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svn优美小說 大田園笔趣-第六百五十七章 死馬當活馬醫看書-6eln6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老爷子,玛利亚索老族长的事儿,您知道不?”田小胖先问了梁老爷子一句。
老人家摇摇头,田小胖就开始白话:“年前俺去的时候,老族长眼瞅着都不行了,幸好俺这有两粒药丸儿,给老族长吃了一粒,过两天就彻底好了——”
“什么药丸儿,还有没有,拿来瞧瞧。”梁老爷子当然明白小胖子的用意,过年的时候,玛利亚索就在家里吃的年夜饭,瞧那状态,一点毛病都没有,难道,还真有这种灵丹妙药?
田小胖把准备好的一个小瓷瓶拿出来,从里面倒出来一粒黑黢黢的药丸儿,大概又小手指甲那么大,一点也不惹眼。
他嘴里还说呢:“就两粒,用了一粒,现在就剩下一粒了。俺本来是预备留着救急的,毕竟,咱们家这么多老人呢——”
“少啰嗦,我们几个一个比一个硬实呢。”梁老爷子把瓷瓶凑到鼻子下面,仔细嗅了嗅,好像有点白玉蜂蜜的甜香,别的他就分辨不出了,毕竟他也不是什么专业的。
君 開
可是这件事实在太过重大,他还是有点不大放心:“小胖啊,这药怎么来的,你能保证安全不?”
鸿孕当头
“安全上肯定没问题,有老族长的例子呢。要说起来历,还是老道给俺的呢,说是就剩下这两粒了。”田小胖也不好解释这玩意的出处,只能推到飘然老道身上。大不了回村之后,找老道沟通一下,统一口径,别整露馅喽。
虽然老道平时瞧着不怎么着调,但是梁老爷子却好像知晓一些老道的底细,反倒信了:“小胖啊,那就给老许用了吧,这种救命的东西,给最需要的人用了就好,没必要留着。”
田小胖也点点头:“俺去厨房用温水调开,老爷子,你得去许老那边沟通好,别到时候人家信不过咱们。”
于是,两人分头行事,田小胖拿着瓷瓶,心里也觉得好笑:这个可不是啥灵丹妙药,是刚才俺用黑玉断续膏搓滴——
很快,田小胖就转悠到了疗养中心的厨房,别看厨房不大,但是却雇佣了十几名专职厨师,涵盖了全国多个菜系。
进门之后,刚要打个招呼,结果却发现,这些厨师,正在那逗猴儿呢:小白在一张桌子上翻着跟头,旁边还有一名中年厨师在那查数:
“98,99,100——哇好厉害,等一会给你做我最拿手的水果拔丝!”
跑这混吃喝来了!田小胖也有点好笑,这小猴子就跟小孩儿似的,知道在哪能混到好吃的。
不过嘴上还是吆喝一声:“小白,别在这捣乱,人家都忙着呢!”
这些厨师也都认识田小胖,乐呵呵地打着招呼:“没事没事,客人们需要的菜谱还没传过来呢。”
小猴子也凑上来,小爪子还比比划划的,表示它没有捣乱,而是给这些大师傅搞点娱乐。而刚才那名查数的厨师,还找了一定小号的厨师帽,给小白戴在头上。结果直接出溜到底儿,摸瞎正好。
藍色青春戀
“可不能这么惯着它,这家伙皮着呢。”田小胖又说了两句,然后找一位厨师要了个饭碗,顺带一把厨刀。
这时候,几名服务员送来了中午的菜单,田小胖也凑上去扫了一眼,大多比较清淡。而且,所有的单子上,都列举了婆婆丁蘸酱和拌荠菜这些,看来是想尝尝山野菜。
甸子上的野菜都比较普通,林子那边则更加丰富一些,比如说,这月份马上就要出产的刺老芽,绝对美味。
等厨师们都去忙活了,田小胖这才悄悄将视肉从玉龟中取出来,然后抄起刀子,嘴里还轻声念叨:“对不住了,今天还得来一刀——”
视肉上面,忽然现出一双大眼睛,还眨巴了两下,瞧着有点可怜巴巴的。本来嘛,上一次被割掉的那一片,还没长出来呢。
“忍着点吧,回头多给你弄点好吃的。”田小胖嘴里安慰着,事实上,视肉是不需要进食的,人家也没长那个嘴。平时,就靠吸收空气中的熊能量。而且,吸收的过程还比较缓慢,田小胖跟它沟通过,要是像吹气球那种,直接给它灌输能量,就直接爆了。
一刀下去,切下来薄薄的一片,田小胖刚要捏起来放进碗里,可是,他没有小猴子手快啊。
像妳眼裏的壹只貓
洪主 烽仙
只见小爪一伸,抓起那片视肉,等田小胖望过去的时候,已经被小猴子塞进嘴里,嚼了两下,一抻脖子,直接咽下去了,还朝田小胖眨巴两下眼睛。
小白,俺要杀了你——田小胖简直比割了自个一片肉还心疼啊,拿着刀子,在小猴子的脖子上来回使劲锯。
老爹,你刀子都拿反了好不好。小猴子倒是挺淡定,嘴里还打了个饱嗝,田小胖嗅到一股奇异的香气。
田小胖索性放下刀子,把小猴子抓在手上,掉过身子,横在腿上:“今天非得把你的猴屁股打红了不可!”
嘴里正发着狠,感觉后背被轻轻碰了一下,回头一瞧,只见小霸王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低着头,四角朝前,摆出一副攻击的架势。
算啦,今天不跟你个小猴子计较!田小胖直接把小白扔到小霸王身上,然后又抄起刀片:“不好意思啊,还得挨一刀,都怪你小白哥——”
明显能够感觉到,视肉颤抖了一下,要是放到人身上,估计就是吓哆嗦了。
在田小胖的意识之中,收到一阵很奇妙的波动,显然是来自于视肉的,这家伙还是第一次跟主人沟通,大概意思就是告诉它这个不良的主人:一年之内,最多只能割三片,不能再多了啊!
好的好的!田小胖也有点冒汗了,真有点舍不得下手:“救人一命,也是你的功德啊,忍着点——”
又一刀下去,切下来薄薄的一片,田小胖也长出一口气。担心小猴子再偷袭,他顺势就把肉片抓在手里。
刚要往碗里仍,就看到一只舌头卷过来,无比灵巧地卷住肉片。肉片比较滑,田小胖也没能捏住,眼睁睁地瞧着肉片被小霸王给吃到嘴里。
“小霸王,俺今天也要把你宰喽!”田小胖这回更加愤怒了,拿着刀子就要往前比划。
醫道通天 明月長劍
结果,小霸王晃晃头上的鹿角,小胖子立刻就冷静下来,只能在那使劲跺脚:“你说你平时不都是吃素的吗,今天怎么也来凑热闹——”
嗝——小霸王也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然后,田小胖就发现,哼哈二将身上散发出无形的白光,将它们笼罩起来,形成一大一小,两个白色的光团。
冷梟的專屬寶貝 夜未晚
这是?田小胖无比惊喜地望着小白和小霸王:难道着两个又要进化啦!
无形的光团散发出强烈的波动,那是无比精纯的熊能量,正滋养着哼哈二将。甚至,散逸出来的一少部分,令田小胖宝珠的能量槽,都涨了一截。
整个过程也就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白光就被小白和小霸王张口吸进体内,田小胖惊喜地打量着这两个小家伙:好像没啥变化啊?
变化还是有的,哼哈二将的体型,似乎大了一些,但是也仅仅大了一点点,要不是田小胖对它们太过了解,甚至都瞧不出来。
但是用意识探查了一下,田小胖立刻兴奋地差点跳起来,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哼哈二将体内蕴含着磅礴的力量,比以前,强大了何止十倍!
如果说,它们之前还是稚气未脱的少年,那么现在,就已经是充满朝气和力量的青年!
追随千年的爱
好哇,实在太好啦,田小胖忍不住激动得抱住小霸王的脖子,顺势也把小猴子搂住。他正发愁呢,怎么叫哼哈二将进化,想不到啊,得来全不费工夫,两片视肉就把问题解决了。
视肉——不对呀,视肉已经割了三刀,今年不能再割了,那还怎么救人!
激动过后,田小胖很快就冷静下来,他估摸着,梁老那边肯定已经说通了,就等着他把药送过去呢,可是偏偏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这可怎么交差啊?
满心欢喜化作愁眉苦脸,田小胖低头瞧瞧桌上的视肉:无论如何不能再割喽,再割的话——咦?
田小胖使劲揉揉眼睛,发现视肉已经恢复如初,就连年前割的那一刀,都彻底长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田小胖眨巴几下眼睛,很快就想明白了:刚才小白和小霸王在进化的时候,也散出了一些能量,他能吸收一部分,显然,视肉也能吸收,而且还没被撑到。
哈哈,这可是意外的惊喜啊!田小胖连忙跟视**通一下,然后又兴冲冲地举起屠刀,轻轻割了一片,这才把视肉收起来。
瞧瞧哼哈二将,虽然还是露出馋相,但是并没有上来强抢,田小胖这才放心地将肉片放进碗里。
碗里装着半碗清水,肉片入水之后,立刻就开始融化,很快就消失不见,还是那半碗清水,连颜色都没变。
田小胖这才把用来掩饰的黑药丸扔进去,也很快化开,变成了黑糊糊的,就跟半碗墨汁似的。
成了!田小胖小心翼翼地找了个保温桶,把小碗放进桶里,抱着走出厨房。小白和小霸王也都跟了出来。
一出门,小霸王就四蹄在地上一踏,然后,整个身子腾空而起,蹿起来好几丈高,直接落到树尖上,然后,不慌不忙地迈着四方步,从这棵树走到了那棵树上。
途中,整个身体都悬浮在空中,踏空而行。
把田小胖就瞧傻了。
噢噢噢——地上的小猴子也跃跃欲试,田小胖伸手摸摸它的猴头:“你也行啊,能不能叫来一个云朵,架云给老爹瞧瞧,用不用先翻个筋斗啥的?”
小白还真听话,啪得一下,翻了个跟头,然后,身子直接腾空而起。等田小胖再发现的时候,这家伙已经骑到小霸王的背上。
“下来,赶紧下来!”田小胖四下里踅摸踅摸,还好没人,这要是被人发现,非得把这两个当成妖精不可。
叫下来叮嘱一番,告诉它们,在外人面前,不能随便暴露,田小胖这才提着保温桶,乐乐呵呵地往许老的住处溜达。
他当然有理由高兴,哼哈二将的进化,代表着黑瞎子屯的领地,又可以向外扩张了。首要目标,就是上两天提到的郭家洼子。
到时候,黑瞎子屯周围的领地,就能彻底连成一片,大有可为啊。
怀着美妙的心情,来到许老的小院儿。院子里的小狗崽热情地扑过来,田小胖连忙将保温桶提到半空:“等一会儿再玩,别把药碰洒喽。”
在屋门口,许老的孙女已经等在那里,这丫头,年纪跟梁小妹相仿,就是眼圈有些泛红,瞧着楚楚可怜的。脸型和气质,有点老版红楼里的黛玉的风情。
不是说脸蛋长得多漂亮,主要是那种烟雨朦胧的气质,很独特,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田小胖扬扬手,却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只好点点头。那丫头也朝着小胖子点点头,嘴里轻声说着:“我叫许铃铛。”
“你叫俺小胖或者胖哥儿都成。”田小胖迈步走过去,准备进屋。然后就听到一个幽幽的声音:“虽然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救命的灵丹,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嘿嘿,田小胖抓抓后脑勺,也没解释。进到屋里,只见梁老爷子坐在炕沿上,许老则躺在炕上,两个人正聊着什么。
地上的椅子里,还坐着一位保健医,看到田小胖,那位医生不经意地皱皱眉,显然,也是把小胖子当成了混子,是为了讨好许老的一位投机者。
反正田小胖心底无私,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凑到桌上,放下保温桶,小心翼翼地把饭碗拿出来。
“你这药都是什么成分?”那位保健医显然还不放心,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
没等田小胖说话呢,炕上传来许老沙哑的声音:“铃铛,把药端过来。你们啊,都小心过头了,谁还能害我不成?”
“许老,吃药万万不能儿戏。”保健医站起身,嘴里还想争辩。
整得风声鹤唳的,至于吗?田小胖有点瞧不上这位,嘴里忍不住冒出来一句:“反正都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呗——”
说完才意识到好像有点不对,嘴里呵呵着,好不尴尬。
“你!”保健医怒视田小胖,估计心里都把小胖子给骂死了:会不会说话。
就连走过来端药的许铃铛,都幽怨地瞥了田小胖一眼,搞得小胖子更尴尬了。
这时候,炕上又传来许老的声音:“我戎马一生,当一回死马又何妨?”
说完,把孙女就到嘴边的半碗黑乎乎的药汁,一饮而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