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8 9 月, 2020
其他小說

w6w3u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國戰隼討論-第652章 喂妖妖靈嗎我飛機壞了相伴-0gy7e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部署在预警机上的指挥所前出为攻击集群提供保障了,唯一向西后撤的李战交给了福指进行指挥。福指的地位相当重要,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抑或是未来。这是空军现行指挥体系中东南沿海最重要的指挥所。
空军和海航不分家体现在很多地方,比如指挥体系。就好比民航也有接受空军的指挥,海航的飞机只要升空,都必须要接受空军指挥所的指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海航没有自己的航空指挥所,全部由空军指挥所统一指挥。
这是因为海航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岸基航空兵,对他们的使用与部署在沿海地区的空军航空兵并无二致。海军一直想要让自己体系内的航空兵部队体现出不一样来,真正的具备独立性,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航母服役。
空军甚至认为海航就不该待在陆地上,当然岸上基地除外,而这一点也是海军一直追求的。如果有十几艘航母,海军巴不得把所有的飞机都放在舰上呢,何苦去和空军老大相争。
不过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在航空兵部队这一块,空军主导一切的现实情况是一直存在的——连陆军老大哥的航空兵部队都要接受业务指导,海军小弟弟哪里敢吭声。
福指亲切的声音就再一次到了李战这里,还是个比较熟悉的声音,八成是之前开轰-6KZ战略侦察机执行远航训练任务时,在福指里负责指挥的那位指挥员了。
“老豹,你的情况怎么样?接下来我负责指挥保障,完毕。”福指的指挥员呼叫李战。
李战说,“我现在情况还行,一万三航高,航向三百三,空速一千一,飞机在向左偏,怀疑机体出现了变形,不过暂时还在掌控之中,完毕。”
由于进入了紧急状态,所以使用了紧急波号,这个波号上只有李战和福指在线,因此沟通方面不需要每一次都要确认身份。指挥所在对飞机进行指挥的时候,要求各个飞机在通讯中带上自己的呼号,以便指挥员区分。
福指的指挥员一愣,问道,“机体出现了变形?你重复一遍,完毕。”
“嗯,对的,应该是机体出现了变形,但问题应该不大,还在掌控之中,完毕。”李战重复了一遍。
指挥员都无语了,什么鬼毛病都让你给碰上了,你可真是险情处置专家啊!而且机身变形你居然说飞机还在掌控之中,这话听着就不靠谱。
他说,“老豹,做最坏打算,我现在让海岸救援队做好准备,不过你最好离海岸线近一些,直升机的航程有限,完毕。”
李战哭笑不得,这是咒我呢还是咒我呢,他忍着不快说,“明白,不过我应该可以飞回大场站,完毕。”
福指的指挥员却不这么想,机体变形啊,怎么飞,真以为是汽车四轮定位出现问题能硬撑着开几十公里到修理厂啊?机体变形意味着机身结构的受力发生了变化,整个结构的稳定性也出现了变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空中解体了。
要不是遇上这种险情的是李战,指挥员早都命令跳伞了,换个飞行员来开可没这个本事保证飞机继续平飞。能在指挥所当指挥员的无一不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开过的飞机比很多见过的飞机都多,饶是如此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李战现在这种情况。
因为险情处置专家名声在外,指挥员对李战的建议很重视,一般情况下不会强行下达命令。
时间在紧张地往前走,空地双方却都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无论是飞行员还是地面指挥员,都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因为紧张的情绪会影响到处置的动作,是最无用的情绪。
福指的指挥员启动了应急救援预案,通知驻扎在舟山群岛的海上救援队的救援直升机做好了准备,而水面救援队的快速船只干脆先一步出海,迎向在一万三千米高空疾飞而来的81198号歼轰-7。
这对李战来说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驾驶轰-6KZ战略侦察机。
李战明显地感觉到机身颤抖的频率和幅度在加剧,后舱里的牛军这会儿更是小脸有些发白。不到这种时候很难体会在高空中无依无靠是一种什么感觉,也无法感受到大地给人的坚实和稳定是多么的宝贵。
牛军取出一个U盘插入了综合战术吊舱的接口,马上开始把吊舱里的所有数据都拷贝到U盘里。如果飞机坠海,综合战术吊舱肯定是保不住的,茫茫大海要找到这么个小玩意也是极其难的,尽管有北斗定位装置。因此她按照应急处置程序对数据进行拷贝,吊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二十多个小时以来吊舱所获得的数据。
二十分钟后,李战看到了海岸线,那亮堂堂的一片可不就是下海市呢吗,这种国际大都市夜晚的亮度和范围是非常惊人的,非常的鲜艳,甚至可以说这样的城市就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白天黑夜。
“福指,我看到下海市区了,距离大场站大概还有一百二十公里,刚刚经过小梅山导航点,完毕。”李战终于可以松了口气,向福指报告。
福指也松了口气,马上说道,“你联系大场站塔台听他指挥,完毕,再见。”
“明白,联系大场站塔台听他指挥,完毕,再见。”李战开始更换波号,输入新的频率。
他正准备呼叫大场站塔台,左发的转速表突然掉到了底,非常的突然,最转速掉得非常快,几乎是一下子到底的,左发瞬间失去了动力。这个过程发生在短短的一秒钟之内,让李战有些措手不及。
千算万算唯独没算到发动机会出问题!
李战来不及联系大场站了,连忙控制住战机姿态同时加大了油门。此时他的情况并不乐观,高度已经下降到了两千米,空速也保持在六百左右,已经是一个缓慢下降的状态了,结果偏偏这个时候废了一台发动机,推力一下子不足了,慢慢的往下掉高度,空速也慢了下来。
控制了战机的状态重新恢复了平飞之后,李战马上呼叫大场站塔台,“塔台,我左发停车了,请求清理前方空域,我要直接降落,完毕。”
直接飞往大场站意味着要低空穿过红桥机场,那里有密密麻麻的航班在起降,各个高度的空域利用几乎到了极致,而且李战的航向恰好是红桥机场的出港航道,必须要清理空域。
大场站塔台上的指挥员迅速考虑了之后果断说道,“老豹你备降噗咚机场吧,咱们不冒这个险,完毕。”
还有上百公里的距离,说不定还会出现其他故障。大场站的塔台指挥员早已经得到了81198号的情况通报,知道这个飞机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与其冒险备降大场站,不如就近降落在噗咚国际机场。
李战距离噗咚国际机场仅四十多公里,咬咬牙也就一脚油门的事,在空中停留的时间越短越好。
“明白,备降噗咚国际机场,完毕!”
李战的本意是能不影响民航正常运作最好,他有过经历,每一次备降或者迫降民航机场都会造成长时间大面积的航班延误,严重影响到了人民群众的正常出行。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考虑备降民航机场的。
既然大场站塔台下达了命令,他也就没什么说的,虽然他认为还有一台发动机的情况下他有把握把战机开回大场站。
大场站塔台指挥员考虑的更多,先不说李战在飞越红桥机场的过程中会不会出现其他问题,如果在备降过程中坠机了,一定会造成更大的损失。红桥机场所在的区域人口非常密集,大场站也是如此。反而噗咚国际机场周遭是相对要稀疏许多的,都是企业这些,居民区非常少。
最坏的打算是,就算是摔也不要摔在人口密集的区域。李战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果断的服从大场站塔台的指令,一掰操纵杆就把机头对准了360度方向,也就是正北方向。
仪表台突然传来一阵很大的嘎吱声!
李战迅速检查,吃惊地发现通讯系统废了!
“塔台?愤怒的老豹呼叫!”李战连忙呼叫,然而什么都听不到,连电磁干扰声都没有了。
他扯下氧气面罩大声说,“师妹!通讯系统坏了!”
牛军则是干脆把飞行头盔都摘了,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我看到了,应该是线路断了!没有备用通讯系统吗?”
“备用通讯系统也失效了,估计收发装置也废了。”李战说,也干脆把飞行头盔摘了下来,连忙从携行包里取出卫星电话,但是他不知道拨给谁!
牛军有些着急了,“联系不上噗咚塔台怎么办?”
联系不上噗咚塔台意味着无法获得批准的降落航线,塔台也没有办法管制其他飞机清理空域,什么都做不了。
牛军伸直了脖子看,看到李战一只手拿着卫星电话,大声说,“能打电话吗?”
“能打,可是打给谁呢?妖妖灵?”李战苦笑着大声说,开了句玩笑。
牛军却是眼前一亮,“对啊!可以报警!把电话给我!”
通过警方联系噗咚国际机场塔台,这是很好的办法啊!警方肯定有专门的线路和他们取得联系的,而且警方帮忙联系可信度更高!
关键是要取得警方的信任——开战斗机的打报警电话请求帮助,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干的事情。
李战尽量把手向后伸,牛军干脆解开了安全带扒过去接过了卫星电话,重新坐好的时候没有忘了系上安全带,不然罚款五十元。
牛军真的拨了报警号码。
“喂,噗咚妖妖灵。”
“你好!我是海军某部飞行员,我机发生了通讯故障无法联系噗咚国际机场塔台,请你马上通知他们清空五边之内空域所有飞机,暂停所有航班起降,做好地面救援准备!”
“不好意思,请你再说一遍?”
牛军又说了一遍。
“这位女士,你喝酒了吧,报假警是违法行为。”
“我说的是真的!我是海军某部……”
“小姐!我提醒你,报假警是违法行为,第一次对你口头警告,如果你再犯的话我们民警就要上门了。”
“我擦!”牛军被气到了,正要说话结果发现电话挂了。
空速降到了每小时四百多公里,然而噗咚国际机场就在前方不到四十公里处,顶多就十分钟的时间,关键是再过几分钟就要进入他们的五边空域了。
李战心里也着急,这黑漆漆的没有能见度可言,很难通过目视发现进近或者离港的客机,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的客机的位置变化是很剧烈的,飞行高度和航向都会随时发生变化。
这也就是下半夜,除了国际航班和货运航班外,国内的客运航班基本上是没有的,进出港飞机数量骤减,若是白天的话,就算能见度再好也会面临着极高的空中碰撞的危险。
牛军再一次拨通了报警电话:“同志请你注意我的号码!我说的是真的!我是海军某部……”
她又迅速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接警员就不得不存疑了,没准是真的?可是这特么的也太扯了啊!哪有报警说飞机坏了请求帮助的?还自称是海军某部飞行员,这更扯了啊!接警员连忙的向值班的指挥中心领导报告,领导迅速考虑了之后决定联系噗咚国际机场塔台,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架军机在向那里备降,机场方面肯定是最清楚的。
结果领导电话打过去和机场方面沟通了之后才发现真有一架不明飞机在飞快向飞行区靠近,塔台在不断呼叫那架飞机却没有任何回音。这下领导不敢怠慢了,赶紧的向上报告,然后命令机场分局出警……
噗咚国际机场塔台上早都忙成一团了,李战那边着急联系,塔台这边也在不断呼叫他,奈何81198号上的通讯系统全都废了,现在就是聋子一个。塔台、进近台甚至包括区管,都在着急忙活地想办法。值班的领导很有魄力,果断的命令正在所有准备进出港的飞机离开相关空域,同时启动了应急预案。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但是,有两架国际航班的班机已经在降落航线的末端,已经没有办法调开了,让他们复飞的话反而会占用前方空域,因此只能让他们正常降落。
问题在于噗咚塔台这边不知道飞过来的军机是否能够正常降落。
“行了,妖妖灵应该会通知机场塔台。”牛军松了口气大声说,忽然嗅到一股焦味,“什么味?着火了?”
李战注意到燃油在以一种非常不正常的速度快速消耗着,他不断的回头看,却看不到火源,但是分明嗅到一股浓浓的烧焦味。
发动机舱和机身连接处的下方有燃油泄漏并且有明火,李战自然看不到机腹下的情况。可是地面没有睡觉的人却看到了一架飞机拖着一条火高速飞过去并且高度在持续下降。
左发的供油早已经切断,不太可能是左发的问题。
李战果断把油门推到底加速上高度,还有二十公里,最后一哆嗦了,获取足够的高度和速度迫降的成功率才能保证。
是的,备降变迫降了。
PS:今天还有大章,大家把月票准备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