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南宋風煙路 起點-第1833章 未聞函首可安邊(3)鑒賞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赵扩本就因太子之事对韩侂胄生隙,甫一打消对林阡的疑虑,最多的情绪便不再是慌,而是不满。
“韩侂胄,到底谁有阴谋,谁妄图自立?”赵扩冷冰冰掷下这句,瞬间就中断了韩侂胄热火朝天的表演。“啊……”韩侂胄一愣收声,意料之外。暗流汹涌的朝堂,倏忽也鸦雀无声。蓦地赵扩拂袖一掠,刹那之间遍地凌乱,不用问,横七竖八全是弹劾韩侂胄的奏折。可是……圣上不是素来向着我老韩吗?怎么会……又是林阡!?
“武休关前,奸臣吴曦伏罪,死前对无数个目击者说,韩丞相始终与他同一阵线;韩丞相表面上与他闹翻,实际只不过配合他做做样子;于大局,韩丞相有自己的谋算——朕想听听,韩丞相于大局究竟有什么谋算?”其实还是老故事,听的也依然是那个人,说信你的时候信,不信的时候就是不信。
韩侂胄瞬间被打懵,脑中空白,慌忙跪地:“冤枉!皇上,这是凤箫吟那恶妇构陷臣……”可目击者不止一个!他反咬不了凤箫吟,忍不住在心里狂骂吴曦,不只是猪队友,还是个坑!巨坑!临死前随口胡诌都能拖他下浑水!
“今年二月,吴贼在蜀王宫里诈死,世人全被他诓骗,包括林阡夫妇在内。唯独那时,韩丞相笃定吴贼未死。”赵扩脸色铁青,“如今回溯,韩丞相果然有谋算。”
“没有没有!微臣没谋算,不敢有!皇上,那时微臣喊着吴贼未死,只是不肯接受他叛宋降金的现实……没想到他真的没死!”韩侂胄曾真心实意把吴曦看作抗金北伐的盟友,谁想会被他背叛被他坑害?也是因为在他那里受伤,才得了被害妄想症。
“你要如何证明,你不是和吴贼一起卖国?”赵扩立刻追问出第三句,韩侂胄愕然,两腿一软瘫倒下来,后背发寒全然冷汗。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再给韩丞相几天时间,仔细想想如何找证据?”赵扩压低声音,态度冷若冰霜,“若找不到,撤的可就不止‘平章政事’了。”
“臣……臣……”韩侂胄不知道吃错了什么忽然感觉这么齁,想跪谢却倒吸一口气被刺激得出不来声。
学神参上 幻娜紫凝

对于赵扩而言,韩侂胄毕竟是几十年背后相托,对他的不满再如何强烈,也顶多就是吓吓他而已,撤职只是给他点颜色瞧。
这显然不是“倒韩派”想要的——撤职而已,随时翻身,怎能留他卷土重来?我等必须趁热打铁,趁着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口气把韩侂胄干到死!
作为倒韩派领袖之一,杨皇后深谙赵扩外强中干的性格——不错赵扩一向倚老韩为臂膀,加上有战神林阡加持、南宋没必要对金军低头,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韩侂胄死。但只要她将韩侂胄先斩后奏,赵扩也不得不接受事实。
同为倒韩派领袖,史弥远的杀心没那么坚定,万事俱备却迟迟做不出决断;这时,反倒是被他拉拢过来的张嵫,因是大将之子,所以痛痛快快:“既已势不两立,不如杀他,永绝后患!”史弥远听罢,抚案连声叹:“不愧将种!我决心下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圣上将韩侂胄撤职,初衷仅是想敲打他,史弥远了解,但世人普遍不知道啊!尤其那些“挺韩派”,必然墙倒众人推鼓破众人捶,所以韩侂胄的撤职大大增加了他被我们撬墙角的可能——人只要落魄了,身边的鬼就都出现了——不是正好有利于我们的伪诏深入落实?
那一厢杨皇后心毒胆大,预感到史弥远不会纠结太久,便当机立断以赵扩名义颁御笔给钱象祖,钱象祖连夜找到了权主管殿前司公事夏震,出示圣旨,让他选派士兵诛杀韩侂胄。
夏震作为皇城最高统帅,是由韩侂胄一手拔擢,初闻诛韩,面露难色,直到看见御批,悚然听命,不敢不从:“君命也,震当效死!”

韩侂胄被降职之后,倒是找回些许理智,夹起尾巴乖乖做人——
但嗅出地位岌岌可危,老韩不可能坐以待毙。
十一月初二,表面上韩侂胄失落回府、为三夫人举办生日宴会时还借酒浇愁,暗地里却与自己的死党、右丞相兼枢密使陈自强秘密谋划,搜罗并总结好了政敌们一切可能的通敌、受贿、行贿、结党等罪证,预备利用他们早前安排在朝中的台谏官,针对已完全由暗转明的史弥远、钱象祖等人进行反弹劾。
是的韩侂胄顿悟了,林阡是触不到的,要打就打够得着的!圣上要我找证据自证,你们有罪就是我清白啊!
就算史弥远这帮人是林阡幕后指使,韩侂胄只要能发出这雷霆一击,也完全斗得起。何况他们都只是乌合之众?此番韩侂胄空前清醒、找对了敌人精准打击,只要初三这天他能在早朝上厚积薄发、出其不意,在法律和制度的框架内,倒韩派那些杂碎必被消灭。

却不知是倒韩派命好还是无巧不成书?史弥远等人恰好也选在十一月初三动刀,把夏震埋伏在了韩侂胄上朝的半路上……
不过老天爷也公平地对韩侂胄关起门却留了一扇窗,行动前,夏震手下有人泄露了风声,早朝前,韩侂胄心腹就来告密:“有人想举事谋害太师!”
韩侂胄胸有成竹,轻藐,冷笑:“谁敢!”大好的生机被韩侂胄漠视,他还以为那些人想在朝堂上同他唇枪舌剑。
坦然升车,直奔皇宫。然而行到六部桥时,意外看到夏震率三百军士候于道旁,剑拔弩张:“圣上已降御笔付三省:即日诛杀韩侂胄,押出国门。”
韩侂胄一愣,大惊:“圣上有旨?我怎不知!必然有假!”
光脚的不怕穿鞋。韩侂胄万万没想到,史弥远和杨皇后竟然会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段——直接以矫诏方式勾结禁军发动斩首式政变!因为轻敌,他大意了……
来不及后悔,三百多名兵将一拥而上,将韩侂胄强行揪出车外并推挤到近处玉津园的夹墙甬道。韩侂胄情知不妙,一路慌张嚎叫:“何得无礼大臣!”夏震的手下厉声喝斥:“你这国贼!”掏出铁鞭就打。
为防刺客,韩侂胄身上常年穿软甲,所以虽然吃痛却未受伤,连滚带爬,呼喊救兵:“夏震!夏震!我韩侂胄待你不薄啊!”
千金 裘
是的夏震是韩侂胄任用的,是临阵被对面挖走的墙角,一朝反水,直接要命……“太师,对不住了!您的脑袋,是圣上要!”
夏震一言既出,麾下众志成城,很快就把困兽之斗的韩太师制伏在地,郑、王两个军头最先发现韩太师裆部没有软甲,毫不犹豫双鞭齐落,命门一裂,韩侂胄“啊”一声惨呼,满头冷汗,面无人色:“夏震,我竟丧命于你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