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第七十七章 觀書知化機相伴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仅是一天之后,预料之中的彻查便就到来,张御这处也是有一批穿着黑色制服,别着金徽,一脸严肃的军士上来登门问话。
可能他新的身份似是起到了作用,也可能是那位朱宗护的缘故,来人没有刻意刁难他,在一番问话过后,就将那枚落在窗台上的玉石一并带走了。
异世之兽王 青冥血
自昨日这东西落在这里后,他就任由那物摆在那里,并没有去动,也不关心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其实这东西并非是只有他这里有,在那个被镇压之人脱离的一瞬间,就有大约百来枚玉石飞了出来,并分散到了许多地方。
若不是因为其分散范围比较广,不是独独飞到他这里的,那他一定会设法避免这东西来到自己的近处。
在猜出那名修士被救只是一场事先商量好的配合后,他就决定不掺和进去,以免横生枝节。
他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根本不用需要这么冒险的方式。
现在无疑证明他的做法是正确的。
这些前来查证之人在城域之内待了十多天才走,接下来又是过去足足半个多月,城内的气氛才渐渐恢复。
而这时他才去了一趟那枚晶片所给予他职位的所在地,一处被作“维理院”的地方。
此间大多数人都是与他一般的修道人,这些人都是负责一项较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负责修编新的功法,契合这个世间的功法。
由于那一场浊潮的影响,旧有的修行之法已是不可取了。不仅是这样,若是在天夏之世,一个修道人要是懈怠修行,那最多也就是法力运转不纯,可在这方道化之世中,法力却是会被慢慢侵蚀消退的,直至再也无有半分法力。
虽然到了这般地步,他们仍是比寻常人强上许多,可却再也不可能施展出任何神异手段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善护所看到的那几个修道人那般臃肿颓废,他们就算每日坚持修持,可自身的法力也一直在退转,只是他们靠着一些药物支撑着,且也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对他们而言,这何尝不是一种长久的折磨。
而昊族这些年一直在致力于推演改进新的修道功法。他们做这种事不是为了维护道传,而是逼不得已。
那些修道宗派在昊族的侵攻之下也在设法改进自身的功法,推演适合道机的功法,并且取得了不菲的成果,特别是邪魔修士一个个出现,给昊族带来了极大压力。
昊族为了不被修道势力重新占据上风,也是不得不跟上,而且意图在修道和造物这两面都是压制对面。
可说双方都是在对方的逼迫之下被动提升自身。
这里绝大多数修道人都是原来的宗派被攻破后俘虏的,用修道人来对付修道人,昊族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不过推演这些功法并不差他一个。朱宗护给他这个身份,纯粹为了方便他查阅道册,好让他尽快解决那邪魔道术的。
似乎是事先得到了关照,也没人来强制他做什么,任由他在这里查阅各种档案文书。
他翻看下来,大多数在修道上有价值的东西基本都是在那个送来的竹木箱子里了,而改良后的功法,并不是他现在能看的。
但不是说这里剩下东西就没有价值了,这里还有一些附书,记载的各家修道宗派的状况,因只是单纯的记载,没有增加任何人为的评判,所以比他之前看到的那些消息更为详细也更为可信。
从上面记载看,现在许多修道人躲在自行开辟的玄境之中,零零散散不成气候,在昊族疆域之外,还有一些大宗派存在,地陆上目前还存在只有寥寥之数,余下较为强盛的无不是身处天外,有的在天中漂游的,有的则寄驻在某座天星上。
就算是昊族,也没办法在浩渺无边的天域中准确找到这些修道宗派。
看到这里,他倒是感觉有些像是当初幽城、上宸两家,一来难以找寻,二来远跨虚空征伐,实在是得不偿失。
在把这些记载看到最后,他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昊族攻破诸多宗派,曾捕获了不少大修士,因为一时无法杀死,所以将之分别镇压了各个城域之中。
这令他心思微微一动,现在他还不确定那个“上我”在哪里,但会不会其正被镇压在某处?尽管这样的可能很小,但有机会还是要设法确定一下。
他正思考的时候,有一个四旬修士凑了过来,这个人满面红光,腰间吊着一只酒葫芦,看去是喝了不少酒,但是身上并无酒气,反而有一股丹散的清香味,他询问道:“敢问阁下可是陶治道么?”
张御道:“正是。”“治道”只是一个平常称呼,正如宗派之间“道友”,但这是在昊族统御之下,一些有身份的修道人也会被这般称呼。譬如他眼下的职位配以此称正是十分贴切合适的。
这中年道人行了一个道礼,道:“果是陶治道,在下申赴义,以前是天流派的弟子,不知治道是……”
张御道:“我之道法只是得自师传,没有宗派。”
大圣之战 二逼书生
申道人了然点头,其实似张御这个背景在昊族实在是非常平常的。
因为在太多宗门被破灭之后,一些修道人在逃过一劫后,为了保证一身道法不失传,都会选择一个弟子来传下法门,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太多了。
他叹一声,道:“如今道机变转,神心衰退,已至道法末路也。”
张御道:“如今不是已在改良道法了么?”
申道人摇头道:“那也是昊族上层得益,我们所修补好道法便是成了,却是让昊族扶持的修道人去修行,我们这些被‘请’来的修道人,那是沾不了这份光的。”
张御道:“既然是昊族主持并推动此事的,那他们自然先让本族人先得利,似以往宗派,真法一样只教授亲信弟子,余者只学外法,更不曾将道法播洒人间,可见抛却这层身份不谈,双方实则并无区别,原本都是一般的。”
申道人听他这番话,想了想,道:“陶治道说得也是,呵呵,申某只希望,这些宗派能支撑的久一些,也能让我辈多些用处。”
张御知道他说得是什么意思,他们这些人删改补充之后的法门越好,在对抗修道人中越是有用,那么越能体现出自身的价值,而在所有的修道人都是消失之前,他们就能借此一直存在下去。
申道人道:“陶治道,申某在这里待了许久了,治道若是有什么不明的,可来问我,哦,对了……”他一拍额头,指了指一处,“治道且看那个……”
张御顺他所指看过去,见那是一间紧闭大门的舱厅。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申道人道:“这里面住的是鲍治道,删改道册主要是靠他和他的一位师长,这位不能得罪,说实在的,我们这些人也只是给他打个下手罢了。”
张御看了看,道:“这位职务是什么?”
申道人道:“职务?和我们一样,但是这位是真有本事的。”
张御道:“我知道了。”他看向申道人,执有一礼,道:“多谢申治道了,”
“哪里,哪里。”申道人连忙还礼,热情道:“道友初来,不若申某做东,邀上诸位同僚,小饮一杯如何?”
张御道:“不必了,多谢申治道好意,稍候我还有事要做。”
申道人见他拒绝,也没再坚持,与他再聊了几句,就知趣离开了。
张御再查了一些文册后,也是离开了这里,接下来几天内,他每天都会到这里来一会儿,但其实该看得东西他已是翻看过了,来这里也只是做个样子罢了,至于那位鲍治道,期间他也从未见过,那扇舱门始终紧闭。
待过半月之后,他便向王道人那里寄了一份书信,里面所附着的,正是进一步缓解那个邪术的方法。
不过半天不到,王道人的书信寄来,说是朱宗护收到他的来书后很感谢他的付出,希望他能继续下去,找到根绝此术的办法,并且还给了他进一步的宽限。
张御则是顺势提出,希望能让自己去那些遭遇侵染严重的地界查看一下。
因为那邪术不仅仅是针对人的,对一些生灵草木也有着相类似的作用,而这些地界通常都在野外。
当然,他的真正目的不在于此。
过了两天后,方采寻了过来,却是朱宗护同意了他的要求,并且令方采带着一队人过来保护他。
张御明白,这里说是保护,其实也是监视,毕竟他所表露出来的才能已是十分有价值了。不过现在可能是前者偏重更多一点。
他与方采带领的小队乘上了飞舟,便离开了城域,往一处荒凉地界行去。
半天之后,飞舟在一处遍地都是赤红色的岩石的平原上,待下了飞舟后,张御对方采言道:“方尉,我希望能一个人走走。”
方采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犹豫了一下,抬头看来,认真道:“陶先生放心,没人会打扰你,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张御看了看她,道:“方尉,我不会走远的。”他看向远处的堪称辽阔的大地,“至少现在不会。”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