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ptt-第575章 人蔘:說實話,我都已經想抽自己老臉了看書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上山的时候,独眼男他们都警惕的很,表情也不那么欢快。
但现在……每一位都满脸笑容。
身心得到释放,轻松愉悦,视野都开阔了许多,一眼望去,这天真的很美好。
“鸡弟,你是不是腿废了,能不能走快点。”骑在邪物公鸡身上的人参拍打着他的脑袋,邪物公鸡腹部鼓鼓的,吃得太饱,差点将肠胃给撑爆。
邪物公鸡想反抗。
瞬间将人参祖宗十八代全部喷一下。
想想算了。
既然走上卧底这条路,就不该到处树敌,忍一时风平浪静,来日等我绝地反击,一脚踩死你这家伙。
“咕咕!”
习惯性的叫喊着,算是对人参的一种回应。
很快。
走到山坡的时候。
那群星空大族子弟都在原地休息着,看到从上面下来的林凡等人,他们投来惊讶的目光。
“他们下来了。”
“在上面遇到了什么,看他们的神情,好像都有收获。”
“该死的家伙,怎么能有这种威压。”
懊悔!
愤怒!
充斥着星空大族子弟的内心,他们都很不服。
可是不服又有什么用。
实力不行,扛不住恐怖的威压,就连圣人境强者都扛不住,更不用说他们了。
林凡他们要回延海市。
独眼男等人心满意足,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偶得一些机遇,长白山很大,机遇很多,绝对不是某个人能够独占的。
“林凡,怎么了?”独眼男发现林凡停下脚步,朝着后面看去,看的很认真,仿佛是感应到某种事情似的。
林凡道:“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怪?
独眼男相信林凡的感觉。
像林凡这么强大的人,感知特别的灵敏,连他都感觉怪怪的,肯定有问题。
因此!
他才不会蠢蠢的反问,是不是太敏感了。
问这种问题的只有脑子有坑的人才会这样做。
“回去吧。”
林凡没有多想,跟他暂时没有关系,刚刚的战斗,虽说是一面倒的碾压,但火力全开后的感觉,真的好爽。
星空大族们看着他们的离开的背影。
有人想上前攀谈。
询问里面的情况。
只是没有这样做,也许是感觉有点问题,或者就算询问,对方也未必会理睬他们。
所有人都看向远方。
那里到底有什么。
好特么的想上去啊。
……
星空。
三族老祖聚集。
巫神族,泰坦族,金刚族三位老祖都是纵横星空,执掌日月星辰,一念间能破灭星河的恐怖存在。
更是各族的根基。
有他们在,族就不会被灭。
族内所有资源都是为他们服务,因此,想要再出一位老祖级别的强者,真的很难,资源,运气,天赋缺一不可。
他们站在星空中,身体宛如光影,映照星空,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跪地膜拜。
“本座劝你们不要冲动。”龙神想阻拦他们去找林凡的麻烦,对他们来说,跟林凡没有任何交集,唯独看上那里的机遇。
“龙神,不如你跟我们结盟如何,我们联手,诸天星辰谁能是我们的对手。”
“没错,那颗星球恒古存在,充满无数未知之果。”
“他伤我们族中子弟,便是结了因,现在该有果了。”
三位老祖对龙神的出现,略显惊讶,许久未出现的龙神,最近出现的很频繁,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有种跳来跳去的感觉。
同时小如来也是一样。
明显是在为踏入禁地做准备。
到了他们这种地步,境界是一样的,但也分高低,禁地是他们最终的归宿,那里是混乱的源头。
不知从何开始。
禁地出现。
踏入到禁地中的人,无一不是老祖级别的,有的死在里面,有的拼尽全力,奄奄一息的出来,没人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但进入到里面,还能出来的,都有着质的变化。
就算询问他们,他们也闭嘴不言。
龙神沉声道:“你们把那里想的太简单了。”
巫神族老祖道:“龙神,我们知道你跟对方交过手,你说输赢如何?”
“平手。”龙神是要面子的人,他也不好说那天的情况,只能说是平手,感觉没有问题。
“单打独斗是平手,那你认为我们三位老祖联手跟他斗一斗,谁输谁赢?”巫神族老祖问道。
龙神叹息一声,颇为无奈,这是送命题,如果他说你们会输,那他们三人便会认为你龙神能够跟对方平手,意思就是我们三人联手也不是你的对手,不如练练好了。
虽说都是同样的境界,但龙神有把握镇压三位中的任何一位。
可他们三人如果联手的话,就算他都会感到吃力。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
打斗已经绝非那般的简单。
举手投足间,蕴含着宇宙大道,战斗的场景将会非常的惊人。
巫神族老祖笑道:“你不说话就说明,你也知道不可能。”
龙神心态有点小炸。
我不说话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很有可能要悲剧,竟然被你们认为是这样。
算了。
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
想去干就去吧。
希望到时候不要后悔。
龙神知道林凡的实力很厉害,这群家伙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先不说别的,就说林凡徒手击退成年吞星鳄,从头到尾表现的很轻松。
没有任何难度。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就已经不是老祖能够做到的。
就算你们三人联手都未必能够将对方怎么样,有必要如此贪婪嘛,你们要是看上那些机遇,大可自己去偶遇,地方那么大,足够你们挖掘的。
竟然想着独吞。
将对方干趴。
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
龙神没有多说,直接离开。
“他找我们是什么意思?”金刚族老祖问道。
巫神族老祖道:“听说他跟那家伙关系不错,想来是调和吧。”
“哼,白日做梦。”泰坦族老祖不屑的很。
他们都是各族的老祖,地位同等,决定好的事情,能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吗?
星空另一处。
小如来绽放金光的正在宇宙中,周围的星辰跟他相比,都显得黯淡无光。
“他们都去了吗?如果我是他们的话,还不如跟我们一起结盟闯一闯禁地来的好。”小如来淡然道,他心里想着一件事情,派出的十位传教者,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收获。
当然。
这些都不重要。
都只是小事而已。
没必要放在心上。
龙神道:“他们可能要栽在那里。”
小如来道:“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跟我们有何关系,这群陷入迷途的人,境界之高又能如何,还不是看不清眼前的迷障,如果能入我之门,倒是可以带领他们走上正路。”
“阿弥陀佛。”
“这段时日,我深知那星球有佛家高院,我准备前去交流一番,共同宣传佛法。”
小如来对佛家高院很有兴趣。
比他派遣十位传教者要好的多。
龙神道:“我劝你别去作死,那是他们自己的势力,外人是不可干预的。”
他知道小如来的想法。
不就是想传道嘛。
龙神想着小如来到底是被谁忽悠走上这条路的,别的星空大族都同血同脉,唯独小如来这方大族,完全就是鱼龙混杂,各族之人都有。
没有根基,没有血脉牵连,却还成立了,想想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小如来笑道:“龙神,你这样想就错了,本座这不是干预,而是合作,我想他们会喜欢的,如今的时代,禁地才是本座最重视的地方,吞星鳄被击退的时候,我跟随而去,发现他就是进了禁地,我认为禁地之中有掌控者,只是没有出面而已。”
简单的交流,看似没有什么。
但小如来说的话并无道理。
龙神也有琢磨过这件事情。
吞星鳄为什么能够畅通无阻的在禁地内横行,肯定属于某方势力。
……
数日后!
十一月二十二号!
延海市。
风有点喧嚣,但吹拂在众人的心头很是不错。
独眼男整合着成员,忙碌着,将从长白山那里带回来的植物栽种好。
将那些植物栽种好后。
他发现周围的地势明显有所改变。
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些都是那些植物带来的,在长白山上的时候,平平无奇,没想到栽种在这里,就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看来特殊部门还是太贫穷,任何一件在长白山毫不起眼的东西放到这里。
就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实在是没有想到。
“最近医家老妹儿干什么呢?整日不见她身影。”独眼男问道。
永信大师道:“我见她从长白山带回来一个泥土罐子,回来后,就一直将自己关在屋内,谁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独眼男琢磨着。
看来她在长白山找到好东西了,心里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竟然将自己关在屋内那么长时间。
想也想不明白。
只能等她出来才能知道。
街道上。
林凡带着老张在街道上巡逻着,他们的任务很简单,看到需要帮助的人,就主动上前帮忙。
修炼神道的人参,思绪已经跟他的信徒联络在一起。
也就人参没有那种修炼的心思。
随便找一位有点头脑的,稍微有些干劲的,遇到这种机会怕是会笑死。
神道看似不强。
其实修炼进度绝对跟坐火箭似的,哗啦啦的就能暴涨到极高的境界。
可惜。
人参对这种事情好像一直都不是很感兴趣。
从未将神道修炼的情况放在心上。
楚霸王在今世
突然间。
“人参,你怎么了?”林凡发现人参的表情有些凝重,好像遇到什么事情似的。
骑在邪物公鸡身上的人参,神色凝重的很,听到主人的声音后,瞬间反应过来。
“没事。”人参说道。
只是他的脑海里一直有道声音响起。
那是在无数白光中出现的一道金光,从其中脱颖而出,可以说白光就是信奉人参的信徒们,祷告的信仰之力,最终的归宿都是被人参神道金身吸收。
可是这道金光直接涌入到人参的脑海里。
到底是何等的信仰才能做到这一点。
人参感受着。
好像是求助的信息,而且还是将死之人,寿命已经到了,也就是老死,对于人参来说,这关我屁事啊,世界上可怜的人很多,要是我都回应,还不将我搞死。
不理睬。
就是不想理睬。
当做没事发生。
人参可没有达到林凡那种心怀天下的境界,谁遇到困难都要帮助。
直接无视,继续跟着林凡逛街。
可是没过多久。
又是一道信仰金光袭来,依旧是求助的信仰,虔诚中带有哭声。
“好烦。”
人参对此烦不胜烦,啥神道修炼,简直头疼的要死,早知道会是现在这样,他都懒得修炼神道。
跟随在恐怖如斯的主人身边,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哪里需要自己修炼。
完全没这种必要。
“人参王,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听到那道金色信仰里蕴含的祈求。
人参只想吐口水。
救个妹妹。
真当我人参是活菩萨不成,有求必应那种事情,我可做不来,上次起锅刮毛,还是看在信仰这玩意好像有点意思。
早知道像现在这样麻烦,我人参还理睬你们个大头鬼。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逆天改命,得多大的代价。
玩不起。
真心玩不起。
人参面不改色的在心里吐槽着。
与延海市相隔一段路程的城市里。
一间普通的砖头屋内。
一位仅有七岁的小女孩站在床边看着躺在那里的爷爷,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着。
而躺在床上的老头已经八十多岁,头发全白,满脸的老皱纹,就跟树皮似的,此时的老头很虚弱,已经到油灯枯竭的时候,寿命即将到头,属于安乐的离开这世界。
这放在任何一个家庭。
都属于喜丧。
可是躺在床上的老爷爷,抓着小女孩的手,无声的目光祈求的看着站在屋内的人,这些都是他的亲戚朋友。
已经隔了好几代。
但亲戚的关系不会有假。
“我离开后,最不放心的就是我的孙女,你们能不能帮我照顾她到成年,不念书也行,只想她能平安的成年。”老头语气虚弱的说道。
站在屋内的亲戚们面面相觑。
谁都没有说话。
这小女孩跟他们是没有关系的,那是老头以前捡到的,没人认领,最后自己养了,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没事找事干。
也不看看自己的年龄。
竟然还想着收养弃婴。
现在自己要死了,就想让他们帮忙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他们过来就是想看看老头死后,有没有财产什么的。
否则大家都这么忙。
谁有闲心跑到这里来。
老头见没人说话,内心倍感凄凉的很,缓缓道:“这些年来,我省吃俭用,还有四万存款,只要给她一口饭吃,养到成年,我可以将存款都给你们。”
众人听到存款,听头一喜。
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这嘛。
可是听到只有四万的时候,他们都想离开,竟然只有这点钱,还要养这野丫头到成年,这不仅没得赚,还得倒贴。
谁愿意干这种事情。
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大舅,不如这样,你将这笔钱给我,我给小丫头找家孤儿院,你看行不行。”
听到这话的老头,浑浊的眼睛里陡然冒出怒火。
如果是健康的时候。
老头绝对会指着对方的鼻子,你给我滚。
可如今,人之将死,心有感应,只想在枯竭的时候,将孩子安顿好,他知道围在这里的亲戚,都不是可靠的人,可是不靠他们,又能靠谁。
小丫头心里不断的向人参王祈求着。
她没有去过延海市,也不知道人参王是什么样子。
只是听别人说过人参王。
她听别人说,延海市有个人参王,特别的神,特别的灵,拜一拜都有好运,那是有求必应,神奇的很。
相信这话的小女孩,一直在祈祷着,希望人参王能够帮帮爷爷。
延海市。
人参烦的很,好烦啊,你跟我讲你爷爷多好干啥子,我人参王就是江湖神棍,给你们喝点毛发水,治点小病已经给足恩赐了。
现在你这要求有点高。
【人参王,求求你,我爷爷真的很好,我舍不得他离开,以前一直喜欢带着我到处玩,虽然我爷爷年龄大了,但每当我看到别的小孩骑在父母脖子上的时候,爷爷都会很辛苦的举起我,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我好心疼我爷爷的。】
【爷爷说以后要送我念书,一直省吃俭用,自从捡到我后,就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也没有买过一双新鞋子,可是每年都会给我买新东西。】
……
人参王内心毫无波动。
并未将这些情况放在心上。
“人参,你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好。”林凡真的发现人参的状态不是很好,关心的询问着。
人参道:“没有,只是遇到一些事情而已,不想就好了。”
林凡喜欢帮助别人。
老张没有太大的主见,一直以来都是跟随着林凡的想法走,林凡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而林凡也是很赞同老张的想法,也是相互的信任。
这种情况说实话。
就属于很尴尬的场景了。
至于邪物公鸡……
人参看的很开,也很准,这位就是他最为忠实的鸡弟,一直都是跟他站在一起的。
危機四伏
毕竟吃他的屎跟口水,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滴屎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在这段时间里。
人参被骚扰着。
而林凡已经扶了几位老爷爷跟老奶奶过马路,还帮一位老妇女搬了一次家,老妇女邀请林凡上楼坐坐,喝点水,被林凡给婉拒。
人参发现这些被帮助的人真的很热情。
就说那位老妇女,看向林凡的眼神里,都冒着璀璨的光芒,好像到楼上还有所求似的。
也许是天干物燥,需要加点水。
人参脑海里还有信仰传来。
原本,人参是可以彻底屏蔽的,但是没想到,这道金色信仰击穿所有防备,直击人参的心灵深处。
【人参王,只要能让我爷爷活着,我愿意将我一半的寿命分给我爷爷。】
人参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在这段时间里,信仰一波一波的涌来,已经知道对方具体的情况,被领养的小女孩,年龄还小,对他这人参王的信仰很精纯。
哎!
人参动容了。
“主人,能不能等下。”人参喊道。
林凡道:“怎么了?”
“等我一下就好。”
人参没有告诉林凡,对他而言,这是很丢脸的事情,想他人参王从来不是心软的存在,就算那些家伙想占他便宜,都只是占点屎尿啥的。
想伤到他根本,别做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天王老子都不行。
修炼神道的好处,就是能够隔着遥远的距离,人前显圣,这在他没有修炼神道的时候,是无法做到的事情。
人参顺着那股信仰摸索过去。
林凡惊讶的很,他看到人参的精神体进入到虚空,然后消失不见,很神奇的一幕,他没有阻拦,而是静静的守护在人参身边。
遥远的地方。
呜呜……
砖头屋内只有小女孩的啼哭声,那些亲戚都到了外面,最终还是没有人答应,亏本的事情,真的要是领养照顾,只是累赘而已。
老头已经走了。
带着遗憾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最放不下的就是孙女。
全球之英雄联盟
“你们说这接下来怎么办?”
“能怎么办,办下后事就行,谁办这钱就归谁。”
“我说的是那丫头。”
“送到孤儿院。”
“嗯,这点我很赞同,这也是那丫头唯一的出路。”
“哎,老头就是烦,也不看看自己的年龄,竟然也敢收养弃婴,现在好了吧,他拍拍屁股翘辫子了,留下的这丫头,还想让我们养,打的真是好算盘。”
“话也不能这么说,他可是你大舅,我记得以前你结婚没彩礼的时候,你大舅可是给你拿了些钱啊。”
“提这干什么,我不是还了嘛。”
“你这说的,过了十几年才还。”
“什么意思,你好人你领养啊。”
“吵什么吵,都是亲戚的。”
一群人默不出声,站在外面干抽着烟,吞云吐雾,至于里面的情况,他们一点都不关心,由着去就行,先让那丫头哭哭,等苦累了,他们在进去收拾烂摊子。
屋内。
小女孩匍匐在爷爷身上,哭的很伤心。
突然。
冰冷的屋内,有金光照耀着,金光照射在小女孩身上,一股温暖凭空而起。
小女孩抹着眼睛,疑惑的看着后方。
当看到面前漂浮着一道璀璨金光虚影时。
红红的眼睛里浮现出震惊的神色。
噗通!
“人参王,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小女孩跪在地上,磕着头,小小年龄,也不怕疼,嗑的轰隆作响,额头红了一大片。
人参看着眼前一幕,心里无奈的很,搞的都是些什么事情,生老病死是正常情况,他真的不想管,而且也不是那么好管的,可是……
他都想怒抽自己几巴掌。
怎么会被感触到。
要是被鸡弟知道,肯定要被笑话。
“吾乃人参王,信仰者得祝福,你之孝心感动天地,但生老病死乃是天数,你可知道。”
“我知道。”
“但你之孝心感动了我,便如你所愿。”
人参王心里吐槽着,可是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那是一本正经的很,说的话高端大气上档次,忽悠逼格极高。
只是跟一位小女孩说这些有什么用。
唬住又有什么用。
“谢谢人参王。”
“记住,今日之事不可告诉任何人,需永远放在心中。”
“赐命二十年!”
人参王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没气的老头,想要起死回生,真的要损伤根基的,没办法,既然被哄骗过来,那只能认了。
玛德。
以后绝对不干这种事情。
吃力不讨好,我人参只想老老实实的跟随在主人身边,作威作福,做好事啥的,就交给别人好了。
此时。
人参自斩一臂,化作一道金光打到老者体内。
“好了。”
话音刚落。
人参王化作金光离开。
小女孩急忙看向爷爷……发现原本脸色雪白的爷爷,脸上逐渐有了血色,甚至都有了呼吸,这完全就是从阎罗王手里抢人。
功效强大的让人害怕。
这就是人参王真正的营养。
就算死人,就能弄活。
……
延海市。
精神体回到本体内的人参,原本精神的很,可顿时,整个人显得很颓废,骑在邪物公鸡身上都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能跌倒似的。
“人参,你……”林凡发现人参的异样,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间,变得如此虚弱。
就在人参准备开口时。
一道玄妙之光从天而降,涌入到人参体内。
骑在邪物公鸡身上的人参,猛地漂浮起来,身上绽放金光,仿佛是金光铸体,彻底成就了神道金身。
颓废之势消失的无影无踪。
精气神彻底饱满。
“这也行?”
人参心里惊呼着,根本想不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甚至有些难以相信。
小女孩对自己的信仰竟然达到这种程度。
而且刚刚涌入到体内的光,好像是功德……
林凡笑着。
他能感觉的到。
人参刚刚肯定偷偷摸摸的去干好事了。
只是没有说出来。
但从天而降的光,他看得见,也能感应的到,那是对人参的赏赐。
神道玄妙的很。
如果人参多琢磨,多研究,就会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PS:没办法,这章只能七千字了,原本想写到十点发,应该能干到一万二三四左右,刚朋友喊吃饭,难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