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4 10 月, 2020
歷史小說

k1l9u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三國之巔峯召喚-第1942章:劉幕識破假劉協閲讀-3rpb3

三國之巔峯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峯召喚
第1942章:刘幕识破假刘协
乔峰对刘协的印象非常好,毕竟小小年纪谈吐不凡,甚至有勇气亲自参与夺权,这已经初步具备一个明君的基本宿主了。
但杨平仅以秦王不肯还政,就将秦王当作叛逆之言,委实打破了刘协在乔峰心中的好印象。
帝王从权臣手中夺权,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而夺权的过程,也是对帝王的一种磨练。
刘协想要夺权,这本无可厚非,但他如今的表现过于迫不及待,也就显示吃相太难看了。
要知道,哪怕是秦始皇嬴政,13岁被立为秦王后,也是隐忍了足足八年,直到21岁才开始亲政。
汉武帝刘彻,十六岁继位大统,可真正君临天下,也在是窦太后去世之后,才得以掌握大权。
秦皇汉武皆是如此,难道你刘协就能例外吗?还是你比他们都猛?
大汉已经禁不起折腾了,而把一个将灭亡的国家,交给一个14岁的孩子执掌,但凡有点认知的人,都不会认为这个孩子可以拯救国家。
乔峰自然也不信,所以在他看来,刘协的权欲过重了。
若说之前乔峰觉得刘协是少年英主的话,那现在刘协就给乔峰一种,年纪虽小,却野心勃勃的印象。
为了打击政敌进而夺权,已经开始黑白不分、不择手段,甚至都要自断臂膀了。
这种权欲过重的君主,不掌权也就算了,一旦掌权,则是天下百姓的灾难。
不得不说,秦昊给乔峰留下的印象,不,是所树立的人设,给天下人留下了较好的刻板印象。
在有确切的证据之前,别说是乔峰了,天下绝大多数的百姓,都不会相信秦昊背叛大汉,而证据这种东西秦昊又怎么可能会留下。
杨平听了乔峰的话后,脸色顿时涨的通红,他很想说你瞧不起谁呢?秦昊能做到的我也一样能,但哪怕他厚着脸皮也说不出这话,因为他真的应付不来啊。
当今天下局势,过于混乱和复杂,哪怕是秦昊也只能勉强招架,又岂是他杨平能应付的来的。
“呼……”
杨平长途一口浊气,沉声道:“乔大侠,你之所言不无道理,朕确实应对不了天下乱局,但也绝不能就此纵容秦昊篡汉。”
乔峰摇了摇头:“草民还是那句话,陛下既认为秦王篡汉,那就请拿出证据来吧,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吧,否则是无法让世人信服的。”
“这等遗臭万年的大罪,秦贼怎么可能留下证据。”杨平有些恼怒道。
“那就是空口无凭喽?”
乔峰一脸失望的看着杨平:“陛下,您现在的这番说辞,连草民都说服不了,您觉得能说服的了天下人吗?”
“你……”
杨平的脸色瞬间变色,冷冷道:“乔峰,你这是铁了心,要与朕为敌吗?”
乔峰摇了摇头,平静道:“非是草民要与陛下为敌,而是陛下要与天下人为敌。”
杨平死死盯着乔峰,冷冷道:“凭你也有资格代表天下人?”
乔峰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而陆小凤却站了出来。
“乔帮主确实没资格代表天下人,可是陛下你也同样没有,但公道却自在人心。”
陆小凤平静的看着杨平,沉声道:“秦王若真有逾越之举,我等草民定当相助陛下。
可现在秦王一没造反,无没对陛下不敬,陛下拿不出任何证据,就要将有大功与社稷的秦王打为叛逆,这让天下人如何能够信服?
陛下若执意如此的话,只会把秦王殿下逼反,那才大汉真正的灾难。
陛下,收手吧,若是继续执迷不悟,只会让秦王对陛下失望,让天下人对大汉寒心啊。”
不同于乔峰的笨拙,陆小凤则口才了得,三言两语之间,就将杨平给贬的一文不值。
司马懿见此,心中大急。
秦昊在外抗击异族,他们却在背后捅刀,这件事本就站不住理,在加上秦昊做事确实滴水不漏,辩不过对方也很正常。
司马懿当即拉住杨平,让他不要再和陆小凤废话下去了,但杨平却好似被戳到痛点,根本不听劝。
杨平明明辩不过陆小凤,却还在继续强行狡辩,想要借此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可到头来确实说的越多错的越多。
“陛下,冷静点,他们在拖延时间。”董仲舒沉声道。
杨平顿时惊醒,愤恨的看着乔峰陆小凤,就因为这两人的干预,才没有一个豪侠投靠自己,于是冷冷道:“董师,杀了他们。”
“是。”
“说不过就要杀人,陛下好大的杀心啊。”
突然,一道轻柔的声音,从王府内传了出来。
随后只见刘幕身穿黄色练功服,手持宝剑,一脸冰冷的从王府内走了出来。
听到府外有人呼喊‘陛下’时,刘幕就再也安耐不住了,准备出去质问刘协为何要这么做。
刘幕不但半步大宗级别的高手,更是秦王府的女主人,她铁了心要出去,贾诩既拦不住,也不好拦。
看着刘幕离去的背影,贾诩一脸无奈道:“变数终究还是出现了,希望元直那边能快点吧。”
另一边,王府门前。
见刘幕亲自出来了,亚瑟连忙行礼道:“参见王妃。”
众豪侠见来者是大汉公主,秦王王妃,也都跟着亚瑟一起行礼。
“参见王妃。”
刘幕却没有理会众人,反而死死盯着杨平,冷冷道:“你是谁?”
杨平、司马懿、董仲舒、朱熹等人的脸色都变的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杨平早就这次猜到会对上刘幕,却没想到刘幕一见面就拆穿了他,当即一脸镇定道:“皇姐,朕自然是刘协,你的亲弟弟。”
“不,你不是。”
刘幕眼中杀意一闪而过,缓缓拔出手中之剑,指着杨平,冷冷道:“你的样貌、体态、声音、举止、习惯、眼神,乃至语气,都和协儿一模一样,但你们的性格却天差地别。
本宫了解协儿,他的性子有点懦弱,远没你这么有勇气,也没你这么强势。
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何要伪装成协儿?真正的协儿又在哪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