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397. 欺人太甚!展示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你是点苍氏族的妖?”
葬天阁一线之隔外,东方玉坐在一块大石上,望着空灵。
空灵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
她不喜欢东方玉。
在空灵看来,东方玉太过注重利益交换了,与苏先生的大公无私比起来,简直就是萤火,这与她的性格极度不合。因此也就连带着,不想跟这样的小人有任何交谈。
东方玉自然也看得出来。
但他不以为意,只是他轻笑一声后,便开口说道:“作为妖族,你为何会跟在苏安然身边,并自称是她的剑侍呢?空灵……姓空,应该是点苍氏族的嫡系族裔吧。”
虽说是疑问句,但东方玉却是以直述般的淡然语气开口,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空不悔,是你什么人?”
帝师 南宫吟
空灵黛眉微蹙,脸上有几分不耐烦:“有事?”
东方玉仿佛没看到空灵脸上的不耐烦一般,继续笑着开口:“我观苏安然此人,剑技并不算高明,但一手剑气技巧的确无人能出其右。我也看过你的修炼,你显然并不擅于剑气,所以何不专注于剑技呢?”
“学彼之长,以补己短。”空灵淡淡的说道,“这是我们剑修的事,你一个术修懂什么。”
“我虽是术修,可我族里却也有剑修啊。”东方玉笑了笑,“尤其是我二房一脉的哥哥和姐姐,他们可是我们东方家的剑道天才呢。所以对于剑修这个体系,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哦。”空灵点了点头,“就这?”
东方玉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
“我族里传承的典籍,有许多珍贵的剑道典籍,我闲时也翻过一二,自认还是有些了解的。”东方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脸上再度浮现出几分和煦的笑意,“你可能不知道,玄界五大体系虽各有不同,但正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在高层次的境界时,五大体系都是会有一些共同处。”
说到这里,东方玉刻意顿了一下,然后再接着说道:“或许我并非剑修,也无法指点空灵小姐的剑技,但以空灵小姐的聪慧和天资,说不定与我探讨时,便可以触类旁通,有所顿悟呢?”
“就这?”空灵挑了一下眉头。
东方玉的脸色再度一僵,脸皮不由得抽了几下。
他望着空灵,内心已经开始万马奔腾。
他倒也没想收服空灵。
虽说他并不知道苏安然是如何折服空灵,让她愿意追随苏安然成为对方的剑侍,但在东方玉看来也不过只是利益交换而已。而如果是利益交换的话,他们东方世家从第二纪元屹立至今,收集的典籍自然不少,单论剑道典籍的话,只在万剑楼之下,这这还是因为万剑楼有《剑典》,门下弟子只要够格观阅剑典都或多或少能够创出一招半式的剑技。
所以在东方玉看来,自己并不想收服空灵,只是想跟对方有个利益交换,哪怕无法换取对方成为自己的客卿,但通过空灵搭上点苍氏族,为自己谋一张底牌,这不是合者两利的事吗?
空灵凝视着东方,淡淡的说道:“你可懂剑气的十二种运用技巧?”
樱花泪之庶女惊华 雪花静静飘
“不懂。”东方玉摇头,“剑气有这么多种运用技巧吗?”
空灵不答,再问:“那你可知如何在不同的环境下,如何最大程度的发挥剑气的威力?”
“不知。”东方玉再度摇头,“剑气素来不以威力著称,出招式不是倾尽全力即可吗?”
空灵眉头轻挑,面露不屑之色:“那你可曾见过,一道剑气摧山毁林,三道剑气荡平山川湖海?”
“不曾。”东方玉还是摇头,“可……”
空灵不给东方玉开口的机会,眼神轻蔑:“呵。就这?……你什么都不懂,亦不知,甚至未曾见过剑气真正的强大与可怕,就妄言能和我探讨剑道,让我有顿悟?”
“我是未曾见过剑气的强大,也不懂你所言的剑气。但我观人素来极准,你本就不擅剑气,专修剑技方为上道,你为何要摒弃自身之长,跟着苏安然学剑气?”东方玉难以置信,“我族藏书阁内剑技典籍应有尽有,几乎不在万剑楼之下,难道这还不足以让你心动?”
“呵。”空灵冷笑一声,“你在教我做事?”
东方玉沉默了。
他觉得自己没办法跟东方玉沟通了。
这一刻,他觉得妖族真的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生物。
空灵转过头,不再理会东方玉。
转过头继续凝视着葬天阁的空灵,此时只觉得:苏先生诚不欺我,教我的方法可比我那个表面哥哥有用多了。
所以此时此刻,她的表情是这样:(๑•̀ㅂ•́)و✧
一时间,东方玉和空灵两人彼此间也就暂时都没有谈兴。
东方玉是觉得,自己跟妖族这种蠢货没什么好谈的。
空灵则是纯粹不喜欢东方玉,此人别说是和苏安然比较了,甚至还不如她的表面哥哥。
如此略微等了片刻后,东方玉突然起身,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不对。”
“嗯?”空灵转过头望着东方玉,脸上有几分疑惑。
东方玉没有理会空灵,而是快步走到葬天阁的一线之隔前面:“时间太久了。”
他面色阴沉,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两三百米的距离,对苏安然而言不过就是几步路的程度而已。我们在这里也已经等了有半盏茶时间,这个时间甚至足够他跑出一个千米的来回了。”
听到东方玉的话,空灵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你干什么?”东方玉猛然伸手拉住打算闯入其中的空灵。
“我要去找苏先生。”
空灵真气一荡,震开了东方玉抓住自己手臂的左手。
“葬天阁必然发生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变化,现在贸然进入就是找死。”
东方玉冷声喝道,同时右手掐指点算。
只是随着他的举动,脸色却是渐渐变得越发的难看起来。
“天机被蒙蔽了。”东方玉的脸色有几分苍白,冷汗从他的额前冒出,“但却并不是因为葬天阁……有大能者以法则之力遮掩了苏安然的天机命数。是谁?黄谷主吗?为什么要遮蔽……”
“噗——”
东方玉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气息顿时萎靡下去。
“你本末倒置了。”空灵冷冷的望着东方玉。
她虽然有些不明世事,但又不是愚蠢之人,所以自然一眼就看出东方玉是在推算葬天阁的变化,而且这种推算还是建立在以“苏安然”为媒介的基础上。
毕竟术士推演不可能凭空推算,必须要借事、物、人中的某一样或几样作为媒介,才能够进行推演。而且借助的媒介越多,对事情的了解越清楚,推算所付出的代价和遭遇到的反噬便会小,而能够获得的情报资讯就会越多。
而东方玉在以“苏安然”为媒介进行推演,却是意外发现苏安然的命数被遮蔽,无法以作为线索和媒介,如此一来所推算出来的天机自然是紊乱的。正常人若是遇到这种情况,要么便是中断推演,要么就是换一个“媒介”进行尝试,可偏偏东方玉却是转而要去推演“苏安然”的命数。
如此一来,自然也就变成了东方玉在和那名为苏安然遮掩命数的术士隔空交锋。
若是东方玉的修为实力远超对方,那自然可以破解这份遮蔽手段。
但看东方玉一口鲜血喷出后,气息瞬间萎靡,几乎都要维持不住自身的境界修为,便可知道他此时受创极重。
“哈。”东方玉纵然脸色苍白,却也依旧有几分张狂,“你不懂……等等,你要干什么!”
此时东方玉受创极重,正处于一种相当虚弱的状态,一身修为十不存一。
所以当空灵过来,直接提起东方玉的衣领,就像被抓住命运后颈皮的猫咪一样,东方玉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蒙受耻辱。
空灵一脸奇怪的望了一眼东方玉,然后才换了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当然是进葬天阁了,苏先生还在等着我们呢。”
“你疯了!?”东方玉想要挣扎,但却根本无能为力,“现在葬天阁发生了某些我们根本就无法预料的变化,此地已经变得只能进不能出了,你还要进去?……快放下来!现在进去根本就是送死!”
“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就一定是死局呢?”空灵可不管东方玉的叫嚷声,反而是有些嫌弃的说道,“若不是你本末倒置的话,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一会进去之后还要分心保护你,你可真是个累赘。还东方家七杰之一,就这?”
然后不管东方玉的反抗,拖着东方玉的衣领,空灵就直接带着东方玉迈步走入葬天阁。
感受到世界的颠倒变化,宛如白布浸入墨池中,东方玉一颗心也彻底沉了下来。
“你们来啦?”刚一进入葬天阁,空灵就听到了苏安然那有些惊喜的声音,“咦?这家伙怎么了?”
空灵手一松,就直接把东方玉丢到了地上,然后赶紧拿出一条丝巾开始擦手,仿佛那是什么脏东西一般。不过对于苏安然的提问,空灵还是在第一时间进行了答复,当然对于空灵试图招揽自己的说辞,空灵就没有说了。
因为没意义。
而听完空灵的话后,苏安然望向东方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古怪。
苏安然曾听黄梓提过一次帮他遮蔽了命数,但他对这个能力并不是特别了解,自然也就不知道具体功效如何,只是以为不会再被万事楼那位叫叶衍的推算出具体情况。毕竟自天元秘境事了,他上了新榜第一后,他就知道万事楼这位擅长卜卦推演的术修对太一谷有很强的敌意,所以黄梓要帮他遮掩天数自然也无可厚非。
但苏安然没想到的是,看东方玉如此狼狈的模样,这遮掩天数的效果似乎有些非同一般呢。
“这里怎么回事?”不过此时不是追问命数被遮蔽的时候,苏安然直接开口问道,“你的这个指南针没用啊。”
了蓝有微光 凉如沫
“魔气冲霄,格局逆转,寻常手段自然无用了。”东方玉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绝地乃是十死无生,凶地乃是九死一生。而险地,通常则是生死各安天命……说白了就是五五开,最多不过三七开,以奇门遁甲之说而论,最少会有三个生门。”
“然后呢?”苏安然一脸懵逼,“说人话。”
东方玉翻了个白眼:“此地已经升格为凶地了,九死一生。”
苏安然一脸无语:“我问的是,为什么我们没办法原路退出去。”
“你去过幽冥古战场,你原路走得出去吗?”东方玉不答反问。
苏安然:“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这里找到那个改变此地格局的中枢,将其破坏掉后,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东方玉点了点头,“反正这里必然发生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变化,想要了解,就必须先找到那个向你求援的人,看对方是否知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怪异也算是秘界的一种,秘境便是秘界,所以这两者是有一定的共同性,而破坏秘境不正是你苏天灾的专长吗?”
苏安然彻底无语了。
我这一世就是摆脱不了“天灾”之名是吧?
但眼下情况过于特殊,苏安然也懒得和东方玉争执,他直接拿出宋珏当初留给他的那枚传音符,然后灌注真气将其激活,开口问道:“宋珏,你在哪?我进了葬天阁了,但是这里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咝咝——沙沙——咝——”
传音符的另一边,传来一阵类似电流干扰音一样的奇特声音。
苏安然知道宋珏在说话,但是到底说的什么话,他们却是完全听不清楚。
“咝咝——”
“你说什么?”苏安然一脸懵逼,“我这边听不清楚。”
但接下来,传音符那边却是毫无反应了。
东方玉沉默了片刻后,突然从身上拿出一张符篆,递给了苏安然:“以真气灌入,激活它。”
“你自己怎么不动手。”苏安然嘀咕了一声,不过还是伸手接过了符篆。
“我现在一身修为尽失,起码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略微恢复。”东方玉撇嘴,“所以我才不想进来的,但你的剑侍根本听不懂人话,直接就把我拖进来了。”
苏安然和空灵都很默契的无视了东方玉的后半句。
不过苏安然还是按照东方玉说的那样,以真气灌入符篆,将其激活后扬手打出。
符篆从苏安然的手中脱手而出。
瞬间便燃成飞灰。
但接下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安然转头望着东方玉,开口问道:“什么情况?”
“你那个朋友,是术修吗?”东方玉开口问道。
苏安然想了一下,真元宗乃是道宗四派之一,虽说宗门也有传授武技功法,但实际却还是以五行术法和阴阳术法为立派根基,是除万道宫外玄界最为正统的道门之一。
当然,宋珏所主修的功法却并不是道门术法,不过她应该也算是术修吧?
于是苏安然便点了点头,道:“是的。”
“那没救了,等死吧。”东方玉淡淡的说道,“此地魔气成势,已经形成魔域业障,专破道宗术法。除武修、剑修和释儒两家弟子外,道门弟子在这里基本就是累赘。所以你那位向你求援的术修朋友死定了,等我找到对方时,也就是为对方收尸了。”
苏安然目瞪口呆:“这么说,你也没用了?”
七剑下天山
“你知道何为天生道子?”
“不知道。”苏安然摇头。
“你见识浅薄,我不和你计较。”东方玉冷笑一声,“我除了懂得术法外,卜卦、推演、阵法、养鬼、请神,也都是我的看家本领。寻常术修岂能和我相提并论?你这是在看轻我。”
“那你推演下我朋友在哪?”
“缺乏线索,推演不出。”东方玉一脸冷淡。
苏安然直接把宋珏留给他的传音符递了过去。
“我现在伤势过重,推演不出来,得等我养一天。”
“等你养完伤,那我就真的是要给我朋友收尸了。”苏安然撇嘴,“就这还敢说自己是天才?”
东方玉气抖冷!
他总算知道刚才空灵那副神憎鬼厌的模样是从哪学来的了。
“空灵,带上这废物,我们走。”
無敵 劍 域
“哦。”
空灵对于苏安然的命令,那是绝对不知不扣的执行,当即就伸手抓住东方玉的衣领,直接把他像拎小猫那样给拎起来。
“等下,我自己能走!快……快放我下来!”
“苏先生?”空灵望着苏安然。
“他现在修为尽失,自己走太慢了,就这么拎着吧。”
“好的。”空灵点头。
“苏安然!你胆敢羞辱我!”东方玉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开始拼命挣扎,“我……我和你势不两立!”
“别乱动,我都不好拎着了。”
空灵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下抖动摇摆,抖得东方玉一阵头晕目眩,恶心反胃。
但效果也是相当的显著,东方玉果然彻底失去了挣扎的能力。
“欺……欺人……太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