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9 10 月, 2020
玄幻小說

z0lya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系統的超級宗門討論-837、陳歇暴露?看書-43gle

系統的超級宗門
小說推薦系統的超級宗門
红域碧渊潭远望星剑山山脉,两地相隔近万里,与星剑山一样都属于红域地标性的存在。
其实这一池幽幽潭水很平凡,根本不值得人们关注。它就像人们门前的野花一样,若不是在门前,谁会特意去看它?若说值得人去注意的地方,可能也只有因为它那深不见底。
当然,其实它真正被人们关注的原因,是因为在这坐落着两个强大的五星势力——在水一方和龙门。
在水一方在左。
龙门在右。
两大势力簇拥着碧渊潭。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碧渊潭便成了同星剑山一样的地标性存在。
以碧渊潭为中心方圆两万里内,皆为在水一方和龙门的地盘。其中包括了四个人口超五千万的超级大城。剪水城、暗香城、碧水城以及紧挨着在水一方的在水城。
这四座城,属于陈歇必争之地!
不管是尽知楼,还是不朽日报,想要走出星剑山,走出14城,然后入侵整个红域,就必须进入先跨过这四座超级城,否则就只能被堵在星剑山的角落里。
在不朽日报发行后的第三天,龙门当代门主便一人来到了剪水城,与之一同到来的还有在水一方的宗主。
事关不朽宗,两人虽然并不理解不朽宗弄一个不朽日报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毕竟不朽宗趁着红叶门门主不在时偷袭了红叶门,还杀了东津副门主以及五十多位长老,现在属于红叶门的头号敌人。
作为附庸的他们,对于不朽宗突然在他们的地盘上有了小动作,理所当然地选择亲自前来查看!
剪水城上空,龙门门主身负赤金色长枪,两手背在身后,以一双俯瞰众生的目光看着剪水城。目光汇聚之处,正是刚刚出现在剪水城没几天的不朽日报售卖店铺。
“雷千山,你何不下去将这些人都杀了?”
这时候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青衫持剑男子徐徐飞来,眼睛也始终盯着下方不朽日报的售卖店铺,还有那的进进出出的客人。
不少人带着期待走入店里,花金币买一张不朽日报,买到之后又非常兴奋地离开。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买到了四漩漩涡图。
越看越可笑!
此青衫持剑男子正是在水一方宗主——剑尘心。
雷千山直至剑尘心已经站在身旁,也没有回头看看他的意思,始终盯着下方的店铺,讥笑道:“杀一群蝼蚁有何用,他们这种人死了一个,还会有下一个,杀不尽的。”
为何杀不尽?
因为这店铺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真正隐藏着在店铺后面的,则是一个不朽宗麾下的一个神秘存在——尽知楼。
这也是他昨日才知道的,若不是不朽日报的出现,龙门的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有一股势力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悄然扎根了。并且无论他们怎么严查,都查不到尽知楼太多东西。
这也是他为何亲自来剪水城看看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这剪水城可是在你的地盘内,就让他们这么肆无忌惮地卖不朽日报?雷千山,几年不见,你越来越让我看不懂了。难道你就只会耍小把戏?搞什么真的假的,即便你能将白的说成黑的,这不朽日报不是还是有人愿意看吗?”说到最后,剑尘心十分嫌弃地看着雷千山。
雷千山冷淡地应声,“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可没有吩咐手下人做过任何事情。你若想杀那店铺内的人,就飞下去将他们杀光。我雷千山绝不拦你。”
“一群小喽喽,还不值得我动手。”剑尘心不屑一顾。
雷千山无奈道:“这不朽日报的背后的存在。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给我装不知道?”
剑尘心应声,“知道,不就是一个尽知楼嘛。号称无所不知,真是可笑。等这几天我将他们挖出来,全都杀了,让不朽宗知道知道在这碧渊潭到底是谁说了算!”
雷千山没理会剑尘心的杀意,继续说道:“那不朽日报我看过了,不得不说这尽知楼的情报能力确实非常强大,连无上城发生的事情也能查到,此事连你我都未能清楚知道。不过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当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上面的情报是真的,但是他们将辛苦收集到的情报放在不朽日报上摆在所有人面前,是为了什么?如果是假的,他们又为什么这么做?”
这就是雷千山来剪水城的原因之一,他想寻找答案,因为他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简单。
剑尘心接话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现在不朽宗的手伸到了我们的地盘,砍了便是。说真的,不朽宗也就敢趁红叶门门主以及诸位副门主发动偷袭。过些日子红叶门门主就回归了,到时候红叶门一定让他全宗上下鸡犬不留!当初的凌霄剑派比这不朽宗强吧?不照样被灭了吗?比起凌霄剑派,这不朽宗还嫩了点。”
说着,剑尘心一脸的不屑。
听了剑尘心的话,雷千山并没有反驳,因为当初的凌霄剑派确实非常强大,可依旧被红叶门灭了。
或许真是自己多虑了。
不朽宗怎么可能比得过当初的凌霄剑派?
终究应该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雷千山收起思绪,发问道:“在水城怎么样?”
“在水城也有,不过那些卖不朽日报的都被我来时的时候杀绝了。至于那些不朽日报嘛,自然全烧了。我才不管他们想干什么,总之,出了星剑山山脉在碧渊潭,不朽宗是龙也得给我盘着!这碧渊潭周围万里,由我剑尘心说了算!”
“既然都杀了,还来我这干什么?”
“看热闹。”
“无聊。”
“确实很无聊啊,所以找你一起去抓个人。”
剑尘心忽然笑得很开心。
雷千山怔住,疑惑道:“抓谁?”
“尽知楼的楼主,在水城的那几个小喽喽经不住拷打,将那尽知楼楼主的位置交代了出来。”
“确定?”
“不确定我来你这剪水城干什么?来看你剪水城真像一把剪刀一样地剪水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