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3 10 月, 2020
仙俠小說

w5irz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人魔之路 txt-第937章 洪軒龍的利誘閲讀-7g0m7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你去死吧!”
眼看北河在不断的吞噬她的生机,宫装少女眼中浮现了一丝狠辣。
“噗!”
然而不等她有所动作,又听一声轻响传来,北河的另外一只手,此刻一把插进了她的丹田,一抽之下,将她的元婴给抓扯了出来。
“啊!”
从宫装少女的口中,当即传来一声惨叫。
“嘭!”
接种而至的,就是一声轻响,此女的神魂从识海中爆开,形成了一股神魂冲击波,刹那就将北河给笼罩。
在这股神魂冲击之下,被北河身躯摇晃了一下,同时眼中也微微浮现了一丝浑噩。
但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恢复了过来。
他的肉身已经强悍到能够守住识海的程度,区区一个受了重伤,实力连两成都发挥不出来的无尘期修士,他还是能够抵抗的。
在将神魂给自爆后,这宫装少女就只剩下了一具尸体。北河趁着尸体内的生机尚未完全消失,疯狂汲取着。
不消片刻,在他手中的宫装少女的尸体,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北河仔细感受了一番,随即他就发现,宫装少女的生机,的确在将他体内的冥毒,给不断挤压,甚至是消融。
只是因为对方的生机跟他体内冥毒的浑厚程度比起来,可谓云泥之别,所以不消片刻,之前他所吞噬宫装少女的生机,就被消耗一空了。
同时他的模样,也再次变得苍老。
对此北河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极为欣喜。因为至少他已经知道,吞噬他人的生机,的确能够将他体内的冥毒给压制。
他把宫装少女的三只储物袋给拔了下来,接着将尸体随手扔下,辨认了一下方向后,就向着某个方位疾驰而去。
眼下他所在的这个地方,乃是禁魔阵的第二层,此地四下望去空旷无比,看起来就像是一片绵延的群山。
不止如此,向着脚下望去的时候,还能看到群山不少已经坍塌,露出了其中深埋的阵法结构。
而这些阵法全都是攻击大阵,只是却被踏入此地的人给破坏了。而且从痕迹上来看,破坏的年份有的极为新鲜,有的却极为久远的样子,并不是短时间内造成的。
看了看手中宫装少女的元婴,北河眼中浮现了一丝阴翳。
当年那沙蝎族青年的元婴,他用来炼制成了一种名叫婴煞傀儡,专门克制元婴之躯的东西,眼下这宫装少女的元婴,他也打算这么做。
而要炼制婴煞傀儡的材料,他在天海城曾多准备了两份,他需要的只是时间。
翻手将宫装少女的元婴给收起来后,只听北河道:“洪前辈,接下来应该怎么走,可要详细告知晚辈才行。”
北河的话音落下后,从他的胸膛的印记中,就传来了洪轩龙的声音。
“我可以告诉你禁魔阵的地形图,以你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应该能够走进来的。不过沿途你可要小心一点,因为这地方万古门的人不少,之前你杀的那位,就是其中之一。以你的这点修为,若是跟其他人遭遇,恐怕会有些凶险。”
北河神色微沉,“当年洪前辈不是说,此行不会有什么凶险的吗,为何此地会有这么多的高阶修士。以晚辈的实力,说是寸步难行也不为过。”
“此一时彼一时,这些人其实也是最近才发现这禁魔阵的,虽然情况有些复杂,但是洪某的确并未欺骗你什么。”
“虽然晚辈很想救下洪前辈,可是如此凶险,让晚辈有些难办呀。”北河道,并且他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你可要想清楚,你身上的冥毒可不好解。而有我的帮助,解毒的几率可不小。”
“冥毒短时间还要不了晚辈的小命,但若是继续深入虎穴,晚辈恐怕还活不到冥毒爆发的那一刻。”
说完后北河又道:“而且在此地,晚辈体内的魔元会被大大压制,实力更是无法全部发挥出来。”
北河话音落下后,洪轩龙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而北河也刻意放慢了速度,这地方就像像是龙潭虎穴,守门的都是一个无尘中期修士,即便是他的实力同样堪比无尘期修士,但依然是垫底的存在。
良久之后,只听洪轩龙道:“在禁魔阵的第七层,有一座当年那位天尊境修士的融法池,我可以告诉你那地方所在的位置,而只要找到了融法池,以其中温和法则之力的洗涤,你起码有一半的把握,能够引下一缕法则之力淬体,从而突破到无尘期。”
“融法池?”北河心中一惊。
如果真是那样,那这对他的吸引力还真是不小。
可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因为他对于将来突破到无尘期,不说有着十拿九稳的把握,七八成还是有的,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可没有必要为了一时之快,而矛生命风险。
眼看北河依然不为所动,又听洪轩龙道:“眼下的你已经是真魔之体,洪某还可以送你一场造化,让你进阶到古魔之体。”
“什么!”
这一次,洪轩龙话音落下后,北河终于震动了起来。
古魔之体,就在魔修当中就像是蛮陀邪尸对于的炼尸一道的修士一样,那是一种无上法体。只要将身躯进化成古魔之体,不但实力会暴涨,而且资质以及将来的修炼天赋等,都会有极大的提升。
北河对于他突破到无尘期,有着不小的把握,但是将来他能否突破到法元期,就不敢保证了。而如果他进阶到了古魔之体,将来对于冲击法元期,必然有极大的帮助。
而且不管是修为的突破,还是肉体的进阶,都能够压制他体内的冥毒。
“洪前辈不是在开玩笑吧!”北河试探着问道。
“我还用不着以这种手段来欺骗,从而让你助我,而且你不信的话,洪某人还可以发下誓言。”
说完后,洪轩龙当即发下了滴水不漏的誓言。
至此,北河对于此人所说,终于相信了几分。
“那洪前辈就先说说看,如何助北某进阶到古魔之体。”
“这涉及的秘密太多,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你,我已经发下了誓言,所以你就放心好了。”
收完后又听洪轩龙补充道:“而且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这禁魔阵极为庞大,踏入此地的人虽然不少,可并不一定就能够碰到。”
“好,此事晚辈答应了。”只听北河开口。
闻言洪轩龙心中一喜。
这时又听北河道:“不过在此之前,北某有几个问题,还望洪前辈如实回答。”
“你说。”洪轩龙道。
“洪前辈被困在禁魔阵的第几层?”
“最核心的一层,第九层。”洪轩龙如实道。
北河神色抽了抽,那他岂不是要踏入此阵的最深处。
接着他又道:“洪前辈是如何被困,为何又对此地的阵法如此了解的。”
“洪某人原本在古魔大陆上的一处上古遗迹中,但无意间开启了一座传送阵,就被传送到此地核心阵法中,一艘坠落的飞舟法器内。至于为何对这禁魔阵如此了解,是因为在困住我的这艘飞舟法器内,我找到了禁魔阵的地形图。”
北河有些迟疑道:“既然洪前辈手中有阵图,那应该很容易走出来才是吧。”
“真这么简单,我又岂会让你千里迢迢的赶来。核心阵法威力巨大,即便是天尊都不可小觑,我虽然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到天尊境界,可依然无法抵抗此阵的威力,而且身处阵法中,我根本就无法破阵。”
“既如此,那接下来洪前辈就指引晚辈一番,先走到第七层吧。”
他要准备先前往那融法池,看看此人是不是在骗他,他又能否突破到无尘期。
但洪轩龙却道:“我能够仗着这艘坠落飞舟法器内的阵法,观察到禁魔阵七八九层的区域,但是外围去无法知道,不然之前就不可能让你随着那中年大汉的元婴,踏入最外围的迷宫阵了。”
“所以,头六层需要晚辈自行赶路是吗?”北河道。
“不错,”洪轩龙点头,“但是这六层是何种阵法,其中又有什么危险,我都可以告诉你,想来这对你的帮助应该不小。”
“好。”北河点头。
话音落下后,他身躯一震,婴丹运转之下,冥毒彻底被他给释放,刹那就充斥在了全身。一时间北河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极为冰冷。
同时他一翻手,取出了那柄灰色长剑。
虽然体内魔元被压制,但是北河以眼下的状态,当年可是斩杀过无尘中期修为的沙蝎族青年,在这禁魔阵中,他未必就没有反抗之力。
“你眼下所在的第二层阵法,几乎被破坏殆尽了,没有什么危险。不过第三层阵法,是当年那位天尊圈养灵兽的地方,那些灵兽经过这些年的演化,有的甚至已经变异,所以你要小心一二。”
“圈养灵兽的地方……”北河喃喃。
“的确如此,而且除了灵兽之外,在第二层阵法的第三阵口中,还遍布一种名叫伽陀魔蝗的灵虫。这东西比起灵兽而言,还要更加凶险,尤其是对于我等魔修而言,更是如此。”洪轩龙道。
“哦?”
可是听到他的话,北河非但没有惊惧,眼中反而精光一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