进度到了快接近六百了,从上次的医疗会议算起,差不多增加了一百多个了,在丰州省骨伤医院这边,几乎到了极限了。
当然,方寒要是乐意去其他科室的话,其实还能涨一些的,只不过没必要了。
贪多不烂,如果不是复制卡的话,方寒其实是没有多少精力再去学习其他的一些东西的,当初学习关节置换,已经耗费了他很多的精力了,因而现在方寒并不打算再学习别的什么东西了,复制卡他也不打算用崇拜点兑换了,如果以后有幸能抽到复制卡的话,到时候再选择需要复制的技能吧。
二一个,关节置换技能到了中级水准,对方寒来说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再想提升,就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了,既然如此,继续留下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方医生您关节置换手术做的这么好,为什么不留在我们医院呢?”护士有些小失落,方医生这么帅气的医生,走了会让人记一辈子的。
“方医生其他方面更厉害,咱们医院可留不住方医生这尊大佛。”
唐森强收尾结束,走了过来,插了一句嘴。
两年前方寒来的时候,那会儿哪怕是曲忠强,其实也有把方寒留下的心思,可现在,他们骨伤医院确实已经容不下方寒这尊大佛了。
方寒现在可不仅仅关节置换手术做的不错,肝脏手术和心脏手术做的更好,相比来说关节置换手术反而是垫底的,而他们丰州骨伤医院则是一家专科医院,没有肝外和心外,方寒真要留下,其他的本事几乎是毫无用武之地了。
护士嫌弃的看了一眼唐医生,要你插嘴,讨厌。
…….
上丰市丰源大酒店,酒店门口上面的电子屏幕上字体滚动:“欢迎省中医药协会理事会议在我酒店隆重召开。”
酒店大堂,靠近门口的位置,有着签到处,一大早,八点钟刚过,就有理事们陆陆续续的到来。
理事会议,只限于丰州省中医药协会的理事们参加,丰州省中医药协会理事39人,常务理事17人,能在协会被评选为理事的,大都是丰州省杏林界很有名气的专家,要么是某医院的院长或者副院长,要么是某医院科室的主任,要么是名气极大的名家。
“哎呀,候老,好久不见!”
“韩院长,好久不见。”
一些许久没见的理事们,这会儿都互相寒暄着,候忠实刚到酒店门口,就遇到了市中医医院的副院长韩可云,韩可云急忙上前握着手。
“候老身体依旧硬朗啊。”韩可云笑呵呵的道。
“还行,我才六十多岁,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候忠实笑呵呵的。
“候老说的是。”
韩可云笑呵呵的:“候老您请。”
“韩院长客气了,一起。”
候忠实笑了笑,两个人一起正打算进酒店,韩可云又看到了一位熟人:“雷主任来了。”
“韩院长,候老!”
雷军锋笑着走上前,和两人握了握手。
“雷主任看上去精神不怎么好,晚上没休息好?”韩可云笑着问。
“还行,最近医院事多,忙了些。”雷军锋笑了笑。
“雷主任可是结合医院的台柱子,身体一定要注意。”韩可云的语气中有些巴结的意思。
市中医医院的副院长,真要说起来还真没有人家结合医院的大科室主任来的风光。
“韩院长说笑了。”
雷军锋笑了笑,心中还是有些自得的。
“候老请,雷主任请。”
韩可云笑着让雷军锋和候忠实走前面,自己稍微落后了半步,三个人有说有笑进了酒店。
酒店签到处,两位年轻的办事员坐在桌子后面,周主任站在边上,正在和一个人寒暄,看到候忠实三人进来,急忙笑着招呼:“候老,韩院长。”
“周主任!”
候忠实和韩可云急忙笑着打招呼,雷军锋也干巴巴的招呼了一声。
不过周主任的眼中压根没有雷军锋,笑着道:“候老,韩院长,来,先签个到。”
说着,周主任还给办事员招呼:“给候老和韩院长拿笔,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期初韩可云还没怎么在意,这一下他注意到了,周主任好像对雷军锋有意见,连续两次,压根就没搭理雷军锋。
当然,注意到了归注意到了,韩可云却不好问,也不好说,上前签了到。
等到候忠实和韩可云签了到,周主任就笑着道:“时间还早,候老和韩院长可以在大厅坐一会儿,楼上也有招待室,有茶水点心。”
“谢谢周主任。”韩可云和候忠实急忙道谢。
边上的雷军锋就相当尴尬了,不过还是上前签了到,周主任也没搭理雷军锋,签到也没什么仪式,也就是一个表格,上面签自己的名字就行,周主任在不在都无所谓的事情。
只不过周主任就在边上,刚才雷军锋又是和韩可云候忠实一起进来的,周主任只招呼了韩可云和候忠实,却没有搭理雷军锋,这就形成很明显的对比了。
候忠实、韩可云雷军锋三人中,要说最有实权的还要数雷军锋,候忠实毕竟已经退休了,现在是返聘回去的,而且还是海丰市这样地级市的中医医院,韩可云也只是市中医医院的副院长,轮牌面还真不如雷军锋这位结合医院的科主任,可偏偏周主任压根就没搭理雷军锋。
雷军锋签了到,走了过去,三个人在远一点的地方坐下,韩可云低声问:“雷主任,您和周主任……”
“有点小误会,周主任心眼不大,你们也知道的。”雷军锋轻声解释了一下,他们都算是医生,周主任是体制中的,远近亲属的话,周主任其实要远一些的,私下里一些人也偶尔会谈论周主任,这人心眼不算大,不少人都知道的。
韩可云笑了笑,低声道:“雷主任您也是的,和周主任闹什么误会,找机会吃个饭,没必要。”
雷军锋笑了笑,他也知道没必要,可当时那不是上头了吗,没给人家周主任面子。
此时,大堂还坐了几位理事,三五成群的,有人远远的看了一眼雷军锋,低声道:“雷主任不知道怎么得罪江中院的方浩洋了,杏林园的帖子看了没有,那个言辞,真是相当犀利啊。”
“看了,通篇把雷军锋贬的一无是处,你还没地方找理去。”边上另一人也笑着道。
“江中院的名气在咱们东南五省那都是相当大的,江中院的方浩洋,那可不是个好脾气,雷军锋惹上了方浩洋,那不是自找苦吃吗,还好雷军锋年龄大了,要是个副主任,被方浩洋这么一喷,科主任是没什么戏了。”
“怎么个情况?”边上还有人不清楚,急忙问。
“杏林园,你们登陆上去看看,帖子已经被顶上去了,雷军锋去年的一篇论文,被方浩洋拉出来批了。”
边上几个人急忙登陆,杏林园也就类似于一个医疗论坛,是一个医疗类的APP,只不过仅仅局限于中医,医生们可以再上面发帖,发病例,发一些看法,当然也有医生在上面战斗,昨天方浩洋发的帖子,标题就很醒目:论丰州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中医科主任雷军锋关于中医协定处方的探讨和概述…..
这个协定处方的论文是雷军锋去年年底发表的一篇论文,还上了核心期刊。
现在关于中医协定处方,中医人内部也是有分歧的,一部分中医人认为,协定处方是有利于中医人尽快学习和提升自己的,中医之所以易学难精,正是因为中医处方变化多,一个方剂,加减变化,剂量变化,变数太多了,往往一个方剂,就要耗费中医人很多的时间。
因而就有一部分中医人提议,要是能把中医的处方像西医的处方一样使用,什么病用什么药,固定下来,那么医生们学起来用起来就方便的多了。
因而就有一些医院开始实行协定处方,也有一些中医人开始试验协定处方,通过试验和治疗,发表各种论文,雷军锋的这个论文就是针对协定处方。
关于这个协定处方,有人认可,有人不认可,雷军锋的论文当时发出来争议还是比较大的,不过大多数人也只是以探讨为主,而且也很少有重量级的人关于这个论文发声。
这次方浩洋把这个论文拉出来,狠狠的批了一下,足足几千字,从头批到尾,甚至还把雷军锋的一些治疗病案拉出来说事。
“我去!”
边上有人登陆进去看了一下,禁不住目瞪口呆:“雷军锋这是把方浩洋家祖坟挖了吧,这么狠?”
别的先不说,就这个篇幅,就很吓人了,三千多字啊,要不是雷军锋把方浩洋得罪狠了,方浩洋吃饱了撑的?
不说这个批,批的有没有道理,就这三千字,打出来也要不少时间吧,现在四五十岁的一些人接触电脑都比较晚,打字速度真不快,三千多字,单纯打出来也要一两个小时吧?
雷军锋暂时还不知道这事,杏林园,一些医生喜欢浏览,却也不代表每个医生都会时时关注。
雷军锋三个人在大堂说了会话,然后就到了楼上休息厅,会议室九点半正式开始。
理事会议,来的人不算多,满打满算也就39个人,一般来说也有有事来不了的,这次因为上面有叮嘱,孙秋白会列席会议,因而能来的都来了。
雷军锋三人进了休息室,就有人打招呼,39位理事,大多数都是比较熟悉的,多少都打过交道。
有和雷军锋关系比较不错的,趁着没人注意,轻轻的把雷军锋拉到了边上,低声问:“老雷,你什么时候得罪方浩洋了?”
“方浩洋?”雷军锋一愣,有些没明白。
“江中院急诊科的方浩洋啊。”对方提醒。
“我没得罪啊,都不认识他。”雷军锋依旧有些懵,对方一提醒,他倒是知道方浩洋是谁了,可压根没见过的好吧,见都没见过,更别提得罪了。
“你看看这个。”
对方打开杏林园,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雷军锋。
雷军锋先是一愣,然后细细看去,越看脸色越难看,看到后面,雷军锋已经是脸色铁青,拳头紧握了。
麻痹的方浩洋,狗-日的,老子刨你们家祖坟了,这么狠?
前面一些话还好,也就是说雷军锋所谓的论点狗屁不通,这虽然气人,可倒也罢了,可后面,方浩洋的话是越来越难听。
“作为中医人,不辩虚实,不明热汗,一道方剂包打天下,这是什么,这是谋财害命,这是对患者的极度不负责任,人生苦短,作为医生,作为中医人,还是要扎根临床,好好研究典籍……一个人倘若一辈子只会投机取巧,弄虚作假,社会如何进步,医学如何进步,《伤寒论》因何而来?”
“中医发展三千余年,到现在为何遭受质疑,正是这种满脑子投机取巧之辈所为,辩证不明,用方不清,导致患者对中医逐渐丧失信心,如此之徒,齿与之为伍……”
雷军锋看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方浩洋,我艹你老母。
“呼!”
雷军锋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这才强忍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方浩洋又不在当面,边上那么多理事看着,他发火也没出发。
“老雷啊,方浩洋这个帖子评论可不少…..”
“吸!”
雷军锋深吸一口气,把手机递给对方,道:“疯狗咬人,咱们有什么办法?”
对方笑了笑,方浩洋的话虽然难听,可列举的一些东西却是很有道理的,甚至还把雷军锋治疗的一些医案拉了出来。
雷军锋行医三十年,能干到科主任,也是有些水平的,可哪个医生能不出错,平常倒也罢了,现在方浩洋就是故意挑错,找的东西自然是很有说服力的。
“江中院急诊科?”
雷军锋脸色阴沉,他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了,方浩洋这是为方寒出头呢。
方浩洋,雷军锋压根没见过,别人不细说,他都不知道是谁,怎么得罪,唯一的可能就是方寒,方寒就是江中院的医生。
医生这个职业,等级压制是相当厉害的,大医生批小医生,小医生批实习生,本事没人家高,人家就能站在理论的制高点把你批的一无是处。
刚才方浩洋的帖子雷军锋看了,下面也有一些人评论,评论基本上都是一面倒,向着方浩洋的,这个一面倒除了方浩洋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之外,也因为方浩洋比雷军锋名气大。
评论的人中也不乏拍方浩洋马屁的,在雷军锋和方浩洋两人中选一个,大多数人都是愿意站在方浩洋一边的。
雷军锋那个憋屈啊,这两天在医院,一些医生和护士就私底下传他的一些事情,现在方浩洋又公开骂战,刚才周主任又公然扫他的面子,这一刻雷军锋的肠子都悔青了。
九点二十左右,前来的理事们陆陆续续的进了会议室。
临近九点半的时候,周主任陪着孙秋白以及丰州省中医药协会的会长走进了会议室。
“这次的会议呢是咱们中医药协会的理事会,就咱们丰州省中医药行业的一些情况和问题,大家共同探讨一下,这次的会议,省厅的孙秋白孙厅特意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前来,可见正厅对咱们中医事业的关注和重视……欢迎孙厅给大家讲几句。”
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这种理事会,孙秋白能前来,确实算是重视了,孙秋白虽然是副厅,可地位不低,影响力不小,在场没人敢忽视。
等到掌声落下,孙秋白这才开口:“中医和中医药一直都是现代医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自古至今,中医和中医药在华夏民族的发展过程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孙秋白先说了一些中医行业的重要性,以及自己的几点意见和建议,然后话锋一转,道:“我们中医人,在平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更要严于律己,医德为重,我发现我们丰州省的一些医院,对医德医品方面做得很不到位,作为医生,要谦虚好学,不耻下问,错不可怕,怕的是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一意孤行,一错再错,我们的一些医生水平不怎么样,却自大自负…….”
原本一些人还没觉得什么,只认为是孙秋白的正常讲话,给大家提个醒,可渐渐的,一些人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孙厅这是意有所指啊。
而坐在会场的魏庆民和雷军锋这会儿却如坐针毡,别人不清楚孙秋白这个话是什么意思,魏庆民太清楚了,这是在说雷军锋啊。
当然,雷军锋也听出来了,孙秋白这个话是奔着他来的。
一时间雷军锋的额头上就有细密密的冷汗冒出,孙秋白在这种会议上敲打他,虽然没有提名点姓,可会议结束,别人会有人打听,要不了一两天,他雷军锋就会成为整个丰州省杏林界的笑话。
最主要的是,众人都会觉得他雷军锋得罪了孙秋白,得罪了孙秋白,那还怎么在丰州省医疗行业混?
“我希望,我们中医人一定要严于律己,各大医院个要把医德和医品放在第一位……”孙秋白还在继续说着,而雷军锋的脑袋已经在嗡嗡作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