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1 10 月, 2020
玄幻小說

ewmyt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txt-第616章 不信邪就中邪相伴-euey0

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小說推薦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解决了沃玛族,天眷宗马上在地盘上就没有了限制,毕竟作为爆裂领的大族之一,沃玛族族所掌控的地盘还是很宽的。
不过这些事情苏长夜都没有怎么理会,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时间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很多了。
随着死亡试练的结束,那么他解释肯定就会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那个时候,苏长夜可不想自己能做的还是跑路。
所以想要不跑路,那么就只能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其实苏长夜这段时间还是和忙的,不管是在不死劫界的分身,还是在禁灵秘境内的分身都在忙碌着。
当然了,除开两个分身之外,还有在爆裂领的分身,而此时这一分身再次进入了禁地之中。
不错就是当初的禁地,虽然当初这地方是一个禁地,但是随着死亡试练的降临,这禁地也一样受到了不小的压制。
当苏长夜一分身再次进入禁地的时候,发现此时在禁地内居然多出了好多强者,从境界上看那当然都只是神桥境巅峰。
但是从他们出手和交谈就能看出,他们虽然在境界上只是神桥境巅峰,但实际上这都只是被压制之后的境界而已。
也就是说,实际上他们的境界绝对不只是神桥境巅峰,只不过到底是神门境几重,这个苏长夜就不知道了,但是能确定一点,那就是他们都很强。
现在他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在禁地的中心,而这其中就有诛魔一族,苏长夜并不知道,死亡试练的出现这和诛魔一族,和他苏长夜有什么关系。
但是当再次看到这些个诛魔一族的时候,苏长夜就知道,这些家伙应该是有一些秘密的,此时有差不多十个诛魔一族在一起行动。
如果只是他们,苏长夜当然不会怎么理会的,因为只是神桥境的诛魔一族,苏长夜还没有怎么放在眼里。
但是当这些家伙发现他,并且想要将他给留下那就不一样了,诛刃刑在发现了苏长夜之后,首先就想出手将其斩杀。
“一个人族居然敢到此地来,简直就是找死。”诛刃刑一声怒吼就杀向了苏长夜。
不管是在死亡试练还是正常的情况下,真要是凶兽看到人族直接出手,这其实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在死亡试练的情况下,那直接出手就更加的正常了,因为在将对手给斩杀之后可以得到修炼感悟,而现在苏长夜可是一个神桥境巅峰!
如果说正常情况下的神桥境巅峰,那么还不值得诛刃刑出手,毕竟以他一个神门境来说,要斩杀一个神桥境巅峰,那真是不是什么问题。
甚至可以说,都不值得让诛刃刑这样的强者出手,他甚至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将神桥境巅峰给灭了,但是在这死亡试练内就不一样了。
虽然说苏长夜只是一个神桥境巅峰,但他们现在也一样都是神桥境巅峰啊,也就是说,这看上去的境界,和实际上的境界是不一样的。
或许苏长夜就是一个神门境也不一定呢,不过不管苏长夜到底是什么境界,也不管苏长夜到底掌控了什么样的实力,这在诛刃刑看来都不是问题。
因为这一次和诛刃刑在一起的可不只是他一个,就算苏长夜的实力比一般的神桥境巅峰更强,甚至比他诛刃刑更强,那也没有用,因为他们真的不相信苏长夜能将他们全部给弄了。
在之前还不确定苏长夜的境界,但是当诛刃刑出手,轻松的就被苏长夜给接下之后,诛刃刑就肯定的说苏长夜境界肯定是神门境以上了。
只不过到底是神门境几重,这个就不怎么知道了,毕竟这玩意在被压制之后,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实力,这和本身的战斗经验,和本身的战斗天赋有很多的关系。
苏长夜轻松接下诛刃刑的一击,然后不屑一笑道:“胆子不小啊,不过既然你想要找死,那就让我满足你好了。”
苏长夜不知道诛刃刑这家伙的实力,也不知道他具体的境界,但是只需要知道这是在死亡试练内,只要知道他现在只是神桥境巅峰,那就已经足够了!
而既然只是神桥境巅峰,那么苏长夜要斩杀他,那就没有丝毫的问题,苏长夜话说完,那是丝毫不客气的冲向了的诛刃刑.
本来苏长夜有很多的手段使用,但这个时候他用的却是在禁灵秘境之中得到的技能磐石之躯,至于说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技能,那是因为在这在禁地之中。
在这禁地内,到处都怨念,在死亡试练之前,可以说这些怨念都是神门境级的,甚至可以说就算是神门境在这其中都会被迷失。
但是现在死亡试练降临之后,这些怨念也一样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但本身他们的境界也受到了压制,所以真要算起来,这些怨念对他们的影响也还是一样的。
不过苏长夜也发现,如果说在动用灵力的时候,那么这受到的怨念影响就会大很多,但如果说不使用灵力,而是只依靠本身的身体能力作战。、
那么所受到的影响就会小很多,换了一个人族强者,那么当然不可能有多强的身体力量,但是苏长夜不一样啊,不要说他本身的天赋和血脉技能。
就说这在禁灵秘境之中得到的技能,那都已经很强了,以磐石之躯瞬间硬接了诛刃刑的一击,苏长夜不屑一笑:“你就这点实力吗,只是这点实力,那可得为自己准备好后事了。”
苏长夜的话说完,直接冲向了诛刃刑,而这让诛刃刑大惊:“怎么可能,你的身体怎么可能那么强悍!”
要知道,之前诛刃刑说那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人族的弱点他们自认为都很清楚,要说这其中有没有身体素质很强大的人族,这当然是有的。
只是很可惜,这样的人族毕竟是少数,而且这样的人族在他们的印象当中,似乎也很少有强大的存在。
大多数的人族强者,所能依靠的都是灵力,而在这禁地之中却对灵力有很大的限制,可以说使用的灵力越多,那么受到的怨念影响就越大。
如果苏长夜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那么在这禁地之中,虽然也一样能发挥出不弱的实力,但是当他受到怨念影响的时候,那么就肯定会减少对灵力的使用。
而一旦减少了对灵力的使用,这结果当然就是实力降低,发挥不出足够的实力,甚至还很有可能直接受到怨念的影响,然后彻底的疯狂。
所以诛刃刑毫不犹豫的出手了,他身体实力肯定是要比人族强的,这是属于诛刃刑的自信,但是很可惜,在和苏长夜交手之后,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苏长夜的实力之强,这超出了他的预期,身体上的强度甚至都不是诛刃刑所能预想的,面对诛刃刑的震惊,苏长夜冷笑:“是不是那么强,再试一次不就知道了。”
诛刃刑这边的动静被契约的诛魔一族看在眼里,其中一个叫诛刃觠的不解道:“这是怎么回事,诛刃刑他居然不是对手吗,还是说只是拼身体都拼不过那个人族。”
从诛刃觠的语气能听出,此时的很是疑问,因为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好像是蚂蚁比大象还要巨大一般,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另外一个叫诛刃来的开口道:“先看一下吧,人族这个种族是真的太不可以常理推测,他们能掌控的力量和极限都太不可思议!”
诛刃觠点了点头,但还是摇头道:“但问题是,要说这个人族的身体力量比诛刃刑更强,我这说什么都不敢相信啊!”
其中一个叫诛刃空的诛魔族道:“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们还是出手吧,诛刃刑绝对不是那么个人族的对手。”
顿时他们都往战场中看去,苏长夜此时似乎一点其他的力量都没有用,所用的全部都是身体的力量,当然了,这其实就是磐石之躯的力量。
虽然说,只是用这力量并不能碾压诛刃刑,但是却也能和诛刃刑不分上下,而正是因为这样,这才让诛刃刑很受伤,毕竟他很清楚的知道,对于人族来说这就是没有用力啊!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人族最强的什么,这绝都不是身体的力量,可以说身体的力量对于人族来说,这甚至都算不上是什么实力。
而现在苏长夜只是用磐石之躯就能和他战斗,甚至都还没有使用需要灵力的战技什么的,诛刃刑他们怎么会不明白,这是苏长夜根本就没有出大力气啊!
而这也是诛刃空说诛刃刑不是对手的原因,因为真要是等苏长夜用了需要灵力的战技,那么很短的时间就能结束战斗,要说苏长夜不会使用灵力的战技。
那么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只是依靠身体本身的修炼,人族是不可能成为神桥境强者的,根本就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现在的苏长夜虽然表现出来的只是神桥境巅峰,但是很有可能人家是一个神门境啊,一个只是修炼身体的神门境人族?
不得不说,这是怎么说都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说,苏长夜肯定会用灵力的战技,至于说现在为什么还没有用,那当然是没有必要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在这禁地之中,只要使用了灵力,那么就会受到怨念的影响,而此时苏长夜这般一点灵力都没有用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
而另外一边的诛刃刑就不一样了,在最开始的时候诛刃刑也想直接用自己身体的力量压制苏长夜,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知道不可能用身体力量对抗苏长夜的时候,不管是出于本能,还是真的不服输,诛刃刑就使用了灵力。
而这一使用灵力,顿时就受到了怨念的影响,虽然因为现在他境界的原因,这受到的影响并不大,或者说还在诛刃刑的承受范围。
但要说这对于诛刃刑的实力有没有一定影响,那当然是有的,当然了,此时的诛刃刑也没有全力施为,毕竟真要是全力施为,那么这受到的影响就更大了。
结果就是,此时的诛刃刑慢慢的呈现出不是对手的现象,而这是诛刃觠等所不想看到的,所以在诛刃空的话之后,诛刃觠道:“那我去助他一臂之力。”
诛刃觠说完就想出手,但是这个时候苏长夜嘲讽道:“怎么靠数量来对付我啊,你之前的信心呢,怎么现在没有了?”
这话让诛刃刑脸上顿时很是难看,忙是对诛刃觠道:“你不用来,我就不相信了收拾不了他,一个小小的人族而已,要收拾他太简单了!”
诛刃空开口道:“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是真的看不出人家的实力吗,还是大家一起出手吧。”
诛刃刑怒喝:“谁说我不是对手的,你们都给我在一边看着,等我将他收拾了再一起行动,要不你们现在就走吧!”
这话一出,诛刃觠顿时皱眉道:“你在说什么胡话,难道是被打傻了不成?”
如果说此时占据上风,或者说表现得很轻松的诛刃刑,那么他此时说这样的话还能接受,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啊!
此时的诛刃刑不但没有对苏长夜形成碾压般的优势,甚至那是直接被人家压着打,要知道这是苏长夜还没有出灵力战技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此时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苏长夜只是用了几分力,反正就是真要出手,那么肯定能轻松的将他诛刃刑给解决了。
而此时诛刃刑说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啊,有诛刃觠等在,他们还能帮一下诛刃刑,真要是等他们都走了,苏长夜一个爆发就能要了诛刃刑的命。
虽然诛刃觠这话是在关心诛刃刑,但正是因为这毫不客气的话,顿时就让诛刃刑大喝:“你给我走开,今天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小的人族都弄不死!”
说完就更加疯狂的冲向了苏长夜,而这个时候诛刃空却是开口道:“很明显,此时的诛刃刑已经受到怨念影响了,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这样的,我们还是想办法救他一下吧,不然这样下去,诛刃刑必死无疑!”
此话一出,诛刃觠等顿时都看向了战场之中,果然此时的诛刃刑已经不是那么正常了,这一点从他的动作,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一些。
虽然暂时来说,似乎诛刃刑还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但是他们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真要是继续下去,那么他就有可能被这些怨念影响得不能走出来了!
说来话长,但实际上苏长夜和诛刃刑交手的时间很短,而对于他们这个境界的强者而言,交手也根本就不需要多长时间。
当然了,要说斩杀对手,这或许需要一定的时间,但要说定出胜负什么的,这需要的时间正常来说都是不长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