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1 9 月, 2020
歷史小說

8c9xy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乘龍佳婿 線上看-第八百六十八章 分家鑒賞-alxue

乘龍佳婿
小說推薦乘龍佳婿
在如今这个年头,分家两个字,是大户人家最大的忌讳。就连和老爹以及两个兄长关系不好的陆三郎,那也是分户分居不分家,哪怕陆夫人悄悄补贴无数,明目张胆地偏袒幼子,可也终究不能把整个家当分得干干净净。
父母在,不分家,大多数人家都当成金科玉律,所以当李夫人得到侄儿带回来的这个口信,那当然是大惊失色,不可置信,当天就立刻坐车赶了过来。等到被人客客气气地带到了庆安堂,她就发现这儿竟满满当当都是人。
然而最醒目的,却是那一对容貌般配的金童玉女。之前李夫人才见过朱莹,一直在想是何等男子才能配得上这么光彩夺目的姑娘,如今一见张寿,她不由得生出就该如此的心情。
等到朱莹亲自上前来,为她介绍了今日来人,她这才发现,除了赵国公朱泾的儿子女儿媳妇女婿之外,赵国公府的姻亲都到了。渭南伯张康到了,张寿的养母吴氏也到了,两人见了她都特别客气地打招呼,她自然也连忙还礼。
见两人全都面色如常,李夫人这才隐隐觉得,赵国公府这所谓的分家,大概没什么太大不了的,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日后兄弟姊妹各管各的,不顾他人。
而很快,东次间里就有妈妈出来捎话,说是太夫人请她们进去。李夫人本想落在后面,却只见赵国公夫妇却先让了渭南伯,随即又请她在前,意识到这是依照朱家第三代长幼,她谦逊了两句也就依了。当进入这略显昏暗的房间,她就看到了床上倚靠着大引枕的太夫人。
虽然人颇为消瘦,但此时精神却很不错,见到她时还和蔼地笑了笑,温声说道:“亲家母,孩子们这都要成亲了,却突然把你请过来,说来也实在是唐突。可是,有些话拖到日后再说,有些事拖到日后再办,我也怕彼此心下反而存下芥蒂。”
如此开门见山毫不避讳的说话方式,李夫人还是第一次在相对陌生的人身上见到。因而,她微微一怔,连忙含笑说道:“二公子就算和我家清娘成婚,他们也是晚辈,自然应该凡事都听长辈们做主,哪能因为一点点事就心存芥蒂?”
“话是这么说,但我却不能亏待了他们。”
太夫人抬起头笑看了一眼朱二,随即就吩咐众人都坐,自己却又在江妈妈的伺候下喝了两口参汤,这才再次直起腰抬起头。
“赵国公这个爵位,是泾儿自己真刀真枪拼下来的,所以他虽然还有其他不成器的兄弟,但如今都不在这里。”
“我这个当娘的虽然还在,但早早就让他们分了家,别人说我狠心,但我知道,他们若是不放出去,那就更加没出息,一辈子只能在赵国公府的荫庇下混吃等死。从前我一度以为二郎也脱不了这样一个结果,没想到临到老,还是见证了奇迹。”
自己居然被祖母形容为奇迹,朱二简直是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可是,太夫人下一半的话说出来,他那张脸就渐渐由红转为了正常。
“二郎上有一个文才武略全都出色,自身从不怕苦,努力不辍的长兄,下有一个聪明绝顶,凡事一点就成,从来不在乎外人如何言说的妹妹,他这个夹在当中的显不出来,再加上交了一群也同样中不溜的朋友,从前自然是有些不好的名声。”
“其实天底下最多的就是他这样的人,若是人人都惊才绝艳,那还要朝廷的选才何用?所以,我这孙女婿阿寿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没有强求每个人都文武出众,而是让他们找到自己可以做的事。”
“我知道二郎最初未必就喜欢面朝黄土背朝天,和一群老农打交道,但他能够真的这么做,而且不怕苦,那就已经远远超过他那些叔叔伯伯舅公之类的人了。”
一口气说到这里,太夫人稍稍歇了一歇,这才笑着说道:“今天分家,祭田家庙不分,这是大郎的守业根基。而且泾儿他们夫妻尚在,其他的田庄产业,一分为四,一人一份。”
此话一出,别说李夫人大吃一惊,就连渭南伯张康也吓了一跳,吴氏更是一脸不知所措地去看张寿和朱莹。结果,最先反对的也是渭南伯张康。
“太夫人,您和赵国公以及夫人都还好好的,就给孙子孙女们分家,这就已经很出格了,可就算要分,也没有小辈和长辈一样的道理。哪怕是二一添作五,让三个小儿辈分走一半,谁还能说一句二话?听我一句劝,这样和和美美的岂不是好?”
“渭南伯你这话在别家都行得通,但在我们家却不行。大郎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但每个月的俸禄,却还是都交到公中,然后去领他的那一份钱粮。虽说他父亲专门给他划了每年的用度,但他这种不贪更不在乎钱的,若是不够呢?虽然家里制度如此,但何其不便?”
“你女儿如今是家里主持中馈的人,但就因为她当家,还不能处处都向着大郎,纵使不能因此驳了大郎的用度,却不能他要什么就给什么,得尽着那条所谓的界限才能给。你问问她,这当家主妇好不好当?”
渭南伯登时哑口无言,甚至都不用看自己的女儿,他就知道,太夫人这番话算是说到了根子上。
他家里是没有朱廷芳这种立得起来的得力儿子,如果立得起来,哪里能受得了这种事事还得尽着家中规矩的日子?他最瞧不起那些自己没用,却还只知道压制儿子的父亲!
而太夫人见渭南伯已经明显被说服了,她就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别看二郎现在好似在这家里谁都能压他一头,可他也是个心高气傲的,日后一个成亲的男人,难道还要让他领着每月份例的那点钱,在父亲和兄长的羽翼之下过日子,每到用钱的时候,还要张口?”
“分了家产下去,谁要是真的把持不住全都糟蹋光了,那是他的事,就算穷死饿死,也不能抱怨半个字。但不分家产的话,看着和和睦睦,其实那些私底下的怨言又有多少?”
这时候,就连赶来的时候曾经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力劝太夫人收回之前那打算的李夫人,也不知不觉被说服了。毕竟,太夫人这分产的方案已经是公平到太过偏向于三个孙儿孙女了,至于什么出面力主朱莹这个出嫁的不该分,她是想都没想过。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太夫人想得很周到,我原本不该说什么。但莹莹嫁到我们家,说实话,我们家多了一个最得力的当家人。莹莹若是再得分产,回头还请诸位做个见证,把单子开列出来,日后也好留给她的儿女。”
声音虽然低沉,但吴氏此话却是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坚决。今天看到朱家次媳的嫁妆,再看一看上一回朱家长媳那看似和朱莹差不多的嫁妆,对于张寿简直是娶回来比一尊小金人还要更有钱的媳妇,她那种体悟就更深了。
虽然张寿婚后直接把自己的产业全都交给了朱莹,她也从不过问儿媳妇的嫁妆,可如今眼看太夫人还要再把家产分给朱莹一份,她哪能不惊疑?
人家就算信任张寿,也信任她,可总得把话说清楚,把事情做在前头。否则日久天长之后,有个万一怎么办?
太夫人对吴氏已经非常熟悉了,此时见一贯都不太发表意见的她竟是如此坚持,而朱莹已经立刻上前小声规劝,人却难得执拗,就是不肯听,而张寿则但笑不语,她就笑了起来。
“也罢,事先说一个清楚明白,也没什么不好,就依照亲家说的办。”
见太夫人特意用了这样的称呼把自己和李夫人区分开,吴氏自然感激,随即又因为自己抢先说话越过了李夫人而赔礼。
李夫人也没有因为吴氏只是养母便心存轻视,连忙道了不妨,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意见,那就是分家不分居。
而对于这样的提议,赵国公朱泾就不假思索地点头道:“自当如此。赵国公府又不像那些几世同堂,儿孙分支众多的人家,住得太挤于是不得不分居。这里空房子多的是,若是二郎成婚之后搬出去,我们和大郎夫妇住这么大地方,又浪费又冷清。他又不是陆家那小胖子。”
陆三郎这个时候被拎出来当反面教材,张寿忍不住有点想笑,再看到朱二已经是根本不忍了,直接侧头笑了起来,,他就咳嗽一声道:“岳父说的是,一家人自然住一块最好,莹莹的院子都还留着,她和我都不时回来住,更何况朱二哥?”
李夫人听说过朱莹婚后还不时回娘家住,而且不是一个人,常常是连张寿也一块来,有时候甚至还带上吴氏这个婆婆,那架势只当是串门,此时真的确证了这一点,她不禁叹为观止。于是,她就笑着附和道:“亲家老爷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
既然分家这件事已经没有异议,太夫人趁着此时精神尚好,就让江妈妈拿来一式四样册子,交给了儿子儿媳以及两个孙媳和孙女婿的长辈,由着江妈妈一一说明其中价值。
而江妈妈的记性和条理明显非常出色,哪些是因战功赐下来的,哪些是用赏赐的银钱买下来的,哪些是经营所得,哪些又是因为别家遇到什么事而转手……反正一处处田宅店铺,她都说得清楚分明。
而等涉及到存在钱庄上的那些银钱时,渭南伯和李夫人刚刚想说要避嫌,却被太夫人发话止住了:“我家的钱全都来得清清白白,并不怕别人知道,你们只管看,否则哪里知道是否公允?”
李夫人和渭南伯你眼看我眼,随即去看吴氏时,却发现吴氏也在看他们。三个人齐齐这么一愣之后,干脆就低头继续看了。而这一次,先开口说话的却不是他们当中任何一个,而是赵国公朱泾。
“娘,之前莹莹陪嫁不少,你和九娘也都贴补了她,家里怎么还有这么多田宅和银钱?”
低头看册子的朱泾一副被自家财产给吓了一跳的模样,此时那眉头甚至有些拧了起来。而当看到下头子、媳、女、婿,赫然没有一个人在乎这些,都在各自说各自的话,就连朱二也被朱莹和张寿拉到一边,他突然觉得自己这大惊小怪的样子有些失了父亲的威严。
可还没等他咳嗽一声,重新摆出身为人父的架子,一旁的妻子九娘就若无其事地直接刺了他两句:“你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哪有功夫管家里置办了多少家业,哪有功夫去管得有多少银钱才供上上下下一大家子开销。要是没有母亲,这家里早就喝西北风了。”
“哼!”
朱泾终于再也维持不住那张脸了,重重冷哼了一声就没好气地将手头那份单子撂给了九娘,随即用一种说一不二的语气说:“这事儿你们定就行了,不过是一些田宅银钱之类的身外之物,给他们三家多分一些也无妨。”
见朱泾说完这话就不耐烦地大步出去,渭南伯张康顿时笑出声来,随即就故意一本正经地说:“这要是放在外面,单单每个田庄每座房子值多少钱,那还有的吵,朱家倒是好,当家老爷直接就头也不回走人了。总之就如此吧,太夫人您说话,我们听着。”
于是,朱二就耳听得某某田庄,某某屋宅,某某店铺分到了自己的头上,都是他从前压根没想过,更没奢望过会分到他头上的……而临到最后,分给他五万贯现钱,则是让他直接大惊失色,这才总算是明白,自家父亲为什么会出声质疑,而后更是恼羞成怒拂袖而去了。
如果他分到的是一份,家里的总数就是四份,这就是整整二十万贯的现钱,说不定汇票在某个钱庄砸下去,直接就会把那家钱庄挤兑到破产。而下一刻太夫人说的话,朱二听了更是倒抽一口凉气,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至于那些金银首饰,我也没上册,回头两个孙媳妇和莹莹一人一份,大抵是一人一箱子,至于价值如何我也没细看,都是她们分的,料想一家也有个万儿八千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