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gea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txt-第二百五十四章 見分享-srlzf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郭聚峡的手上满是鲜血,不过万幸骨头没碎。
只是秦的真气如同千万把细小的锋刃,将郭聚峡右手撕出一道道裂缝。
“看来一直这样问下去,我真的会死。”郭聚峡望着秦说道。
秦笑了笑:“那就要看总捕头大人想不想死了。”
“毫无疑问,我姑且还是想活下去的。”郭聚峡淡淡说道。
他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第三个问题,请问你做这些,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秦静静望着郭聚峡,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只是轻轻抬起拳头,然后握紧。
既然有第三个问题,那么定然有第三个拳头。
此时第三个拳头已经握紧,但是就在挥出去之前。
在不远处,郭聚峡轻轻一跳,直接跳出了广场之外。
“到此结束了。”他跳出了决斗场之外,也就意味着轻易选择了认输。
事实上第一拳过后,已经可以基本确定胜负已分。
但是郭聚峡仍然想知道更多的事情,所以他选择继续站在这个场上。
直到秦明确地流露了杀意,这场决斗才戛然而止。
秦慢慢散去气息,看着已经站在很远处的男人:“总有一天你会因为你的好奇心而死。”
“如果人类没有好奇的话,那该多么无趣。”郭聚峡缓缓说道:“你真是一个充满野心的男人,我希望可以看到你最终万劫不复的结局。”
这样说过之后,郭聚峡背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北风萧瑟。
秦微微笑,然后同样转身离开。
当日,天下皆知——秦与郭聚峡一战,胜负已分。
秦胜郭败。
……
……
当日夜,郭聚峡便启程离开应天府。
他来到这里不过十二日,这十二天的时间里,他整顿应天府的治安防务,与蜂巢新蜂后见面,并且正式接受秦的邀战。
但是在决斗场上,他只接了秦两拳,问了三个问题,得到了两个回答,随后便认输离开。
所谓点到为止,莫过于此。
来到应天府的时候,郭聚峡是与儿子郭通一起。
离开的时候,同样是和儿子郭通一起。
不过来的时候,最后的旅途是步行而来。
而归去的时候,两个人都骑着马。
“都散了吧。”郭聚峡淡淡说道。
应天府城门外站满了人。
都是送他的人。
没有人散去。
郭聚峡只能笑了笑,向着所有人拱手:“多谢诸位父老乡亲抬举,那我这就去了。”
这样说着,他拉了拉缰绳,轻踢马腹,座下骏马随即一路小跑着离开。
郭通跟在他身后。
“郭大人真的是个好官啊。”有人喃喃说道。
“如果这样的好官再多两个该多好啊。”
……
……
一个时辰,便走出了应天府六十里。
乌云蔽日,却见一只白鸽在北风中扑腾扑腾地飞过来,随即在马上盘旋。
“爹爹。”郭通见了不由开口道。
郭聚峡抬起头,看了看那白鸽,勒马站住的时候,白鸽才飞了下来,落在他的肩膀上。
郭聚峡的手掌上尚且缠着绷带。
“我来吧。”郭通试探着说道。
毕竟郭聚峡的手有点不方便。
郭聚峡摇了摇头,单手便解下了白鸽脚上的铜管,看了看其中的内容,不由笑出声来:“原来如此。”
“上面写着什么?”郭通不由问道。
“一些很有趣的事情。”郭聚峡这样说着,顺便手指轻轻一捻,手中写着字的桑纸就转瞬化为飞灰。
郭通这就有点不干了:“爹爹你至少让我看看吧。”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郭聚峡笑着说道:“这次出来,你姑且知道了一点天高地厚,回去就别让那些人捧得找不着北了,想学好武功,就只有付出辛勤的锻炼。”
郭通鼓了股嘴巴,没有说话。
神偷公主 范小夕
郭聚峡看着自己的儿子,摇了摇头:“好吧,我不说了,我们走吧。”
这样说着,只见大路上已经走来了一个斗笠灰衣的男子。
他远望着这郭家父子二人:“请问这里离应天府还有多远?”
郭通刚想回答,就被郭聚峡伸手拦住:“不远了,敢问阁下是?”
这个灰衣男子摇了摇头:“江湖小辈,何足挂齿。”
郭聚峡点了点头,不再问向对方,而是继续继续策马向前。
行走的男子和骑马的父子彼此在大道上交错。
随即一声清脆的马鞭响了起来。
郭聚峡回过头来,只听到郭通憋着气的声音:“你放开!”
只见郭通正拽着马鞭,而马鞭的另一头,则握在那个灰衣江湖客的手中。
“小子不懂事,还请大侠多多包涵。”郭聚峡望着灰衣江湖客,轻轻道歉。
方才,因为对方的刻意隐瞒,在人马交错之际,郭通抬起马鞭挥向了这个江湖客,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抬手就抓住了鞭梢,不仅反客为主,还让自己出了洋相。
“教子不严,将来必生祸患。”对方依旧斗笠遮住面容,但是声音却从斗笠下静静响起,俨然是个老人。
“你这糟老头子,你可知我爸是谁!”郭通原本就心中郁结,听闻对方当面指责父亲教子不严,瞬间无名火起。
“郭通!”郭聚峡愤然出口,郭通的怒火瞬间被郭聚峡的声音所浇灭。
待郭通不再吭气,郭聚峡才叹了口气:“让前辈见笑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这孩子,本性不坏,就是欠了些风雨,所以直率鲁莽了一些。”
“少年人血气方刚,并不足为怪。”灰衣客松开了鞭梢,点了点头,然后径直向前走去,再也不曾理会这对父子。
郭聚峡不由多看了他背影一眼,然后开口道:“我输了。”
“我就没想过你会赢。”灰衣客淡淡笑了笑,回道。
黃泉旅店 柳暗花溟
“一路保重。”
“多谢前辈。”郭聚峡向着灰衣客抱了抱拳,然后松开了手中的缰绳,马匹向前欢快地跑了起来。
一路无话。
直到再行出十里路,郭通才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那个老头又是谁,爹爹好像认识的样子。”
“是认识。”郭聚峡简单说道。
“那他究竟是谁啊!”郭通不解说道:“凭什么一副指教爹爹的姿态。”
“因为他偏偏是这个世界上有资格指教我的几个人之一。”郭聚峡淡淡说道。
郭通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他是谁啊。”郭通继续问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姓商。”郭聚峡简单说道。
“商九歌?”郭通下意识地说道,毕竟他所属实的姓商的人,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就是商九歌。
当自己都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对方的名字已经跃然于郭通的脑海之中。
“不会吧!”郭通看向自己的父亲:“他怎么会下山。”
商离怎么会选择离开华山并且一路来到应天府这边?
这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已经到了,就不要问为什么了。”郭聚峡静静说道。“总之和商九歌脱不了干系,这次南行,没有见到方别,很是遗恨。”
“父亲很想见到方别吗?”郭通有点酸气地问道。
毕竟现在方别的名气在江湖中是出乎意料地响亮。
“是的,很想。”郭聚峡甚至连掩饰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果断说道:“我对他的很多事情都很感兴趣,更何况他现在差不多算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这就更想见了。”
“但是他却不想见父亲您?”郭通紧接着说道。
“他应该还是想见我的。”郭聚峡笑了笑:“不过,应该是时候没到吧。”
“时候没到?”郭通好奇。
“是的。”郭聚峡点了点头:“时候没到。”
这样说着,两人两马在大道上逐渐远去。
……
……
而另一面,灰衣木屐的商离,则终于来到了应天府的城门前。
并没有人拦他。
所以他可以轻易地入住应天府。
如今的整个南方,更多的已经算是蜂巢的天下,朝廷对于南方的控制原本就没有北方得力,更因为汪直之乱对于应天府这个中枢的破坏,光是要收拾汪直的烂摊子就要花费海量的时间,而在这个真空期中,主力同样尽皆南下的蜂巢,则毫无疑问加强了对各方面的控制力度。
商离一路风餐露宿,终于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他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客房住下,要了饭菜送入房中,也请小二打了热水一会送入房中,好好洗浴一番,也算是到达目的地的洗尘。
不过看着面前的姜汁烧肉,商离用筷子轻轻戳了戳,然后放下筷子。
“九歌。”他开口淡淡说道。
无人应答。
商离叹了口气,放下筷子的手静静握住了剑。
下一瞬间,一剑破门而入,向着他直接刺来。
商离提剑,剑锋瞬间将面前的案几从中划开,刺来的绯红之剑,落在了横起的剑锋之上。
两个人瞬间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天骄无双
商离面前站着那个白衣的少女。
她依旧一头乱糟糟的短发,表情中带着些许有些空灵的玩味,不过皮肤虽白却多少增添了一些红扑扑的血色,可见最近伙食还是挺给力的。
“好久不见呢,师兄。”商九歌提剑说道,带着些许若有若无的笑意:“师兄还是那样强。”
二者的剑,依旧一横对一竖。
“并没有那么久。”商离抬头看着自己的师妹:“不过你确实变强了许多。”
“果然多打架就会变强呢师兄。”商九歌笑着说道,然后抽剑,抽剑的同时,更快的一剑如同雷电一样刺来。
只有面对自己师兄的时候,商九歌才能够毫无保留地倾尽全力。
因为她一直相信,自己倾尽全力也没有办法奈何得了这个男人。
除非自己真正超越对方的那一天。
商离再挡。
依旧是横剑格挡。
两个人手中的剑在空中交击碰撞,但是声音却异常地细微而清脆。
可以说并没有全力以赴地撞击,商九歌所谓的全力以赴,也从来不是将所有的力量灌注在剑上,而是全力以赴搜寻眼前之人的破绽,然后将剑递到它应该在的位置。
但是商九歌所递向的每一处破绽,最终都被商离恰到好处地拦住。
既然被对方挡住,那么就是点到为止的收剑,收剑是为了更快地递剑,最终所产生的撞击声,就变成了如同雨点一样的清脆乐音。
而这样的乐音,最终开始越来越密集和紧凑。
直到最终商九歌停下了剑,望着眼前的男人:“师兄,我饿了。”
可怜兮兮的少女。
“我知道师兄来了,所以饭都没吃就来接师兄了。”少女继续说道。
商离看着商九歌:“当初下山的时候,为什么不亲自向我道别?”
“我想师兄肯定不会喜欢我下山的。”商九歌一本真经说道:“而我那个时候又真的很想下去走走,万一被师兄拦住就走不了了,所以就说走就走了。”
商九歌笑着说道。
丝毫不认为下山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你差点死了。”商离说道。
“但是我没有死啊。”商九歌说道:“并且我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看了许多有趣的风景,和很多有趣又厉害的人打过架,并且还学会了更多有趣又好玩的东西。”
“所以呢。”商九歌看着商离:“我一点都不后悔!”
她大声说道。
“不后悔就好。”商离笑了笑。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最终会选择加入蜂巢。”
商离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苦涩。
“方别救了我的命,我也欠了他的人情。”商九歌收剑,盘坐了下来,望着商离:“而我当时恰好对他很感兴趣,所以就留了下来。”
“但是老实说,我到现在都没有替蜂巢杀过什么人。”
吾家小妻初養成
其实是杀过的,但那更多是为商九歌自己杀的。
“江湖好玩吗?”商离问向商九歌。
商九歌点头,然后摇头。
“好玩,又不好玩。”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华山?”商离问道。
鐵河夢
“等我比师兄厉害了就回去。”商九歌毫不犹豫地说道。
冥夫的秘密 凤唯心
商离点了点头,然后笑了起来。
“师兄为什么笑?”商九歌问道。
“我在笑当初在雪中发现你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有想过,你会像现在这样站在我面前,对我说这些话。”
这样说着,商离将那盘姜汁烧肉递到商九歌面前:“吃吧。”
商九歌摇头:“不吃,有毒。”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